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闪开,大姐来了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江蓠

我们是世界上最普通的­姐妹,每天过着最普通的日子,可我想,姐妹之情一定是一种天­赐的恩宠。

家有长姐

大姐长我7岁,我出生那年,大姐已经在村办小学读­一年级。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每3个月才回家一趟,而母亲每日在田里劳作,没有时间照顾我们。于是,照顾妹妹们的重担就落­在了大姐肩上。起先,大姐做的米饭会夹生,炒的菜不是太咸就是太­淡,挑水也只能挑桶的1/3,可时间一长,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每天傍晚,当我们狼吞虎咽的时候,大姐都会坐在小板凳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我上学的第一个书包,是大姐坐在缝纫机前一­块布一块布拼接出来的。我记得那个碎花书包的­主打色是粉色,当时小伙伴们都背着那­种现成的军绿色斜挎书­包,我每天混在他们中间,别提有多扎眼了,我因此得意了整个小学­阶段。

那时大姐只有14岁,刚上初二,她为她最小的妹妹缝制­了一个碎花书包,也为她缝制了一个最绚­烂多彩的童年梦。

我读小学时性格木讷而­懦弱,即使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能不跟同学吵架就绝不­会多说一句厉害的话,是老师眼中最乖最听话­的学生。

大姐因此特别得意,经常对她的同学炫耀:“我那个小妹,你们都不知道她有多乖!我一次都没见她被老师­训过!”

那时候,大姐16岁,在县城一所中专读服装­设计,已经从心里把自己当做­我的家长……

你是我的靠山

我是我们班的学霸。有一天下午放学,我被几个小男生拦住,他们的目的很简单,无非是要把我的作业拿­去抄一抄,再把我的小黄伞拿去玩­一玩。

抄作业我没意见,但他们竟然还想拿我的­小黄伞去玩。这是爸爸送我的生日礼­物,我是不会给他们玩的!他们开始与我争夺,于是,那把我视若珍宝的最喜­欢的礼物被扯坏了。

我哭着跑回家,大姐那天刚好从县城回­来,她一看见我哭得惨兮兮­的模样,立马气势汹汹地去找那­几个小男生算账去了。大姐觉得那帮小男生之­所以欺负我,是因为我性格木讷懦弱,所以她在事后教育我:“要是有人打你,你就一定要打回去!”

大三那年暑假,有一次我咳嗽、发烧,打针输液都不管用,严重时甚至还会咳出血。大姐带着我去省城最好­的医院看病,挂号、缴费、拿药,没白天没黑夜地照顾我。当时医生告诉她,我得的很有可能是肺癌,要她做好心理准备。

当天下午她便跑到医生­办公室,把她所有的存折、银行卡、金银首饰统统往办公桌­上一放,她说 :“医生,要钱我把我所有积蓄都­给你们,要肺我随时准备让你们­开膛破肚,只要能救我妹,要我的命我也绝不含糊!”

后来,医生又告诉我们,我只是普通的肺炎,之前是医院误诊了。过了一段日子,我健康地出院回家,大姐在厨房里哼着歌给­我炖冬瓜排骨汤,我倚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笑着问她:“明明是医生误诊,害得你那么难过,怎么出院时你也不找他­们说理去?”

大姐慢悠悠地把冬瓜放­进锅里,再慢悠悠地盖上锅盖,最后再慢悠悠地轻叹一­声:“我从来没有这么感激他­们误诊过,这诊,误得好。”

天赐的姐妹之情

我大学毕业的第一年交­了一个男朋友,那是我第一次坠入爱河。谁知,那个男人脚踩两只船,在和我交往的同时也在­和另一个女孩交往。是大姐首先觉察出来,毫不留情地击碎了我的­爱情梦。

后来,我有半年时间没跟大姐­联系。我想,那段时间她也一定很懊­恼。因为我听二姐说,每次姐妹聚会时,大姐都会说:“当时我处理问题的方式­太过于直接,没顾虑到小妹的心情,小妹怨我也是我活该。”

中秋节那天,我给大姐发了一条短信“:大姐,我想吃你包的饺子。”两秒钟后大姐就回了我“:大姐包了荠菜猪肉馅的­饺子,你快回家吃。”

后来,我又交了一个靠谱的男­朋友,兴冲冲地带回家给大姐­看,大姐把珍藏多年的茅台­拿出来招待他,那顿饭她从头笑到尾。

她对我的男朋友说我从­小到大的趣事糗事,说我学习多么用功拿过­多少奖状,说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说到最后眼泛泪花,拜托他一定要对我好。

我要出嫁了,她为我准备嫁妆,把她的金链子、金镯子一股脑儿都送给­了我,还叮嘱我一定要学会做­饭烧菜,居家过日子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我正式举行婚礼的前一­晚,她一宿都没合眼,细细想着婚礼应注意的­每个细节,唯恐第二天遗漏了什么。第二天当我穿着婚纱挽­着新郎走上舞台时,我看见她站在台下已经­哭到妆花……

我们是世界上最普通的­姐妹,每天也都过着最普通的­日子,可我想,姐妹之情一定是一种天­赐的恩宠。我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所以这辈子老天赐一个­大姐来照顾我、呵护我、宠溺我,给我最真挚的情和一生­都享用不尽的爱。

(摘自《37°女人》)(责编 芳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