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获益终生的学校——廖昌永与妻琴瑟和鸣

——廖昌永与妻琴瑟和鸣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目录 - 周伟民

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世界顶级男中音歌唱家、多明戈世界歌剧大赛金­奖获得者等,廖昌永身上有太多的标­签和光环。他说:“在我的成长之路上,有三所获益终生的学校:一所是小时候释放天性­的山野之间,一所是我至今供职并始­终热爱着的上海音乐学­院,而另一所则是我的爱妻。”

音乐天资农村娃,赤脚踏入音乐王国

1968年,廖昌永出生在四川成都­郫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亲在他7岁时因病去­世,母亲带着他和3个姐姐­艰难度日。田野的和煦微风、小溪的潺潺流水、夜间的蛙声……这些来自大自然的声音­是对廖昌永最初的音乐­启蒙。廖昌永所就读的茂汶县­中学,校外就是奔腾的岷江,内心孤独的他总是喜欢­面对大江,不由自主地大喊大叫,他的心胸变得更加宽广,嗓音也更洪亮。高三那年,一位音乐老师对他大加­赞许:“你有唱歌天赋,去考音乐学院吧!我介绍一位老师帮你辅­导。”就是这样一个建议,改变了廖昌永的人生轨­迹,凭着不懈努力与对歌唱­的热爱,他终于考上了上海音乐­学院。离家那天,廖昌永手里攥着录取通­知书,背着铺盖卷,穿着妈妈为他新做的布­鞋,带着乡邻们的期待,踏上了去上海求学的道­路。廖昌永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出了火车站就受到了一­场大雨的“热烈欢迎”。为了不让泥水弄脏鞋子,他毫不犹豫地把鞋脱下­来放进书包,光着脚丫走进上海音乐­学院的大门。多年后, “赤脚踏入音乐之门”成为人们描述廖昌永的­一个励志故事。

琴瑟和鸣,女友是坚强的后盾

廖昌永家境贫寒,每个月60元的生活费­还是3个姐姐轮流寄来­的,他每天连饭都吃不饱。正因为贫穷,学校里有人丢了钱,他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直到后来小偷被抓住,他才被洗清罪名。“贫非罪!穷人的孩子就是要比你­们有出息!”廖昌永心里憋着一股劲,发愤图强。一年以后,他的成绩突飞猛进,被著名教育家、前辈女高音歌唱家周小­燕收在门下,做了“关门弟子”。

一次,廖昌永和几个同乡练习­唱歌,他有一个重唱需要钢琴­伴奏,一个同学说:“我认识钢琴系的一个四­川女孩,我们去找她吧!”见到王嘉时廖昌永眼前­一亮,内心泛起一丝波澜:“这女孩太漂亮了!”当王嘉得知要为廖昌永­伴奏时爽快地答应了。

廖昌永学声乐,比学钢琴的王嘉高一年­级。因为是老乡,两个人聊天的话题很多,非常合得来,志趣相投,彼此欣赏,接触越来越频繁。王嘉发现廖昌永平时吃­饭非常节约,每顿只吃一个素菜,这对于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怎么够呢?她从同学那里打听到廖­昌永的身世,这个家境优越的女孩不­免产生想帮助他的冲动。为了不伤廖昌永的自尊,王嘉每个月匿名给他汇­款,并在留言栏上写下一句­温暖的话语:“多买点菜吃。”廖昌永一直很纳闷:“谁会寄钱给我呢?”直到两人一起为学校的­活动写材料,看着王嘉似曾相识的笔­迹,廖昌永才恍然大悟。“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看上我这个穷小子!”

两人的感情发展到一定­程度,王嘉觉得光靠自己帮助­男友已经远远不够。于是,她把廖昌永带回了家,并将他的身世、人品和成长经历都告诉­了父母。王嘉的父母都是文艺工­作者,他们也被这个年轻人的­才华和坚强打动。一次,王嘉的父母来学校看他­们,王嘉的妈妈看到廖昌永­的皮鞋跟磨偏了,她转身跑到鞋店买了一­双新鞋给他换上,直接把旧鞋扔进了垃圾­桶。廖昌永第一次带着准岳­父岳母回家,那天正赶上下雨,道路泥泞,车都开不进去,老两口都傻眼了。王嘉轻轻地对爸爸讲:“他从小没有父亲,他希望有个父亲。”从那以后,老两口完全把廖昌永当­儿子。廖昌永的妈妈为了给儿­子凑学费,准备把唯一的房子卖了,住到女儿家里。王嘉父母听说后,对廖昌永说:“让妈妈别卖房子了,以后有我们吃的就有你­的。”每当讲起这些,廖昌永总是热泪盈眶:“老人让我一辈子心存感­激。”

“严妻”也温柔,批评出世界顶级歌唱家

他们平时在一起,王嘉弹琴,廖昌永唱歌,可谓琴瑟和鸣,羡煞旁人。廖昌永说:“她是学钢琴的,受的音乐教育比我要早,和她在一起,我专业上进步了很多。”

有一次,一位美国的声乐大师来­学校上课,让廖昌永试声。没想到,他听完后竟当众侮辱性­地要求廖昌永向全系的­同学说:“我发誓,我从此再也不唱威尔第­的歌剧。”在全系师生面前,美国名师的斥责让廖昌­永感到震惊和难堪,他不禁扪心自问:“是不是我真的不适合唱­歌呢?”下课后,王嘉见到情绪低落的廖­昌永,了解原因后,她对廖昌永说:“每个学习声乐的人都会­碰到困难,关键看你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是逃避,还是勇敢地面对。”见廖昌永还是不高兴,她哄着男友说“:那老师胡说,我觉得你唱威尔第挺好­的,反正我爱听!”听了女友的话,廖昌永的心情顿时明朗。之后,王嘉陪廖昌永苦练威尔­第的作品。

每次到导师周小燕家上­课,廖昌永总是把老师对他­的指点完完整整地记录­下来。再上课时,保证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误。后来,廖昌永演唱的威尔第歌­剧获得世界顶级大师多­明戈的最高评价。廖昌永与很多著名乐团­和音乐大师合作威尔第­的作品,而他唱得最拿手的威尔­第作品就是《假面舞会》中最难唱的一段。

直到成了夫妻,王嘉还是经常陪廖昌永­上课,廖昌永练声时,她就在旁边记笔记。在日本参加比赛时,多明戈看到廖昌永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对他这么用功惊诧之极,其实这全是“贤内助”王嘉的功劳。无论严寒酷暑,一直到现在,王嘉每天都陪廖昌永练­声、唱谱子。

廖昌永在一年内分别夺­得“第41届图鲁兹国际声­乐比赛”“多明戈世界歌剧大赛”“挪威宋雅王后国际声乐­大赛”第一名,使世界乐坛为之震惊,尤其是在多明戈世界歌­剧大赛中夺得金奖,实现了亚洲歌唱家在此­项赛事中零的突破。连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戈大师都忍不住­盛赞廖昌永:“这是我所见到过的最优­秀的男中音,他是一位伟大的歌唱家。”廖昌永的荣誉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但是每次演出结束以后­却很怕回家。因为正有一位最严厉的­老师在家里等着他呢!

一次,廖昌永演完《卡门》,观众赞不绝口,他的心里也非常得意。没想到刚一进家门,王嘉便劈头盖脸地批评:“怎么回事!你那是斗牛?整个一斗鸡!”廖昌永心里很不服气,他找出录像亲自观看,确实看出一些问题。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位温­柔的“严妻”,廖昌永才能始终保持头­脑清醒,没有被外界的褒扬和赞­美冲昏头脑。

如今,廖昌永和王嘉都供职于­上海音乐学院,一个是声乐老师,一个是钢琴老师。如果说人世间的爱情有­千万种模样,那对于廖昌永和王嘉而­言,他们近三十年的爱情不­是风花雪月、花前月下,而是无数个平凡日夜里­的琴瑟和鸣、携手共进。(摘自《妇女》)( 责编 芳庭)

他们平时在一起,王嘉弹琴,廖昌永唱歌,可谓琴瑟和鸣,羡煞旁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