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情暴露,“割地赔款”能否获支持?

Modern Women - - 微语 - 田野

出轨被抓受要挟

刘方平毕业于一所重点­大学。大四时,他认识了小自

己 3岁的学妹葛秀萍,双方很快发展成恋爱关­系。2007年5月按揭货­款购买房屋一套,并

于 2010年4 月结清按揭抵押

贷款。

这年,葛秀萍大学毕业。房子有了,工作有了,很快两人就结婚。次年,儿子出生。2015年8月,刘方平还花费30多万­元购买了一辆奥迪车,登记在自己名下。

2017年1月8日晚,刘方平入住南京大酒店,不久就被葛秀萍发现。1月9日凌晨,葛秀萍带着几个人来到­南京大酒店,将刘方平强行带走。同日,刘方平与葛秀萍签订《约定》一份,载明:刘方平名下房屋系刘方­平与葛秀萍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不动产。

同日,刘方平在葛秀萍一行人­的“陪同”下来到房屋产权登记中­心,将刘方平名下的房屋产­权变更为由刘方平及葛­秀萍共同所有。

当天,刘方平与葛秀萍等人还­来到车辆管理所,办理了车辆登记转移手­续,将婚后共同购置登记在­刘方平名下的奥迪车过­户至葛秀萍名下,约定由葛秀萍补偿刘方­平车价款10万元,但葛秀萍未实际给付。葛秀萍取得上述车辆后,在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内,就以30万元的价格,将车辆转卖给了他人。办理完所有的手续后,刘方平与葛秀萍离婚。

告上法院争财产

2017 年1月 10日,刘方平到公安机关报警­称,2017年1 月 9 日凌晨,葛秀萍带着 3 人将其从南京大酒店截­住,实施殴打,并威胁他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第二日8点多,他又被4人带至房产交­易中心,在他们的监督下,在房产证上加了葛秀萍­的名字。后又去办理车辆过户、写欠条等事宜。直到当天其被带回自己­的房屋,两家人员到场就离婚问­题谈判后,其才获自由。

公安机关见刘方平身上­有伤,在做完笔录后,让刘方平先到医院治疗。刘方平于当日至江苏省­人民医院就诊,就诊的病历及CT检查­报告单中载明 :S5椎体见透亮骨折线­影。

刘方平思来想去,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遂将前妻葛秀萍诉至人­民法院,要求撤销其在被胁迫情­形之下与葛秀萍签订的­赠与协议,并要求撤销相关动产、不动产权属变更登记。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刘方平与葛­秀萍虽签订《约定》及有关申请书,但根据刘方平提供的接­处警登记表、询问笔录、医院病历及检查报告单­等证据,认定刘方平办理上述财­产转移登记并非其真实­意愿。因此,法院判决撤销刘方平与­葛秀萍于2017 年1月9日签订的关于­房屋不动产产权变更登­记申请,登记过户税费由葛秀萍­负担。

此外,车辆购置于双方婚姻存­续期间,应属双方共同财产,因此不予处理。

说法

首先,在民事诉讼的案件中,一般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因此夫妻一方有了婚外­情,那么另一方则要提供足­够的证据,除非对方亲口承认自己­的错误。

其次,法院在判决婚内出轨的­离婚财产分割是指对婚­内财产的分割,如果涉及婚前财产,是不能要求分财产的。除非一方主动赠予另一­方。《婚姻法》规定在婚姻存续期间,自己获得的各种财产都­属于各自,如果有一方由于照顾孩­子和老人等付出比较多­的时候,可以要求对方补偿。

需要提醒的是,一夜情、通奸、嫖娼等行为都不算过错­行为,在离婚财产分割时会不­会照顾受害方,一般视具体情况而定。(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摘自《莫愁·智慧女性》)(责编 芳庭)

女员工值夜班时遭遇性­侵,虽然性侵者因遭遇女工­竭力反抗而未遂,但女工因此患上了长期­抑郁症。公司为她申请工伤,但人社部门认为这不算­工伤。

曹燕(化名)是公司配电间的女员工,一年前的一天,她在值夜班时通过配电­间过道准备去卫生间时,遭遇李某(另案处理)对其暴力实施强奸。事发后,张某在多家医院就诊,医院诊断为应激相关障­碍。之后,公司向人社局提交了曹­燕的工伤认定申请。人社局认为,曹燕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遭受他人性侵,不是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的暴力伤害,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

曹燕不服,以人社局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诉讼中,芙蓉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张某的诊断为­适应障碍——长期的抑郁性反应。”认为此病的发生与曹燕­被侵害事件(被强奸,未遂))存在因果关系。

法院遂作出判决,撤销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对曹燕所受伤害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一审宣判后,人社局不服提起上诉。法院二审后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此后,人社局重新进行工伤认­定,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明确了曹燕的工伤等级,根据规定给曹燕落实了­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

法官说法

本案有两个争议焦点:其一,曹燕遭受性侵行为伤害­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 三 )项规定的“因履行工作职责”;其二,曹燕遭受性侵行为所产­生的精神伤害结果是否­属于工伤保险范围。

争议焦点一:进行工伤认定,应当考虑两重因果关系,即履行工作职责与暴力­等意外伤害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和暴力等意外­伤害行为与伤害结果、范围之间的因果关系。本案中,曹燕在值班期间去卫生­间的过道遭受他人暴力­性侵导致伤害,其受侵害的地点属于履­行工作职责的合理活动­范围,可以认定为履行工作职­责的合理延伸,因此应当理解为属于“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范畴。同时,曹燕值班的时间为夜晚 ,值班的地点为配电间总­机房,公司安保措施不到位,也为他人性侵提供了便­利条件。亦即如果曹燕在涉案性­侵行为发生的时间、地点没有上班,该性侵伤害就不会发生。综上,应当认定曹燕受到性侵­造成的伤害后果与曹燕­履行值夜班工作职责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争议焦点二:关于曹燕遭受性侵行为­所产生的精神伤害结果­是否属于工伤保险范围­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在于保障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的权利。职工受到事故伤害、暴力性伤害或意外性伤­害产生的伤害结果,则可能是肢体器官外伤­性结果,也可能是精神伤害性结­果。而《工伤保险条例》并未就工伤保险保障的­伤害结果限定为暴力导­致的肢体器官外伤性伤­害,亦即没有排除精神性的­伤害后果。《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门类划分中则包含精神­科目。另外,严重的精神性伤害也需­要治疗,也需要医药费、护理费等,也会附带产生物质性的­损害后果,因此应当认为只要伤害­结果与其受到的暴力伤­害行为具有因果关系,即符合认定工伤的要素,而不要将精神损害后果­排除在工伤保险保障范­围之外。

(摘自《法制日报》)(责编 满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