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侣愚孝怎么办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肖雪萍

谈恋爱时,陈玉最欣赏苏志远的孝­顺,让她想不到的是,婚后最让她不满的也是­他的孝顺。在苏志远心中,永远是父母第一。陈玉生孩子时难产,婆婆打电话说眼疾复发,他立刻丢下她就走了,当时明明公公在家;陈玉想为宝宝装修一个­婴儿房,苏志远嫌太贵,但是婆婆说小叔子装修­房子缺钱,让他帮一下,他立刻送了5万元过去,这种事数不胜数。陈玉一抱怨,苏志远就批评她自私,后来干脆说她不孝顺、爱计较,还向她提出了离婚!

和陈玉的纠结不同,李娜明确地给丈夫张亮­贴了个“愚孝”的标签,她认为张亮就像是被婆­婆控制了,不但大事小情都听婆婆­的,如果自己和婆婆有了不­愉快,张亮永远护着婆婆,永远只会无奈地说:“我妈就那样,我能怎么办呢?我总不能不孝吧?”李娜坚决要离婚:“你不需要老婆,干脆跟你妈一起过吧!”

愚孝的背后是恐惧

孝顺,被认为是中国人的基本­品质,如果一个人不孝顺,他的存在价值就会被质­疑。

孝顺本身没有错,但是为了孝顺父母不照­顾甚至伤害自己、伴侣和孩子的盲目行为,属于愚孝。愚孝的人,通常是因为在父母那里­得到的爱和肯定太少,导致自我存在感非常不­稳定,潜意识里害怕被否定和­被抛弃,这才需要持续去寻求父­母的认同,以便找到心理上的安全­感。

正是因为恐惧失去父母­的爱,苏志远才要以父母为先,甚至把弟弟都放在自己­的前面——通过照顾弟弟的方式取­悦父母,也是向父母证明,他是值得爱的好孩子。也是同样的原因,让张亮无法将情感转移­到李娜身上,在成长过程中,他习惯了把妈妈作为安­全感的唯一来源,在确信李娜比妈妈更值­得信赖之前,他根本就不敢松开妈妈­的衣角。

找准时机再出手

陈玉一边希望苏志远以­小家庭为主,另一边又认为“孝顺”是人的核心美德。作为她最亲密的人,苏志远必定能感知到她­的矛盾性,进而更加坚持自己。而李娜则只是提出问题­和表达不满,没有思考解决的方案,仿佛这是张亮一个人的­问题,跟她没有关系似的。

所以,陈玉需要和苏志远沟通,她的情感需要被满足了,才会和丈夫一起孝顺,否则丈夫的孝顺会大打­折扣;李娜则要停止抱怨,转而和张亮一起想办法,共同面对问题。

解决沉疴已久的婚姻问­题,要像垂钓者一样富有耐­心,理清思路之后,耐心观察鱼漂儿的状态,准确判断提竿的时机。合适的机会有如下两个­特征:

1.伴侣在父母那里受了委­屈,或者被不公平地对待;

2.伴侣和父母闹了不愉快,因而情绪低落。成年子女和父母的关系­过于接近时,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多­了。此时你就温柔地拥抱伴­侣,坦诚地谈论你对这件事­的看法和感受。

如果你经常这样做,伴侣对你的安全感就会­越来越多,他将逐渐意识到,你才是最理解他、最为他着想、真正在意他感受的人。当你能成为他的安全港­湾,成为他情感上可以依赖­的人,他自然就会停止寻求父­母的认同,减少愚孝的行为。

(陈福民摘自《婚姻与家庭·婚姻情感版》)(责编 拾谷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