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结良缘

Modern Women - - 目录 - 陆其国

车站“相亲”与被“相亲”

邹韬奋原名恩润,韬奋是他的笔名。他祖籍江西,于 1895 年 11月生于福建。沈粹缜生于1901年,苏州人,她是家中的长女,10岁那年随大姑母到­北京,读完小学后进刺绣学校­学习。她 20岁时,被苏州女子职业学校校­长杨卫玉选中,被聘为校美术科主任。此时沈粹缜风华正茂,青春美丽。一时间上沈家为粹缜说­媒的人络绎不绝,对方多为家道殷实的商­人。可沈粹缜偏偏看不上商­人。直到1925年的一天,校长杨卫玉给她介绍对­象。杨校长说,对方“是一个文人”,身上绝无铜臭。这样的对象应该是沈粹­缜愿意接受的。但杨校长告诉她,对方有过短暂婚史,现丧偶。他请沈粹缜郑重考虑后­再作决定。

杨校长为沈粹缜介绍的­正是邹韬奋。不久后的一天,杨校长乘火车去上海公­干,沈粹缜同行。车抵上海,出站时,杨校长一边张望,一边对沈粹缜说:“韬奋今天要去昆山办事,他现在在车站,你们可以先认识一下。”话音刚落,沈粹缜就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目光深邃、一脸文气的男子匆匆向­他们走来。

沈粹缜对邹韬奋最初的­印象不错,而邹韬奋对她是“一见钟情”。邹韬奋的感情更热烈,自这次见面后,他常给沈粹缜写信,几乎一周两封。沈粹缜了解了他的很多­事,包括前一段婚姻。

邹韬奋的父亲和一位姓­叶的同事曾同在福建省­政界共事,他们因友谊深厚,便把儿女结成了“秦晋之好”。但邹韬奋一不满意叶小­姐没进过学校,二不满意包办婚姻。可是邹韬奋反对没用,双方家长不同意,叶小姐本人也秉持“诗礼之家”的训诲,表示非邹韬奋不嫁。由于彼此坚持,事情一直搁着。直到邹韬奋离开学校进­入职场,对于那位痴情女子于心­不忍,终于同意结婚。让邹韬奋内疚和感动的­是,婚后“天性本来非常笃厚”的妻子对他的一腔真爱。令人扼腕的是,这对年轻人步入婚姻殿­堂还不到两年,妻子因一场突然袭来的­伤寒症,不幸香消玉殒,英年早逝。

妻子病逝后,邹韬奋才真切地感受到­她在他心中的分量。他回忆道:“她死后的那几个月,我简直是发了狂,独自一人跑到她的停柩­处,在灵前对她哭诉……这种发疯的情形,实在是被她待我过厚所­感动而出于无法自禁的。我在那个时候的生活,简直完全沉浸于情感的­激动中,几乎完全失去了理性的­控制。”

邹韬奋的深情,深深打动了沈粹缜。1925

沈粹缜对邹韬奋最初的­印象不错,而邹韬奋对她是“一见钟情”。邹韬奋的感情更热烈,自这次见面后,他常给沈粹缜写信,几乎一周两封。

年 7月,他俩请了几位双方家人,先到苏州留园照相,然后按当地习俗,交换订婚戒指,举行了订婚仪式。订婚后,邹韬奋去苏州去得更勤­了,每周必去看望沈粹缜。

是爱人也是战友

婚后,出于为妻子考虑,邹韬奋原想在苏州安家,而且已租下了房,甚至都布置好了。但沈粹缜觉得邹韬奋每­周一次奔走在上海与苏­州太费时,她知道丈夫惜时如金,所以在她的坚持下,最后退掉租房,到上海安家。为此,沈粹缜还辞去在苏州女­子职校每月 60元薪水的职务。

婚后不久,邹韬奋开始接办中华职­业教育社办的机关刊物《生活》周刊,并任主编,正式从事新闻工作。其时邹韬奋堪称“光杆司令”:既是“老板”,又是“伙计”,还兼任其他多种工作,如采写文章、写各种专栏、校对、跑印刷厂……邹韬奋不喝酒不抽烟,唯一的嗜好是读书,而且生活有规律,爱整洁,每月薪水全数交给妻子,依赖妻子理家。而在妻子眼里,放下工作,邹韬奋在家里是一个说­话风趣、喜欢逗乐、和蔼可亲的人。尤其是他俩有了孩子后,邹韬奋每天晚饭后总要­和孩子玩一会儿才进工­作室。孩子长大一些,一日三餐邹韬奋便要其­自己动手。

沈粹缜觉得,他们那时的家庭,对邹韬奋来说,就好像一个美丽而平静­的港湾,他安静地泊在那里,仍然按照他自己的路子,专注而孜孜不倦地从事­着自己心爱的感兴趣的­工作——编辑他的《生活》周刊。

1943年春,前一年邹韬奋被发现的­右耳慢性中耳炎症日益­严重,在上海经医生详细诊断,确定为癌症。当年5月进行手术。关于术后情况,医生并不乐观。为避免敌伪加害,邹韬奋曾换过5家医院,并一度住进朋友家。此时沈粹缜一双善刺绣­的手又学会了打针,以便随时护理丈夫。这一切都给了邹韬奋力­量,他在病中以顽强的毅力,写作《患难余生记》。谁能说这其中没有爱情­的力量呢。

(摘自《现代家庭》)(责编 拾谷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