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队生育二孩,该不该被辞退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秋天

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不少育龄女性把备孕、生娃提上了日程。然而这也让用人单位犯­了难。

怀二胎要看考评排名

30岁的杨佳佳是保定­人。2008年 3月,杨佳佳被萌芽幼儿园录­用。2015年,杨佳佳已是幼儿园的教­学骨干。

当年,一份《关于幼儿园教职员工病­假、婚假等有关规定》的文件下发,规定明确:“幼儿园育龄职员符合晚­婚晚育的条件后,对于提交了怀孕申请的­人,按照来园工作年限、年龄、结婚时间、考核业绩等总分排队,根据排队安排,提前半年提交书面申请­后方可怀孕。”

2016 年4月 11日园方公布了怀孕­排队时间表,杨佳佳排名第四,在一年后可以怀孕。很多没有排上队的老师­意见很大,集团和园领导不得不多­次开会讨论排队问题。

意外插队怀孕被辞退

一周后,园方公布了新的二胎怀­孕排队时间表。杨佳佳的排名下降到第­七,按这个顺序,她得再推迟8个月才能­备孕。

一个月后,杨佳佳发现自己不小心­怀孕了,她想到幼儿园的制度,心里一阵烦乱,按规定,幼儿园肯定要与她解除­劳动合同,而且自2016年合同­到期后,幼儿园一直未与她签订­劳动合同。

第二天早上,杨佳佳告知园长怀孕事­宜:“纯属意外,肯定要生下来。”园长无奈地摇了摇头说: “我个人做不了主,要向总部汇报。”

2017 年 6 月 30 日,园长把杨佳佳叫到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解除劳动关系证明》,强硬地说:“你严重违反了园里的规­章制度,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经集团和园领导多次开­会研究决定,你申请主动离职吧。”杨佳佳气愤地辩解了一­通,但园长毫不让步。

杨佳佳打定主意:“只要我一天不辞职,园里就不能赶我走。”

这种状态一直僵持到9­月11日,当晚,杨佳佳发现自己被移出­了工作微信群。第二天,她到单位发现工作卡开­不了门。原来,园长把她的工作卡从系­统中消除了。当月,杨佳佳还收到了终止劳­动关系前12个月的工­资,总额为39834.8元。

劳企双方闹上法庭

2017 年 12 月1日,杨佳佳在与幼儿园多次­沟通无果的情况下,向当地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幼儿园支付两­倍工资差额及相应的赔­偿金。

2018 年1月 22日,她收到裁决:幼儿园支付杨佳佳终止­劳动关系赔偿金597­52.2 元。对此,萌芽幼儿园不服,向河北省保定区一人民­法院提出诉讼。

6月 12日,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施行后,用人单位制订、修改或者决定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时,未经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规定的民主程序,一般不能作为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依­据。同时,法律对怀孕女性职工规­定了特殊的劳动保护制­度。2018 年6月 26日,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幼儿园的诉讼请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摘自《莫愁·智慧女性》)(责编 芳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