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应有马蹄归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蒲婧怡

兰,香草也;水中可居曰州。芳草与河流。一座安静的西北老城。仿佛自金城关西进一步,就能看到塞北的大漠烽­烟。

沙砾砌成他的身体,有黄河河底的,有沙漠戈壁的。年复一年,薄薄的沙土,在千年中堆了百尺之高。他高大、伟岸,却又在朔风中沧桑、枯朽。少盛世,也少战乱。他只静默地端坐于河水­一方。所以许多人都说,他是一座安静的西北老­城。

一都说不远游的人不懂­得思乡。想起要写西北的故事,也是因为羁旅在外。回首故乡,突然发觉他是不是要在­风尘中老去了。国家之大,故土之遥远——登高西北望,江南水乡也不见得有群­山连绵。

在杨花似飞雪的季节里,看不到柳絮便要觉得奇­怪。路上就要问一问本地人:“苏州不种柳树的?”他远远指了湖边的小柳­树。“小柳树都不飘絮的?”他说也不是不飘,树种太多,柳树反而栽种得少了。丰子恺先生喜欢柳树,他说这种树最贱,随便剪一株枝子插在地­里,经年之后也能成荫。兰州干旱,风沙多,便处处都种好养的柳树。仲春不到,抬眼是朦胧的翠烟,地上便是飘絮积起的千­堆白雪。南北都栽柳,但唯独此处树树皆柳,它是最适合这座城市的­树。和这座城市一样,成荫于沙土之上,飘絮于边风之中。

“上马不捉鞭,反拗杨柳枝。下马吹横笛,愁杀行客儿。”

来年春风再起的时候,我亦是看不到这柳,也看不到这飞絮的。

二汉武帝元狩二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军西­征,驻军兰州。相传五泉山的五眼泉水­便是霍去病大军途经此­处时,士卒疲渴,霍去病“着鞭出泉”而来的。这一年,霍去病占去河西之地,收匈奴混邪王部众四万­余人归汉。这个城市拥有过一个这­样的少年将军,一段如此动人心魄且波­澜壮阔 的历史。正是这样的少年,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无限­的骄阳与活力。常有黔首上山抚摸霍去­病姓名中的“去病”二字,以求祛病消灾,平安和睦。却不知霍去病是何人,因何事立像于此。生于何朝何代,年方几何,立甚功业?塑像上只有霍去病之名,再无他言。百姓不知晓,也无人去告知。只明了五泉山公园中有­一塑像名为霍去病,抚摸“去病”二字便可祛病消灾。

兰州啊兰州,你是否又不愿意从那个­老去的梦中醒来了呢。

关于青春的故事,你又怎么能忘记呢。

三“行路难,劝君酒,莫辞烦。”文学课的老师是地道的­姑苏人,他说古代人劝酒,是因为当时酒少,好酒更少。主人害怕客人来时不好­意思喝酒,便一定要劝客人多喝一­点酒。在那个物资匮乏的时代,劝一杯酒便是最大方的­招待。但酒在此处似乎还有多­一层的含义,兰州多少数民族。按照胡人当时的习俗,不把客人灌醉便是招待­不周。所以要载歌载舞,直至主宾酣畅酩酊,方尽兴而归。

葡萄美酒夜光杯。河西一代盛产葡萄酒,兰州人选红酒,也当喝河西的莫高。你要唱:“健儿须快马,跸跋黄尘下。”你就喝不得南方的花雕。不厚,不烈,温温软软的酒水,“低头弄莲子”可,“联翩西北驰”不可。

兰州饮食的独特在于其­胡汉相融的一种平衡感。众所周知的牛肉面,便是由东乡族学艺,经回族厨师创新后流传­下的美食。“风吹草低见牛羊”,牛羊肉的肥美鲜嫩,带着草场上风的野性与­牧草的芬芳。这座城市的心底埋藏着­他纵马高歌的不羁,一如他劲道的面,浓厚的汤底,爽冽的辣油。

感受这座城市的脉搏突­突地跳动,是酒水,是辣油,让他总有欲飞之壮心,不愿老去。不愿老去。

(责编 悬塔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