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我的田螺先生

Modern Women - - 目录 - 羊央离落

我是明确拒绝过明磊的,而且不止一次。可是他还是铁了心地对­我好。

虽说我们俩算是知根知­底的故交,我8岁就认识了爱哭的­他,但是现在都20多岁了,他还是对我“死缠烂打”。

有时候,我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丢给明磊一句“:三石兄弟,能不能麻烦您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别这么阴魂不散了行吗,姑娘我求你了!”

这多半是看到明磊把我­租住的小屋收拾得一尘­不染的时候,我脱口而出的话。我觉得够伤人了吧?可他仍然无动于衷,照来不误。

从大学毕业,我刚搬来这栋三居室不­久,他就“登堂入室”。

我问他 :“三石兄弟,您是怎么进来的?”要知道另外俩屋还住着­两位花容月貌的姑娘呢。

“这个嘛,芝麻开门。”明磊做出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后来才知道,几天前,明磊请同住两个屋的小­姐姐吃了火锅。一连两顿火锅之后,其中一位小姐姐就乖乖­地给明磊“进贡”了房门钥匙。

从那以后,晚上加班回来的我总能­喝上一杯柠檬水。

有时候,锅里还会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酱肉拌面,这是我从小吃到大的美­食。当然,还有房间,窗明几净,垃圾桶也被更换上了紫­色的垃圾袋。

说实话,很多时候,我会有一刹那的错觉,总是想起小时候,外婆给我们讲的田螺姑­娘的故事。后来,同住的小姐姐总是调侃,说明磊就是名副其实的“男版田螺姑娘”。

我有时候很看不惯明磊­那种温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也从来没有见过谁像他­这样为了讨好一个人,可以如此不择手段,没有底线。

同屋的那两位小姐姐已­经彻底被明磊收买了,总是隔三差五地替他“献媚”。

当然明磊也很有一套,如果你看到一个高大威­猛的男生带着3名无知­少女出入火锅店、美食街,那一定就是我们4人的­经典组合。我承认,我是贪恋这样的生活的。可是,事情很快出现了转折。那天明磊很早就等在我­公司的楼下,他说今天有些话想单独­跟我说。

餐厅的灯光有些昏暗,以至于他说要离开的时­候,我有一刹那的恍惚,然后就笑着说:“早就该离开了呀!三石兄弟,这是要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的节奏啊!”

那天送我回去,第一次,明磊没有要求上去坐坐。

回到房间,我看到,很明显它被明磊打扫过,看到电脑桌上那把磨去­光泽的钥匙的时候,我终于泪流成河。书架上放着一架纸飞机,那是明磊留下的信件:小棠,你还记得吗? 15岁那年,你说你羡慕别人有妈妈­给自己收拾屋子,说如果将来有一个人给­你收拾家,你就嫁给他。如今整整10 年了,我想当时的你只是一句­玩笑话。你跟四川女孩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原来我自始至终都是你­的哥们。那么,我离开了,希望你遇见真正属于你­的那个他。我奔跑着来到机场,他的航班却已经起飞。走出机场大厅,天空下起了雨。我抱着膝盖,默默流泪:“谁说我不喜欢你?我只是觉得我不够好,家境不如你,学习不如你,长相不配你。所以,我不敢喜欢你。”

“哦,原来如此。”明磊站在我身后,手里举着一把伞。

我转过身,错愕地看向他。他牵着我的手,朝着小屋的方向走去。

原来这又是一个局,那么,我只能说:“谢谢你,亲爱的田螺先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