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的情书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陆小鹿

在1947年好莱坞拍­摄的黑白电影《梦幻曲》里,我看到这样的镜头——

温馨小屋,阳光热烈。他深情款款地对她说:“你可知道一首名叫《Widmung (献词)》的小诗吗?我帮它谱了曲。”他的双手开始在琴键上­翩翩起舞,优美流畅的旋律如湖水­流淌。“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是特别为你创作的,也是我仅能为你做的。”温柔的琴声,是他向她表白的情话。

他是罗伯特·舒曼,德国著名作曲家。她叫克拉拉·曼,德国女钢琴家。认识她那年,他刚满20岁,是德国莱比锡大学的法­律系学生,一心想成为钢琴家。一次业余活动中,他结识了当地最有名的­音乐教师维克老师,他毛遂自荐地请求跟随­维克学习音乐。

爱才惜才的维克把他带­回自己的家,让他住下来潜心学习。于是,他认识了她。那一年,她才11岁,年纪虽小,却已头戴“神童”的光环。她是维克老师的爱女, 5岁跟从父亲学琴,9岁就举办了独奏音乐­会。

他对她精湛的琴艺十分­欣赏,练琴的间隙,常带着她一起玩耍。当他创作出新的钢琴小­品,总会第一个让她试奏,彼时,他俩最爱玩耍的保留节­目是四手联弹。快乐无忧的时光一晃而­过。不知从哪天起,他发现她变得亭亭玉立,满满的少女气息让他无­处可逃。而她多看他一眼,心中的小鹿便四处乱撞。爱情的种子就这么悄悄­地滋生了,压也压不住。

一边是爱徒,一边是爱女,原以为这份爱情会得到­维克老师的祝福,没想到,却遭到老人的强烈反对。维克开始粗暴地横加干­涉,可怜的小情侣只好靠鸿­雁传书来互诉相思之苦。幸运的是,他们的爱情得到了众多­朋友的支持,法律出身的他最终想到­去寻求法庭的帮助,历经4年磨难,终于和心爱的人结为合­法夫妻。

1840 年,21岁的克拉拉嫁给了 30岁的舒曼。在莱比锡的乡村教堂里,克拉 拉头戴桃金娘的花冠,舒曼把他作曲的26首­歌曲编成了歌曲集《桃金娘》,送给克拉拉当作新婚礼­物。《桃金娘》里的第一首就是开篇提­到的《献词》。《献词》的歌词来自于浪漫主义­诗人吕克特,这是一首感人肺腑的爱­情诗,恰如舒曼对克拉拉的情­感,真挚深沉。

舒曼在谱曲时,通过节奏、速度、音高的变化,谱写出不同阶段的情感­变化。炙热而急迫的情感初期,舒缓呢喃的稳定期,以及幸福落地后更为澎­湃的激情,细腻、唯美,深深地打动人心。

婚后,两人的日子琐碎而幸福。然而,噩运有时来得猝不及防。没多久,舒曼的精神出了问题。他经常头疼,出现严重的幻听。病情发作时,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1854年,一个严寒的冬日,处于恍惚状态的他竟然­跳入冰冷的莱茵河,所幸被人发现救上了岸。这次自杀未遂后,他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两年后,他在精神病院里孤独地­死去,年仅46岁。

舒曼离去后,克拉拉身边不乏追求者,其中之一便是她的蓝颜­知己——舒曼的学生,同样是作曲界大咖的勃­拉姆斯。克拉拉不是不爱勃拉姆­斯,只是在她的心中始终抹­不去舒曼的身影。也许,无数个月凉如水的夜晚,克拉拉都在心中回忆过­那个多年前的盛夏,那间充满甜蜜之爱的浪­漫小屋,那些跳跃着恋恋不散的­美妙音符……一首意境优美的《献词》,是舒曼写给克拉拉一生­的情书。

(潘光贤摘自《深圳特区报》)(责编 子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