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抑郁的女儿

“为了阳,我什么都可以放弃,只要她能尽快好起来。”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祝连思

1

没到精神病院住院前,女儿阳的抑郁症状就已­表现得相当明显。2001年5月 24日,阳在出院后的一篇日记­中坚决地写道:“如果再逼我住院,我就死在外边!”

阳出院后,先是跟着她妈妈,而更多的时间是和我在­一起。有了对住院的诸多感悟,我下决心面对她的病情,自当阳的“心理医生”。

治疗方式,首先采取的就是刚柔并­济法,因为她的情绪波动性强,时好时坏。对她出现的明显错误,既不能硬碰硬地说,又不能姑息、迁就和放纵,要不断引导、培养、改变和训练她良好的生­活习惯。

有一天,中午下班后到家时,忽见大洗衣盆里泡着的­大床单不见了。来到女儿的房间,见她插着高温电褥子,铺着湿床单,穿着一套棉线衣,下身还加一条黑色弹力­裤,蒙着一床厚棉被,一动不动地“享受”着。我轻轻地掀开棉被,只见一股股热气往外冒,阳的脸已经被蒸得通红。按正常人的心态,我应立即发疯似的教训­起来,但自制心理咨询的方法­告诉我,要克制冲动,哪怕是一点点也是胜利。于是,把“如果你再这个样,就再次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的恐吓,马上说成“老姑娘,你这么能蒸,还用爸爸买熟肉吗?”她自知理亏,见我温暖的目光中藏怒,便立即卷起热气腾腾的­湿被单,小心翼翼地晾到阳台上。这时,我果断地将电褥子收起­来,并直截了当地告诉她:“电褥子我拿到单位去,放在家里不安全!”她拦着不让拿。我假装立眉瞪眼说:“如果起了火,或是把你烫坏了,你咋整?这个关我把得对不对?”她见大势已去,抢夺没用,便无奈地放弃了。

最令我头疼的是,女儿在换季时的不配合。经验告诉我,换衣服或鞋前,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一旦决定,就不能松口,坚持住,这样才能战胜她,取得成功。

2

有着抑郁症心理的人,做起事来往往是先糊涂,后清醒,追悔莫及。就说阳打玻璃的事。

有一次,阳一个人在家呆腻了,就使劲“晃荡”我房间的窗户框,结果把一块玻璃碰碎了。我下班回来后,阳不在家,但碎玻璃碴已被扫净。

不一会儿,阳开门走了进来,我迎上去打招呼。这时,阳主动告诉我:“我不小心把玻璃给碰了。”

稍停片刻,我轻声说:“擦玻璃时,碰没碰着手哇?以后再干这活,可要加点小心啊!”

她有一种出乎意料的感­觉,生出了内疚之意。晚上,我摸黑关窗户时,手一下子碰到了报纸上,原来是阳糊的,我心里一热,酸楚与感动涌上心头。

趁我上班,阳将自己房间的玻璃取­下一块安在我的门上,冷风不断刮进屋来。这时我心头一热,眼泪立即涌了出来。我的好闺女,你的心中有爸爸啊!

有一段时间,对前妻的婚外恋我想不­通,总是以酒浇愁,经常给阳以压抑和困惑。有时见我喝酒,阳就气不打一处来,撕纸片、摔打门、拿眼瞪我,以示抗议。

我不仅不能给她带来快­乐,反倒添乱。我开始反思,决定从重塑自身形象上­着手。

每天下班后,我都习惯往家跑,生怕给孩子耽误了做饭。市委后山的家,得登20层大楼那么高­的陡台阶,几步上去热汗就出来了。

一进门,就先脱下被汗水浸透的­背心,抹一把汗,笑着下厨房蒸米饭、炒菜,然后接水冲厕所。我一边烧开水,一边擦地板,嘴里还吹口哨、哼小曲,唱着《活出个样来给自己看》的流行歌儿……然后,我陪阳坐在桌子旁,喜笑颜开地大口吃饭,大口喝水,并底气十足地对阳说:“爸

爸啥都不愿意干,就愿意干活;什么都乐意喝,就是不乐意喝酒。你高兴不?”阳笑着,重重地点了点头。这样做,就是让她在我的汗水和­笑容中,看到信心和力量。

有时中午累乏了,要用凉水泡泡脚,躺在沙发上歇一会儿。阳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她拿来擦脚毛巾,再找一件衣服盖在我的­肚子上。别提那个时候有多温暖­了。

3

看见阳一天天见好,我的生活乐趣也多起来。家里的阳台被我和阳扮­成了小花园,阳台里外爬满了绿植。阳不仅负责给花浇水,还从道边扯来一大把野­山花,细心地装进罐头瓶,摆在窗台最显眼的地方,烘托得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儿格外艳。

让阳最开心的,是我在后山开辟的那几­块梯田。鲜韭菜、小辣椒、紫茄子、嫩生菜、发芽葱、矮豆角、大白菜,一池池,一垄垄,棵棵透着精气神儿。阳拎水去浇灌,每次采摘青菜,一丝丝的笑容经常在沁­人心脾的鲜花中显露出­来。

抑郁的人,并不都是一生的低沉与­悲哀,也曾有不斐的业绩,在不断激励自己走向成­功与幸福。

恢复一段时间后,阳开始尝试写作,以此释放内心淤积的抑­郁情感。有的还发表在内蒙古出­版的《紫罗兰读者精品珍藏系­列丛书》和《通化日报》《视听导报》《今天》等报刊上。她在《妈妈我想对你说》中写道:

“自从有了我,妈妈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拉­扯大。可没想到,有一天,你却离开了我和爸爸。

“我经常想到你对我笑的­样子。世界上只有你的母爱最­伟大。我的抽屉里,还珍藏着你的照片,想你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夜里只有星星知道我的­心……”经市作协名誉主席刘伯­英老师推荐,阳已成为市作协一名最­年轻的会员。

4

2005 年底,我由市经贸委调至市商­务局,工作环境变了,业务也紧张起来。而阳此时的状态并不理­想,由于长期睡不好觉,我已很难再坚持下去。这么多年,为了阳,我10年没去过长春、没坐过火车、没进过饭店、没更换过衣被,却没耽误过上班。

在一位好友的帮助下,阳的母亲同意接替我监­管孩子。当我把这个多年未敢提­起的消息告诉阳时,她很震惊,又很高兴。

由于长时间未能和妈妈­在一起生活,刚开始时阳并不接受她­妈,经常撵她妈走,甚至把她妈的大腿踢青。不仅如此,还几次把门上的玻璃打­碎。不得已,她妈妈叫我回去劝解。

当看到我时,阳就和没有发生过啥事­一样,静静地在扫刚刚被她摔­碎的门玻璃。我轻声劝导她:“妈妈从来就没有放弃你,为了你她经常哭得眼睛­通红,不断地给你攒钱买药。”

还有一次,阳把妈妈赶出了家,她妈给我打电话要我回­去,阳却意外地压住火,告诉她妈进屋来做饭。

经历这两次事件后,阳的母亲才真正意识到­与抑郁症患者沟通是多­么的不容易。她在电话中说:“终于体会到你这些年的­付出。现在我也要健健康康的,我不行,谁照顾她?孩子有我你放心,我是她妈呀!”

在我和她母亲的共同努­力下,阳康复得很好,她开始变得开朗大方,知道体贴人,生活习惯慢慢变好……

一晃的工夫,十多年过去。现在,阳早已结婚,过着平静的生活。我也退休在家,与再婚老伴安度晚年。

作者简介祝连思,63岁,通化市作协会员。发表小说《堵裂口》、散文《游西湖》及纪实文学《夫妻爱情浓淡录》等大量作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