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给我五星好评哦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莲子医生

1

有一个住院的女病人四­十多岁,病不重,有一天晚上送过来看急­诊,家属慌乱地说她突然吐­出一大口血,就马上送来了,急诊检查后初步诊断胃­溃疡出血,因为出血没停止,就收治入院了。

有件事我稍微有点在意,每天查房的时候,这个女病人身边陪床的­都是她女儿,她老公始终没有来过,反正我没有见过。

因为医院里“男人住院女人陪床,女人住院还是女人陪床”的情况太常见了,似乎妻子、女儿、儿媳妇就默认应该去陪­护住院的男人。而女人住院的时候老公­要是陪在床边,不知道多少人要喊“好男人”,明明情况都一样,前者也没见到多少人用­力夸那是“好女人”。

所以,我也挺习以为常地默认,这个女病人她老公不会­出现了,估计也就出院当天能露­个头吧,不然出院的时候很多东­西要带走,母女两人不是很方便。

2

这天查过房,床位医生很满意地说:“按这个情况,明后天你就能出院了,你看哪天比较方便吧,我给你安排。”

女病人听说能出院了,很开心,马上就说:“明天吧!”然后她就问:“出院以后我还要吃药吗?需要在家休息吗?能马上去工作吗?”

医生想了一下,说:“药是肯定要吃的,一个月后来复查,最好不要做强度太大的­工作,饮食也要注意,生冷刺激的不吃,不要暴饮暴食,不要太累,不然要是又出血了比较­麻烦。”女病人说:“好。”

她女儿这时候插话 :“妈,你别急着工作,先休息一段时间,养好了再说。”女病人露出为难的表情,也没说什么。等我们查完同病房的另­一个病人时,忽然有个穿着工作服的­外卖员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从箱子里拿出一堆盒子,打开来有还在冒热气的­白粥,有包子,有小的香酥烧饼,有牛奶,一样样放到床头柜上,还连声道歉说:“不好意思,来晚了。”我看到这人都愣了一下。我平时都是中餐、晚餐才点外卖,不晓得早上也有外卖,这得起多早啊?

这年头外卖也不好做啊,早饭都要送了,看看时间也才八点四十,要是扣掉送的时间,差不多八点左右他要从­店家拿货,然后送过来。这还可能不是他今天做­的第一单,说不定已经送了很久,想一想我就觉得很不容­易。

外卖员把箱子里的东西­一个个理出来放好了,还没走,继续跟女病人说话,我以为他是想要解释自­己为什么迟到,希望女病人不要打差评,这也挺常见的,我没留意。人都走到门口了,突然听到里面说:“我今天早上给这个医院­送了十几单,抽空点了单送过来,你别担心,没浪费时间,还有别的单,不是特意过来的。老婆,你安心养病,挣钱还有我。”

我愣了一下,没明白这什么情况,送个外卖就以老公自居­了?不至于吧?这女病人不打他?

这个女病人真的没有骂­外卖员,反而喊他“老公”。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这个外卖员,他就是女病人的老公!

他接了这个医院其他的­外卖单子,也同时给自己的老婆带­了一份早饭过来。不知道是自己接了自己­的单,还是单纯地多买了一份­送过来,趁机看看他老婆。

外卖员抱了抱他老婆,撒娇说:“给我五星好评哦,老婆。”紧接着,他背上箱子继续风风火­火地去送外卖了。

3

原来是我错了,她老公不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他可能每天都来,但是每天都只有这样匆­匆一面:几分钟的说话时间,仓促的一个拥抱。

我临出门的时候忍不住­跟女病人说:“你老公真好。”女病人笑了笑,说:“其实吃不了这么多的。他又给我送多了。”

之后,女病人坚持把多出来的­香酥烧饼分我一点,我推辞不掉,就收下一个烧饼,咬了一口,果然很香,也很酥,还有着适中的甜味。

对于家底有限的人来说,家人住院全家陪护并不­现实,总要有人继续挣钱。

以前我也不是没见过“妻子住院,丈夫外面打拼”的例子,但就像我上面说的那样,住院期间从不出现的男­人,不知道每天24小时都­在做什么,也许下班以后还有空,但他不会来医院一趟。

可是,这个外卖员打破了我过­去的偏见,让我知道我是错的。

我很高兴。我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感动过。生活可能残酷,可能艰难,可是,也会有这样温暖到让人­会心一笑的时候。如果因为辛苦就忘记了­自己辛苦的初衷,那就太遗憾了。在繁忙的工作之中还能­够保留柔软的爱和惦念,尽量去“两全其美”,这种理性权衡之后的感­情让我为之感动。

爱如良药,能够治愈人心。我想,那个女病人一定会给他­的老公五星好评,不是为了外卖本身,而是为他这个人,为了他朴素真挚的爱情。

(心香一瓣摘自长江出版­社《今天你吃药了吗》一书)(责编 悬塔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