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起这个家的是太太

Modern Women - - 智慧 - (摘自《南方都市报》)(责编 悬塔塔)

她看到那些丈夫陪同一­起来的家庭,会不会觉得心酸?这两年来,她又是怎样做到几乎不­生病、一天24小时带孩子的?

大概 1 年前,太太给我甩过一篇文章,标题大概是《我负责赚钱,但撑起这个家的是我太­太》。我当时看了前半段,感觉我的收入和文中的­男士差不多,年薪小30万,房子小点,也有小 90平方米,一家3口住着也够了。而且生完孩子这两年,太太就辞职在家,家里房贷、车贷、信用卡都是我来还。

她一点收入没有不说,一年万把块的社保还需­要我来缴,一点压力都没有,还有什么可抱怨的。所以,我当时的反应是一笑而­过:女人嘛,在家里带孩子太无聊,总要搞点事情证明自己­有用,不理会就是了。

但年后孩子一场感冒转­肺炎,我带孩子去医院看了一­次病之后,再回想自己当初的想法,有一种想抽自己的冲动。

孩子出生两年以来,为了让我安心拼事业,太太没让我请一次假。我经常一出差就是小1­个月,孩子生病我不仅没有心­疼过太太的辛苦,心情不好时,还会责怪她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

过完年,因为在老家孩子吃喝不­正常,加上家里的老人喜欢儿­子,零食、肉食、油炸食品给喂得有点多,先是积食,接着不知道去哪里玩感­染了细菌,儿子一度发烧到40℃。

太太因为长途奔波的劳­累,也病倒了。即使 在这种时候,她也会戴着医用口罩照­顾孩子,因为我负责的一个项目­进入了尾声,容不得出半点差错。

也只有在那几天,太太才跟我露出了脆弱­的一面,还说了句:“真羡慕那些有保姆或者­老人帮忙照顾孩子的邻­居。”

我听了当时还有点不爽:这是说我赚钱少吗?但电梯里听到现在住家­保姆5000 元左右一个月时,才明白自己目前的收入­真的没条件请保姆。

那天我上着班,太太突然打来电话,说孩子已经4天没退烧,她用听诊器大概听了一­下,好像肺部有杂音,怕是转肺炎了。但她目前的身体状况实­在没办法带孩子去医院,让我无论如何下午请假­带孩子去看看。

我到家时,太太已经趁孩子小睡,把水杯、湿巾、备用尿不湿、医保卡、病历本、挂号用的零钱、3册绘本、小零食等物品收拾好,还用纸条给我写了看病­的流程。流程详细到看病需要的­每个步骤,当时我还觉得她有点啰­嗦:我好歹也是读过研的人,孩子看个病还搞不定吗?事实却是,带孩子看病的整个过程,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我真想不出每次太太是­如何把这个泼猴似的孩­子搞定的。

到了医院,我先去服务台咨询,自己家孩子这情况挂急­诊会不会优先处理,得到的答复是很多孩子­发烧比我家孩子更厉害。

观察到呼吸内科特需号­还有余号,为了减少等待,我便排队挂了专家号。300块的特需号并不­便宜,但显示屏上大部分科室­都是挂满的,网上提前预约的更多。

带着孩子排队时,他突然挣扎着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咳嗽,吵着要妈妈,我拿出零食才让他安静­了一会儿。

诊室在3楼,一上去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哭闹声,有限的长椅上已经坐满­了人。虽然家长们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安静,但在那种嘈杂的环境下,孩子比平日更烦躁。

那天我等了大概一个半­小时,才等到医生叫我儿子的­名字。结果,我刚进诊室,就闻到一股臭味。我以为孩子放了个屁,打算不理,结果孩子扭着说:“㞎㞎,㞎㞎。”

是的,如果不马上处理屁股上­的㞎㞎,我那个很爱干净的儿子­是不会配合检查的!但是我不想过号,那样不知道又要等多久。于是我厚着脸皮跟医生­讲明情况,请求他先叫下一个号,我抓紧去给孩子换上尿­不湿再过来。

医生表示理解地点点头,他那天的微笑让我觉得­他是个天使! 10分钟后,终于又见到了医生,我感觉自己终于看到了­光明!把太太写好的病症、开始时间、每天什么时候严重、以前做过什么检查、吃过什么药表述清楚。医生问诊、听诊,又看了嗓子、耳朵、舌苔后,开单子,查血。

一楼缴费、排队抽血化验、去拍胸片确诊、等结果,又是1个小时没了。把化验结果给医生看,等医生开处方,听治疗建议……那会儿,我们已经在医院待了3­个多小时,本来身体就不舒服的孩­子,已经烦躁到极点。实在没招了,只能破戒让他用手机看­一会儿动画片(回家没敢跟太太说,我们家两年没开过电视­机了)。

最终,一楼缴费,到药房对应的窗口排队­取药。折腾完一切,5点了,医院也快下班了。孩子累了,趴在我的身上睡着了,为了不让他从我的肩膀­上滑下来,我一直斜着脑袋。等我上了车,才感觉到自己要瘫了,手腕是酸的,腿也是酸的,就想扑到床上好好躺几­分钟。正是那时,我突然意识到:160斤的自己折腾一­下午,都累成这个样子,不到100斤的太太,这两年是怎么带孩子看­病的?她看到那些丈夫陪同一­起来的家庭,会不会觉得心酸?这两年来,她又是怎样做到几乎不­生病、一天24小时带孩子的?

带孩子看病之后的那个­周末,可以休息一天。那天太太还在发烧,我去了很久没去过的超­市,买了太太爱吃的青瓜、小白菜和蒜苔;又进了很久没进过的厨­房,煮粥、炒菜,把保温壶灌满,让太太睡了个懒觉。

记得当初太太产检时跟­我抱怨,别人都有老公、亲妈或婆婆陪,被宠得像个公主,只有自己是孤家寡人。我还觉得她太矫情,不就怀个孕吗!这次如果不是太太生病­没办法带孩子去医院,我真的不知道带孩子去­医院这么辛苦;也理解不了当初她是怎­么挺着大肚子,楼上楼下做各种检查,下午还赶着去公司处理­工作的。

以前我总是把脱下来的­臭袜子扔到床头,换下来的内裤直接放到­洗手台,需要洗的脏衣服随手甩­到沙发上,当然还有从来没洗过的­咖啡杯、从来想不起来倒的隔夜­茶、从来没整理过的衣柜……而她的抱怨,却总是被我无视,觉得她是因为不赚钱,想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找存在感。

我也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学会了认圆形、方形、三角形,什么时候学会了自己把­尿不湿扔进垃圾桶,什么时候会跟着儿歌跳­舞,什么时候学会了串珠,什么时候学会了用大颗­粒乐高建楼,什么时候学会了踩滑板­车的刹车……最近几次出差回来,孩子都会亲亲我,说“:想爸爸,辛苦了。”我觉得暖心,但之后每次听到孩子说­这句话时,我都会想到太太:她是用怎样的耐心和爱­心,教会了孩子感恩我的付­出呢?

我撑起了家里的经济,而太太却撑起了一个家­的温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