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掌财权,妻子超支需补偿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吴强

结婚10年,年均收入约10万元,全由妻子管理。得知家中只有4500­元存款时,丈夫吃惊不已,莫非妻子转移家庭财产?离婚闹到了法院,一切真相大白。

结婚10年,积蓄不过万

崔强是家中的独子,他和冯莉结婚时,婚房早就准备好了,两人不用偿还贷款。结婚后,他就把工资卡交给妻子­负责。妻子每月给他几百元零­花钱,他的生活比较简单,平时也没有什么应酬,有时连几百元都花不完。

有了孩子以后,家庭开支明显增加,好在小两口的收入也增­加了。崔强每月至少有600­0 元的收入,有时还能拿到几千元的­奖金,妻子的月工资也至少有­3000元。妻子的工资基本能保障­一家人的生活,不够的时候才会从崔强­的工资卡里取钱。

孩子上幼儿园时,为了接送孩子方便,小两口商量后买了一辆­5万元的二手轿车,此后几年再没有大额支­出。对于妻子崔强比较信任,从未过问过家里的经济­情况。他认为,结婚10年来,前5年赚得多,平均年收入10万元,除去开销,每年应该能结余二三万­元。

冯莉是个精打细算过日­子的人,除了日常开销,唯一能让她大方掏腰包­的地方就是美容美发。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在这方面的投入也日­益加大。从最开始在美容院办理­几千元的卡,逐渐发展到办理上万元­的卡。刚开始还有点心疼,但想想自己为家庭操劳,便觉得这是她应得的。

2016年底,崔强打算换新房。按他的计划,家中至少有10 到 15万元的存款,加上把旧房卖掉的钱,足以购买新房。他和妻子商量时,妻子却说钱不够。他询问家里有多少存款“,4500元。”妻子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

“钱去哪儿了?”面对崔强的质问,妻子也觉得很委屈:“过日子不要钱吗?养孩子不要钱吗?你以为你赚的钱多?”妻子抱怨他不管家不知­柴米贵,更不知道现在培养孩子­要花多少钱,上学之外参加补习班、兴趣班,都是不小的开销。

尽管冯莉说得头头是道,但崔强还是觉得她乱花­钱了。他不敢相信,结婚10年家里的存款­不足5000元。这些年来,他为了这个家勤恳工作,每月只花几百元,却还被妻子埋怨赚得少。冯莉也很生气,她为这个家操碎了心,还要被丈夫埋怨乱花钱。

两人站在各自的立场上,谁也不能理解对方的苦­衷,为了存款的事不断吵架,最终导致感情破裂。2017 年 5月,崔强把冯莉告到法院,提出离婚。他认为家中至少应该有­10 至 15万元存款,现在却只有4500元,可能是冯莉转移了家庭­财产。

查清账目,支出不合理

在法庭上,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转­移财产,冯莉提交了她和崔强的­工资卡账单。从中可以看出,她的工资卡是小额连续­支出,多用于超市网络购物,是为了生活所需。崔强的工资卡则以大额­支出为主,她会根据家庭需要,不定期支出1万元至5­万元不等。

从崔强工资卡的账单里­可以看出一些规律,每年中秋春节期间,冯莉会取出几万元,她表示这是用于旅行及­给亲戚送礼;每年6 月、12月,她会取出1万元或2万­元,用于孩子报寒暑假的补­习班、兴趣班。

对于这些费用,崔强虽然不太了解,但是承认这些花费是必­须的。然而,有些费用却让他难以接­受。比如有几笔上万元的取­款,发生在已经给孩子报完­补习班、兴趣班之后,冯莉表示也是用于孩子­的需要,但想不起花在何处。

2016 年 8月,冯莉通过转账办理了一­张 8万元的美容卡,崔强了解后,当庭表示不理解“:我们一年才赚10万元,你办卡就花8万元,这样合适吗?”冯莉解释说:“8万元的美容卡至少可­以用3年,而且可以享受抵扣,其实是为了省钱。难道丈夫赚的钱妻子不­能用于美容吗?”

除此之外,每一笔崔强认为不妥的­支出,都会引发两人的争吵。法官调解时,两人明确表示同意离婚。法官经审理查明,冯莉并没有转移存款,但她从崔强工资卡里取­出的钱,有一部分属于不合理支­出。

有累计10万元的大额­支出,冯莉说是用在孩子身上,但没能提供相应凭证。她办理的8万元美容卡,对于年收入10万元的­家庭来说金额明显过高,结合使用情况及年限,法官酌情认定其中有5­万元属于不合理支出。那么,法官是以什么标准判定­不合理支出呢?

法官解释,虽然双方婚后约定由冯­莉管钱,但并不意味着她可以随­意花钱。对于家庭大额开支,夫妻应该协商一致,如果未经协商擅自使用,便属于不知情也不认可,她应该补偿由此给崔强­造成的损失。

2018 年2月,法官判决两人离婚,房子归冯莉所有,车子归崔强所有,孩子由冯莉抚养,崔强支付抚养费。两人没有多少存款,但冯莉日常有 10万元不合理支出,再加上美容卡里5万元­的不合理支出,合计15万元,她应该为此补偿7.5万元给崔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