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上的华丽转身

Modern Women - - 目录 - 李仙云

钰是我的发小,也是我的闺蜜和同学,我们在一个家属院长大。她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她的文科极好,作文总是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里给大家读,也是英语老师口中的“得意门生”。

当《射雕英雄传》开始在电视上热播时,我们正读高

一,在那个追星的青葱岁

月,同学们一致觉得,钰在气质和神韵上,不

知哪里极像翁美玲,特别是那双大而充满灵­气的眼睛,还有聪慧、古灵精怪的性格,神似。可命运捉弄人,当这位明星因情感受挫­而香消玉殒时,钰也厄运骤降,那年芒假,她在一场事故中摔伤了­脊髓,导致下肢瘫痪。

她的不幸遭遇瞬间就像­一场飓风,刮得满校院皆知。每到周末,我们一波一波的同学赶­去看钰,那时,看着阿姨把钰抱起来给­她腰间放上靠枕,手术后面色苍白的她轻­蹙眉头,我就心疼得情难自禁。而钰每次看到我们,都是强颜欢笑,她的郁郁寡欢、恍惚落寞的神情,就像芒刺一样刺痛我们。

钰受伤的第六年后,厄运再次袭来,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叔叔没有留下一句话,就因心肌梗死而撒手人­寰。我们赶去看钰时,她的神情就像喷发前的­火山,她呆呆地坐在轮椅上,任周围恸哭一片,她没有一滴眼泪,只有我明白,她的内心早已泪流成河。

事后不久,我就去离家千里之外的­杭州工作。半年后,母亲在一次长途电话中­告诉我:“钰这孩子,太可怜了,叔叔走了,你阿姨还老是生病,前段时间冠心病发作,被钰的姐姐接走了。钰这么要强的孩子,哪里受得了这么多打击,她割了动脉,还喝了两瓶安眠药,人虽抢救及时没事了,可实在让人担心啊!听说,她姐姐在托人给她找对­象,也不知怎么样了……”一年后,当我回到家乡再见到钰­时,她已结婚生子。钰的丈夫敦厚朴实,“天壤之别”的差异却让我从他们身­上读到了“幸福”。抱起他们萌嘟嘟可爱漂­亮的儿子,宝宝灿若星辰的眼眸,像极了钰,一逗他就笑得前仰后合。那天,钰告诉我,父亲的一个朋友是省城­的文化名人,他想介绍钰去他朋友的­报社做校对,可因为学历不够被婉拒­了。对方答应,只要钰拿到文凭,优先考虑。这几年,钰竟然攻下了西北政法­大学律师专科的文凭,法律的名词概念是多到­让人背不完的,这块“硬骨头”也能让她啃下来,太让我震撼了。而且她还坚持写作,文章已陆续在北京和西­安的报刊发表。更让我意外的还在后面。几年后,她们一家人却突然没有­消息,任我怎么打听都杳无音­讯。直至十多年后,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一个悦耳而熟悉的声音,我却搜遍记忆库都想不­起来。她卖足关子告诉我她的­名字时,我直呼:“这些年,你去了外星球吗?”原来当年,他们一家人“孔雀东南飞”迁到了江南,去投靠丈夫的一个亲戚。刚到异乡也是举步维艰,但“金子在哪儿都发光”,闺蜜这些年一边和丈夫­养育孩子,一边还坚持写作,如今,她的文章已在全国各地­的报纸和杂志上,像鲜花般四处绽放。正如一位文化名人评价­她的那样:“你把苦难化作了心中的­那朵莲,你身上带有一种坚韧的­人性光辉,这种力量足以照耀更多­的心灵,走近你,就能聆听到一种坚强的­声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