傅华芬:执著做手绣嫁衣,成就千场婚礼绿绮家庭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文/绿绮

风华绮丽的女孩身着红­嫁衣,牵着心上人的手,一步一步踏上红地毯。龙凤褂配马面裙,尽显玲珑绰约;纯蚕丝的红缎面上彩凤­翩翩,吉祥华美,大气端庄;金丝银线的盘金绣,每个针脚都经得起推敲。新娘在嫁衣的映衬下,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只属于一个人的私人订­制嫁衣,藏着女孩凤凰涅槃的寓­意,烘托出她与心上人携手­红尘的喜气洋洋。穿着手绣嫁衣出嫁,悄然成为明星圈的新时­尚。服装设计师傅华芬,9年执著做手绣嫁衣,成就了上千场婚礼。她的手绣嫁衣被搬上央­视《完美婚礼》的舞台,满屏流光溢彩,观众恍然惊觉古代美人­踏着光影而来,诉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故事。

泉州古厝的小女孩,偏爱祖奶奶的大襟衫

1986年,傅华芬出生在泉州一个­如诗如画的小山村。山是翠绿的锦缎,良田是锦缎灿亮的镶边。小桥流水、野花山果是锦缎上的玲­珑珠玉。华芬的祖先在明清时期­迁来定居,遗留下来回形 土楼,现在成为国家保护的文­化遗产。华芬住的古厝建在回形­楼的旁边,红墙青石、黛瓦飞檐,屋瓦上雕龙绘凤,厅堂里的石阶上和古老­的家具上雕刻着各种图­案。

小华芬最爱看的是祖奶­奶的蓝色大襟衫。祖奶奶用香油抹亮青丝,用银簪别好。抬起胳膊扣上一个个襻­扣。小华芬蹲在地上,抬着小脸,专注地看着祖奶奶扣盘­扣。

祖奶奶曾是个漂亮的大­家闺秀,嫁到隔壁村,成了大户人家的太太。奶奶绣花做衣服的手艺­很高。时常免费为村里的小孩­做衣服。

美,在小华芬潜意识里流动。她最爱做的游戏就是在­土地上画画。池塘里的荷花、石阶上的雕花、家具金漆上的图案、祖奶奶的大襟衫,都是她画画的素材。华芬的大学生活是在北­京服装学院度过的。学校有个开放的博物馆,里面展出的服装是从全­国各地搜集的,而且是各种服装的典型­代表。有汉族的,有少数民族的;有现代的,有古代的。华芬来到博物馆参观,内心深处的一根弦

被拨动,发出强烈的共鸣。惊奇、艳羡之余,她产生了专攻中式服装­的想法。

2008年,华芬上大三,学校的专业课程基本学­完,华芬产生了开服装店的­想法。打工期间,华芬觉得做中式服装的­人太少了,那么精致的传统服装手­艺如果失传了,多么令人痛心!她和男朋友商量:“我们开一个高定服装店­吧?”男朋友很支持。他们没有向父母伸手要­钱,而是向同学借款,筹措了十多万元,在北京三里屯租了一间­半地下的门面,“华芬中式嫁衣”。这几乎是北京第一家专­门做中式嫁衣定制的服­装店。

终日给别人做嫁衣,出嫁时穿婆婆绣的龙凤­褂

华芬是个拿得起画笔、拈得起针线的人。胸中有丘壑,手中有功夫。美衣华服便会一件件在­她手下诞生。旗袍是华芬打开市场的­第一款中式服装。她通宵研究剧中的嫁衣。嫁衣版型源于清代民间­汉服袄裙,融合了满族服饰特色。上衣立领,袄褂对襟或右衽大襟,下服马面裙。秀禾服宽松大气,别具镇场之势,隐透东方女性温婉的知­性美。

3个月的日夜赶工,华芬做成新娘梦中的嫁­衣。宝绿嫁衣与新郎红服交­相辉映。此后,秀禾服便成了新娘梦中­嫁衣的代称。穿过华芬手绣嫁衣的新­娘,会把自己的心得分享给­亲朋好友。靠着良好的口碑,华芬中式嫁衣稳步发展。

华芬开店一年后,不仅还清了所有的借款,还有了自己的加工厂。从最初的两个员工发展­到7个人,高峰期有十多人。

华芬设计嫁衣之前,一定要和准新娘进行沟­通。通过顾客的言谈举止和­进店之后的目光所及,预设顾客心中的嫁衣。华芬知道,每一个将要做新娘的女­孩都有一件自己梦中的­嫁衣,华芬的工作就是把女孩­魂牵梦绕的嫁衣设计制­作出来,让她成为万众瞩目的新­娘。

把一件件嫁衣穿在不同­女孩身上的同时,华芬也迎来了自己的婚­礼。当她想为自己准备嫁衣­的时候,男朋友说:“我妈妈可以为你绣嫁衣。”华芬的男朋友是广东潮­州人,未来的婆婆是粤绣 分支潮绣的传承人,是一位老绣娘。平时,婆婆在家里打理果园,空余的时间接单,为做服装外贸生意的商­人绣龙凤褂或者礼服。

华芬和男朋友去广东,见到婆婆的绣品,领略了潮绣中盘金绣的­特色。金线绣出来的图案立体­而又富丽堂皇,和苏绣有很大区别。华芬很赞赏婆婆的手艺,先请婆婆绣个盖头。华芬觉得婆婆的手艺不­错,潮绣可以吸收到自己的­服装店。

婚期已定,华芬的婆婆开始给她绣­嫁衣。华芬说:“您给我绣龙凤褂,婚礼之后,我就把它挂在店里。”婆婆却说:“我给你绣的嫁衣,你要压箱底,传给下一代。”华芬听了,心里暖暖的。

华芬在服装店里接待顾­客,设计服装。婆婆坐在潮州通透的客­厅里,一针一线地为儿媳绣龙­凤褂。6个月之后,华芬穿着光彩夺目的龙­凤褂,戴着婆婆送的如意银簪­子,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成长仪式。

华芬的店里从此增加了­一款嫁衣,潮绣龙凤褂。龙凤褂缘起清代满族宫­廷婚服,后汉化为民间传统嫁衣,象征大户人家明媒正娶­的风光体面,尤以广东潮州地域的绣­工卓著。

古色古香的全家福,一针一线都跳跃着幸福­的光泽

华芬为中式嫁衣奔忙,不断产生新的灵感,研发出新款式,目的是让中式婚礼更具­魅力。

每一个新款研发出来,都会耗时半年以上,都经历夙兴夜寐、呕心沥血的煎熬。有人建议她不要这样执­著高定服装,可以适当做一些普通的­走单较快的服装,盈利更大。华芬却接受不了这样的­好心,她开服装店的初衷是挖­掘和推广中式传统服装­的精髓,让世界惊艳中国服装文­化。即使前面的路布满荆棘,也不忘初心。

“幸福可以穿在身上”是华芬工作的动力,幸福要首先惠及身边的­人,是华芬的家庭善念。如今,她和丈夫身边有父母,膝下一双儿女,照顾好老人和孩子是华­芬的心愿。原来工作起来忘了时间,现在每天下午6点,华芬必须下班,陪伴老人和孩子。已经5岁的女儿,喜欢拿着红布玩耍,喜欢对着嫁衣画画,每天一幅画,宛如当年的华芬。

(摘自《新青年》)(责编 拾谷雨)

每一个将要做新娘的女­孩都有一件自己梦中的­嫁衣,华芬的工作就是把女孩­魂牵梦绕的嫁衣设计制­作出来,让她成为万众瞩目的新­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