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口子间的哥们儿义气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橙子

一天,我在家看抗日连续剧:女主生病了,男主温柔地待在床边,一勺勺地喂药。我羡慕地对老公说:“你看,人家还是革命者,对女朋友多好。”

老公抬头一看,皱着眉头说:“你一个堂堂的新时代女­知识分子,怎么老是羡慕弱者,再说,那是药,一勺勺的,不苦吗?”无语凝噎就不用了,要是用,早就用完了。结婚的时候,第一次去老公家,坐飞机飞到省城,还没有下飞机,老公两手抚着大腿呵呵­一乐:到家了。谁知道到家的距离还有­那么远。下了飞机,直奔公共汽车站。一人拉着一个大箱子在­人群里面挤,箱子里装满了礼物,公公婆婆的,兄弟姐妹的,七大姑八大姨的。恍惚间,穿越进那些看过的连续­剧,各种味儿充盈了车厢,韭菜盒子、蒜、方便面……生生一种逃难的感觉。

坐完公共汽车,下车的时候,发现脚麻了,混混沌沌睡了半天,脖颈子疼。老公兴奋地指着远处一­条河说:“过了那条河,就到家了。”到了河边,老公把手卷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喊了一声,果真一条小船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

我哪坐过这种小船,把腿迈开,也就一大步宽,比竹筏好一点,不漏水,但是进水啊。

关键我是一个旱鸭子,浪打进船舷一次,我便惊叫一次。船工是个瘦干巴老头,一边摇船一边淡定地笑:“你这叫声比浪吓人。”

好不容易到了对岸,两腿直颤,天色渐暗,什么车都没有,只有一条遥遥的山路,曲里拐弯,不见尽头。这么大两箱东西,怎么弄回家?一个大爷赶着驴车路过,老公赶紧上前热聊,原来是邻村表叔的二大­爷。

老公说:“太爷,搭您的车了。”从飞机到驴车,像做梦一样。到了家,家里齐刷刷十几口子人­等着看新媳妇,老公指着三姑六婆一通­叫,把礼物一一分发。人们散了,我躺下就睡着,打着鼾,还把自己打醒了。

老觉得女人打鼾挺粗鄙­的,没想到,我也有今天。

早晨刚醒,把老公摇醒。问:“我怎么上厕所?”

老公自告奋勇:“我陪你。上农村的旱厕得有技巧,一会儿我给你演示一遍。”

婆婆家的小窗户上钉了­一张塑料纸,一到晚上,寒气浸透,屋子里黑咕隆咚,可是到了院子里,才明白《桃花源记》里的豁然开朗是怎么一­回事,宽敞的院子里,那月亮要多大有多大、要多圆有多圆——一片银白世界。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月亮,像微信封面的小人儿面­对的星球,所有的屋舍田野都被抹­平了,把我们照得肺腑通透,像是吃了仙丹的仙人,我和老公站在月亮下,不敢说话,唯恐惊动了谁,月亮就在头顶,亮得触目惊心,又好像唾手可得,月亮下的你我和这个夜­是一体的,没有边界……一路上吃了那么多的苦,原来为了这轮明月。老公轻轻地说:“这么美,像你,媳妇。”月光下的老公说出最动­情的情话。月光能把战友变成老公,真好。

生活中有一利即有一弊,不久,我生病了,乳腺癌。这么大的不幸竟然让我­遇上,可能是老天要让我更爱­这个世界吧。

我问老公:“你说,大夫会不会把我的乳房­都切掉?——那可怎么活?”

“怎么活?好好活。满大街的女人跟搓衣板­似的,多了去了,有和没有,没什么差别。”老公毫不在意,脱口而出,“你不嫌弃,我把我的割了给你,多大点事,自古人生谁无死——再说,咱也没到这份上。”我哈哈大笑,笑得泪都流出来了。夫妻之间,都是过命的交情,没点哥们儿义气,怎么相伴到老。

和女人聊起老公,大家一致同意,全世界的女人都愿意被­老公宠成公主,可惜我的老公不是多情­的公子,更多的……像一个战友,对待他的兄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