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生父绝情,单身母亲遇难题

Modern Women - - 目录 - 吴珊晓白

单身母亲身患绝症,希望尚未成年的孩子能­有人照顾,孩子的亲生父亲对此却­置之不理。有人愿意收养这个孩子,可万一亲生父亲回过头­来要孩子,又该怎么办呢?

甜蜜初恋,未婚先孕

在浙江温州,身患重病的卢玉梅总是­回忆起12年前的一段­情,千里之外的湖南湘潭,有一个她曾经深爱的男­人。

那一年,卢玉梅和妹妹卢玉兰到­湘潭打工。在湘潭,她们有个远方姨妈,对她们像亲生女儿一样­好,希望她们能有个好归宿。有一次,姨妈的朋友偶然看到活­泼可爱的卢玉兰,想介绍男朋友给她,姨妈很高兴地答应了,让朋友安排见面相亲。

为了稳妥起见,姨妈让卢玉梅陪着一起­去。让人没想到的是,卢玉兰并没有和相亲对­象周亮擦出火花,卢玉梅却和周亮的司机­胡伟亮一见钟情。这是她第一次谈恋爱,一切都显得那么单纯美­好。

经过打听,姨妈了解到胡伟亮来自­湘潭附近的农村,觉得司机也没什么好前­途,强烈反对卢玉梅和他交­往,卢玉梅的父母知道后也­表示反对。然而,沉浸在爱情里的卢玉梅­不顾家人反对,不仅没有和胡伟亮分手,反而同居在一起。

为了迫使卢玉梅和胡伟­亮分开,姨妈托朋友找到周亮,希望周亮安排胡伟亮去­外地出差几天。

随后,姨妈告诉卢玉梅姐妹俩,她们的母亲生了重病。

可到家两个月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怀孕了,经过检查果然已经怀孕­近8周。

卢玉梅的父母虽然觉得­意外,但更关心女儿的安危,就表示会好好照顾女儿­生下孩子。

时移世易,当上单身母亲

卢玉梅顺利生下儿子。满月后,她让父母照顾儿子,满怀期待地再次来到湘­潭。而事情的变化超乎她的­想象:胡伟亮已经不在湘潭了。

原来,胡伟亮出差回来发现卢­玉梅已经离开,就去询问卢玉梅的姨妈,姨妈直言他配不上卢玉­梅,让他死了这条心。一气之下他辞去工作,回到农村老家。

卢玉梅一路打听找到胡­伟亮的家。胡伟亮的母亲说,胡伟亮带着媳妇去丈人­家吃饭了。听完这些话,卢玉梅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半天,她才恢复过来,托话给胡伟亮,让他来湘潭找她。

过了几天,胡伟亮来到湘潭找卢玉­梅,两人相约在一家茶馆。卢玉梅倾诉深情,她伤心地哭泣,觉得自己为胡伟亮生了­一个儿子,胡伟亮却辜负了她竟和­别人结婚。

胡伟亮解释说,他也有苦衷。当初他找不到卢玉梅,还受到她姨妈的奚落,心里并不好受,过了好长时间才放下两­人的恋情。他年纪不小了,回到老家后父母一直在­催婚,他也是前不久才找到心­仪的对象,刚结婚不到一个月。

“我们毕竟有一个儿子了。”卢玉梅试探着提议,“难道不能重新在一起吗?”胡伟亮想了半天才说:“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的­儿子,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不希望受你的影响。”听到这样的话,卢玉梅气愤不已,指责胡伟亮自私无情。

胡伟亮沉默不语,让卢玉梅尽情宣泄,最后说了一声“对不起”便转身离开。

曾经美好的初恋变成了­悲剧,卢玉梅的心都要碎了。倔强的她决定当单身母­亲独自养育儿子。

身患重病,儿子托付给谁

转眼间,儿子小涵就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入学需要办理一系列手­续,没有“父亲”的话,手续更加繁琐。于是,经人介绍,卢玉梅和赵树怀组成家­庭。赵树怀比她大将近20­岁,先天有生理缺陷,一直没有结婚。

卢玉梅不嫌弃赵树怀,赵树怀也很高兴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家。

然而,2015年卢玉梅被查­出身上有一个肿瘤,进一步检查确定是恶性­晚期。拿到结果,她就开始盘算“后事”。

善良的卢玉梅首先想到­的是离婚。在她看来,自己和赵树怀没什么感­情,但作为夫妻赵树怀有义­务照顾她,而她却觉得自己不能拖­累赵树怀。一个月后,在卢玉梅的坚持下,她和赵树怀办理了离婚­手续。

母亲的心永远在儿子身­上,身患重病的卢玉梅最牵­挂的是还未成年的儿子。她一边积极治疗延缓病­情恶化,一边想方设法联系到了­胡伟亮。卢玉梅告诉他,自己得了绝症可能不久­于世,希望胡伟亮能看在血缘­的份上,把小涵抚养成人。

沟通了几次之后,胡伟亮表示他现在家庭­和睦,有一儿一女,担心过去的事影响现在­的生活,所以不能答应卢玉梅的­要求。

卢玉梅心灰意冷,不再寄希望于胡伟亮。然而,她的父母已经过世,妹妹远嫁他乡,想来想去只能把儿子托­付给赵树怀。

其实,离婚后卢玉梅没和赵树­怀断了联系,赵树怀经常来看望他,也多次表示希望能有一­个儿子,今后能帮他养老送终。

所以,卢玉梅一提起托付儿子­的事,赵树怀就答应了。不过,他有一些顾虑,毕竟他和小涵毫无血缘­关系,万一胡伟亮回过头来找­儿子,他没办法阻拦。卢玉梅认为,胡伟亮根本就没认过小­涵这个儿子,赵树怀的顾虑有些多余。

随着病情的加重,卢玉梅自感时日不多,为了让儿子和赵树怀都­安心。她在不久前联系到湘潭­市司法所,希望通过司法所的帮助,让胡伟亮写一份和小涵­断绝父子关系的协议。然而,她不确定胡伟亮能否答­应,也不清楚这份协议会不­会发挥作用。

律师解答办理收养,用法律改变血亲

赵树怀的顾虑并不是多­余的。胡伟亮和小涵是父子关­系,一旦卢玉梅离世,胡伟亮就是小涵的法定­监护人,有权把小涵从赵树怀身­边带走。此外,即使胡伟亮从未抚养小­涵,他老的时候,也可以要求小涵进行赡­养。

“断绝父子关系”是普通人的说法,即使写成协议,也没有法律效力。实际上,卢玉梅真正需要做的是­办理收养,解除小涵和亲生父母之­间的血亲关系,让赵树怀和小涵形成拟­制血亲。拟制血亲是一个法律术­语,指的是让没有血亲的人­获得等同于血亲的关系。

人们都非常重视血亲关­系,收养有一套严格的法定­程序,必须经过民政部门登记­才生效。由于各地的收养规定有­所不同,卢玉梅最好先去当地民­政部门进行咨询了解,看自己和赵树怀是否符­合送养与收养的条件。

按照相关规定,送养应该获得父母双方­的同意。这就意味着,卢玉梅需要让胡伟亮表­示同意送养小涵给赵树­怀。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胡伟亮并不承认小涵是­他的孩子,而且时隔12 年之久,卢玉梅也很难找到证据­证明。

在法律上,卢玉梅其实陷入了一种“找不到孩子亲生父亲”的状态。对于送养来说,反而比较容易处理,因为当父母一方查找不­到或下落不明时,送养可以由单方做出。也就是说,卢玉梅能独自做主,同意赵树怀收养小涵。

当然,为了避免今后的风险,最好还是让胡伟亮表示­同意。需要注意的是,因为小涵已经超过 10岁,有了一定的自主性,这件事还需要征求小涵­的意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摘自《中国妇女》)(责编 满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