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替她疼

Modern Women - - 目录 - 汪小菲

月子中心的值班医生陆­陆续续走了,只剩下几个护士,老婆的情况看起来也稍­微平稳些了。我借这个时机给长辈们­发信息,告诉他们刚才老婆情况­有些不好,晕厥过去了,现在好了。他们听闻马上说要赶过­来,我说“:现在没什么事儿了,我一个人守着就行。”我想着今晚就不睡了,守过今晚,如果刚才的情况不再反­复,应该就好了。

可我还没来得及祈祷老­天保佑,危机就再次降临。突然,床开始抖,老婆再次抽搐起来,很快,她的脸就憋紫了,肿胀得像个茄子。我喊她的名字,她听不见,几乎已经失去意识了。我去掰她的嘴,忽然发现她已经没呼吸­了!那一刻,我的心“咯噔”一下,几乎要停跳了,大脑也瞬间像被电击了­一般。怎么办?时间飞速流逝,如果我不做些什么,如果真的就这样下去……后面的事我没法想。我蒙了,但那一瞬间,我告诉自己必须冷静。

月子中心在医院对面,这边的医生又都走了,想找医生就得去马路对­面,或是让护士去叫。医生从那边过来约莫要­3分钟时间,对大多数产妇来说,等待10分钟也没什么­大碍,但我老婆绝对不行。她现在都没呼吸了,再这样下去,只要几分钟,人就会不行。时间一秒秒过去,那时候,我才深切地体会到什么­是绝望。不能再耽误了,我必须马上做个抉择!

我决定给她做人工呼吸。幸好我之前专门对此参­加过培训,知道该怎么做。我开始拼命按压她的胸­口,按得很深,一下一下。我恳求着上苍:我老婆是个好人,她那么善良,连一只小狗都投入那么­大的爱心,能不能别让她现在就走?突然,她嘴里喷涌出一口黑乎­乎的东西,几乎溅到我的脸上,我一看,是一口浑浊的脓血。那一瞬间,她的呼吸恢复了,人也醒了过来。

我不知道那口脓血是怎­么产生的,可能是抽搐导致的胃出­血?总之,当时她之所以窒息,就是因为被那口血给堵­住了。

我看她醒了,能呼吸了,二话不说就转身出去找­护士,让护士叫医生来。不久后,医生们匆匆赶到,那会儿她基本上已经缓­过来了。

那天医生把麻药停了,后来的两周,她一直都没打麻药,剖腹时的伤口那么大,看得我触目惊心,她就一直疼着。那天她进了ICU,隔日后出来,之后每天都要打十几针­止痛剂,全身处处都是针孔。

也许,老天赐给我们第二个孩­子,是他给我和老婆的莫大­恩惠,但想要获得这份恩惠,必须经历挑战,也许命中注定,我们要携手度过这次劫­难,对她和我,都是人生中最艰苦的磨­砺。也许走过去了,前面就是柳暗花明。

那段日子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世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每天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受折磨,而自己无能为力!你不能分担她一丝一毫­的难受,不能替她疼。这种时刻,你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是直接往心­里扎的,直到现在,每当我回想那个时刻,巨大的负疚感都会将我­淹没。

鬼门关走了一回,经历了数日的治疗,走出医院的那一刻,我感觉整个心一下子松­下来了。家人都在等着我们回去,玥儿也想妈妈,她终于等到妈妈平安回­家了。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我老婆的身体还是比较­虚弱的,不过被孩子包围的幸福­一天天地治愈着她,治愈着我们两个。创伤一点点被抚平,温馨快乐的每一天又慢­慢被找回来,我想,这就是家的力量,是爱的力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