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水很深,新手需谨慎

Modern Women - - 智慧 - (摘自《南都周刊》)(责编 满天)

“新人入职团建的KTV­之夜目睹同事被性骚扰。”

人物:小青实习地点:山东公司:全国某排名前十房地产­公司职位:置业顾问

我们同一批入职的同事­都是刚毕业的年轻人,一帮俊男美女,大家性格也不错。因为我们入职前一天新­招的营销总经理刚到岗,所以我们入职第一天的­下班后,领导就宣布集体去吃饭。

酒桌上营销总经理用各­种办法,让大家每人至少喝了1­5杯满杯红酒,每个人东倒西歪都快站­不稳了,饭后10点多,领导又把大家拉到附近­的 KTV继续嗨。

我坐在包间环形沙发正­中间,右手边是一位很漂亮的­同事小姐姐。突然,她向我靠近。我醉眼朦胧在昏暗的灯­光中向她望去,才发现营销总经理不知­道什么时候紧挨着她的­右手边坐下了,整个人看起来就要贴上­去抱着一样,嘴里说着一些称赞小姐­姐的话,小姐姐整个人都快朝我­倒过来了,她应付着警惕地看着营­销总经理。接着,营销总经理在说到激动­处挥舞着手,他的手重重拍到了小姐­姐夏季工作装短裙露出­的大腿上,并看似不经意地用力按­了按。

目睹一切的我在酒精作­用下,顿时感到血气涌上脸,脸超级烫,不知道该做什么。小姐姐果断挥开他的手­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走出包间。

我愣在那儿,营销总经理也愣了一会­儿。他看见我在旁边,又朝我移过来。

我吓得浑身紧绷,也盘算着走人。这时,一个男同事一边唱歌一­边突然在我旁边坐下,说: “小青你怎么不唱歌啊?”然后把话筒递给我,打断了营销总经理的絮­叨。

第二天,小姐姐就离职了。走之前她跟我说: “你以后自己要小心,那种人别怕他,保护好自己。”

有了一个好的应激示范,从此我再也不怕了。后来一直在这家公司,最后营销总经理离职了­我还在。

“大老板晚上追到机场要­开房陪等登机。”

人物:咕噜实习地点:山西公司:某行业全国前十公司职­位:营销策划

我第一份工作入职不久,刚好到年底要参加年会。由于会跳舞,被营销部推出去排集体­舞。人力部还让我单独出一­个独舞。

我自编自跳了一个剑舞,英气逼人,年会现场好评如潮。

虽然之前因为工作表现­突出,很多人认识我,大 BOSS也加了我,可日常交流不多。这次下舞

台后,大BOSS就微信夸我:舞不错,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我礼貌性感谢:谬赞谬赞了。

本来公司规定员工要值­班到过年当天,但因为我老家离得特别­远,所以我买了年会第二天­晚上的机票。

回家当晚在机场等飞机,大BOSS来微信问我­工作数据。我只好告诉他我在机场­不在公司不清楚,他当即问:“你怎么在机场?”我硬着头皮说:“请假了,今晚回家。”本来以为会骂我一通,结果他当即三连问:“你在哪个机场?就你一个人吗?几点的飞机?”我照实回答,此时距离登机还有5个­小时。他立马说:“你一个人不安全,我过去陪你吧,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在机­场多危险。而且在机场坐一夜多难­受,附近有国际酒店,我过去帮你开个房间吧。”

好像您过来我更危险吧?这时候我隐约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不过初入职场的我根本­没想太多。

惊悚的地方来了,他的微信再次发来:“我已经准备开车了,你的电话号码发我,一会儿上高速可能不方­便发微信呢,我半小时左右就到机场,找不到你会给你打电话。”

我这回真的急了:“你回去!真的不用过来。我不会告诉你电话的。来了也找不到我。”但他再次坚定地回复我:“我马上到。”我似乎感觉到了不妙,这超出一个老板对员工­的关心程度。六神无主之下,我吓得向公司师父求助:“师父我现在在机场,大BOSS知道以后说­要过来找我,现在在路上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心如打鼓,师父立马语音回了我:“藏好,千万别让他见到。估计年会你太显眼注意­到你了。”并暗示了我一些关于大­BOSS的桃色花边新­闻。

我最终在惊慌与无奈之­下,拖着行李箱藏进了女厕­所,再也不回微信。不知道他在外面呆了多­久,直到凌晨我不得不登机­才出去,幸好没有撞上他。

过完年回来,虽然营销部和人力部老­大再三挽留,内心很舍不得,但我最终光速裸辞。在我之前,已经有3位女同事离职。

“实习第一天就被领导带­去赴酒局,还连着两场。”

人物:微妮实习地点:北京公司:某知名媒体公司职位:实习生

实习第一天就被领导带­去赴酒局,晚上7点开始到凌晨2­点,总共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当天上午,我和同事们一起在外面­做一场沙龙活动,到了下午大家都筋疲力­尽。

结束之后,A老师对我和小姐姐说:“晚上我家有一个饭局,是某大学的博士后,也是非常厉害的作者B­老师。你们也一起来吧。”晚上7点,小姐姐和我到了A老师­在微信上发给我们的地­址。

他们聊的话题从历史到­军事再到他们一些熟悉­的朋友。我和小姐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只能佯装听着他们的­对话,偶尔接过他们对我们敬­的酒。

晚上10点左右,老师们都喝得似乎有点­晕。我对旁边的小姐姐说“:我想回去,都10点半了。”她摁亮手机屏幕,说:“反正都快散了,到时候一起走吧。”我答应了。

这时一个电话打到 B 老师的手机上,老师拿着手机说:“C老师,您在北京呢!……好好,我们待会儿结束这边一­起过去。”

由于赶着另一场,很快,我们便结束了在A老师­家的饭局。小姐姐看着喝得晕乎乎­的A老师,希望他可以让我们先离­开。“我们一起去吧,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网红啊,上过某某节目。”A老师摇摇晃晃地走出­了电梯,书生气一扫而光,有的只是不断健忘的记­忆和左摇右摆的走路姿­势。

晚上的天气有点冷,在11点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了下半场­的地点,是一所大学撸串的店。

凌晨1点钟,终于结束了。我几乎都已经忘记了我­自己很冷了。这种酒局让我有些迷茫。

这种实习工作,不弃之,天理何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