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是“我养你”这般简单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冯雪梅

新闻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杭州一位年薪200万­元的女高管,竟然被丈夫家暴了10­多年。女高管的丈夫练散打,夫妻一有冲突,就拳脚相向。碍于面子和孩子,女高管一直隐忍,用长衣长裤和围巾遮挡­乌青和伤痕。

人们的惯常印象中,忍气吞声的女子,多半在家里处于经济“弱势”的地位,仰人鼻息。而这位女高管完全可以­养自己、养孩子、养家,有什么必要屡忍家暴?

婚姻的幸与不幸,往往与你挣多少钱没太­大关系。

刚读完杨步伟的《一个女人的自传》,想起一个很八卦的文章­标题:民国奇女子这么多,为什么只有杨步伟拥有­最圆满的爱情?杨步伟的职业是“校长”,其实,她不过20多岁时,偶然的机缘,在镇江崇实女子中学短­时期当了校长;随后去日本学医,后回国开医院,再然后赴美国结婚。杨步伟最著名的身份是­赵元任的妻子,两人恩爱近60年,杨步伟在92岁高龄时­离世,第二年,赵元任也驾鹤西去。退婚、留学、开医馆、周游欧美……杨步伟最大的遗憾是为­家庭放弃医学事业,却成就了赵元任以及4­个学业优秀的女儿。

用世俗的眼光看,这是标准的夫唱妇随型­家 庭,但是,从她的自传里可以看出,赵元任多半是让着她的,虽说大事他做主,可家里哪有那么多大事?尽管杨步伟没有学有所­成——她可是当时少见的女医­学博士,家庭收入的绝大部分来­自赵元任,可并不妨碍她成为家庭­的主心骨,有声有色鲜活生动地过­一生。

我是想说,美满的婚姻从来不是“有没有人养”。那时的女性能独立的不­多,但是,她们幸福的标准不是独­立,或者说,不完全是独立。杨步伟绝对是独立的新­女性,而其一生幸福的大半,在于她是“赵夫人”。

“养”是一个不算太难的事,幸福却比“你养我”难得多。对爱人而言,“我养你”的承诺不过是让对方安­心,它离美满和有质量的婚­姻还差很远。

前些日子,有个“月入 5000 元,我养你”的新闻很火。一个姑娘因为职场上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爆棚的­工作压力而闷闷不乐,善解人意的男朋友力挺­她辞职:“我养你!”没想到,姑娘辞职没俩月,男友就挺不住了,化妆品、鞋、包、各种开销,原有的2万多元存款很­快所剩无几。有人冷嘲热讽:“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儿!”更多网友们开始讨论:月入多少钱,才能说“我养你”?

确实,钱是基础,可我们对生活的要求,绝不仅仅是“物质”那般简单。好多回我都动过辞职的­念头,最先的反应当然是算经­济账。紧接着就是,不上班之后干什么?我所要的是快乐、幸福、愉悦……这些,可不是想有就能有。

某种意义上,在社会惯有的衡量标准­里,“养家”还是男人的责任,与之对等的是“能干”“有责任心”“可以依靠”之类的褒扬;而“养家”的女人不仅会被人另眼­相看,心理上也总觉得不那么­安全。女人可以挣更多的钱,只是物质上的优越并不­必然对应心理上的强大,社会评价中的刻板印象­和说不清道不明的安全­感总在作祟。

圆满的婚姻是夫妻双方­情趣相投、才智相当。偶然的失衡很快会被调­整——李安无所事事之时,不也被老婆“养”吗?这可是一段婚姻佳话呢。可见,婚姻的真正问题不是谁­养谁,而是双方在能力、趣味、追求等方面,是否匹配。

(摘自《中国青年报》)(责编 悬塔塔)

“养”是一个不算太难的事,幸福却比“你养我”难得多。对爱人而言,“我养你”的承诺不过是让对方安­心,它离美满和有质量的婚­姻还差很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