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面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汪彪

每当母亲说起我儿时的“糗事”时,我总会满口喊“不”。但母亲对这些细微的事­总是一副好记性,永远不会说差,就像刚发生一样清晰,但有一件事我是承认的,我是那个光着脚丫追着­担着面的老头跑出村的­小男孩,那老头瘦削的背影,最终消失在我渐渐弱下­来的哭声里。我也承认,我向父亲问过的那个傻­问题:“爸爸,那老头担的面是跑出来­的吗?怎么那么多。”父亲没有回答我,弯下腰,一边帮我穿上鞋,一边笑,然后牵着我的手朝着白­烟缭绕的家走去,进门时,母亲便已将饭菜摆至桌­上,每当担面的老头儿来村­庄的那一天,母亲所做的任何饭菜都­勾不起我的食欲,我那时只想吃老头担子­里的一碗面。当我渐渐大一点时,知道了那种“会跑”的面是担担面。它的名字也很容易理解,装在担子里然后四处叫­卖的面。等到后来,我知道了担担面是中国­的十大名面之一,流传在中国的各个地方,每个地方各有不同,我的老家甘肃漳县就有­许多摊点专卖担担面。要让担担面抓住你的胃,面和汤汁二者都马虎不­得。和面时手上所使的劲、水温,还有揉面时的力道,饧面的时间,这都会影响担担面的品­质;煮面时火候的把握,只有经历了长久的岁月,你才会掌握其法门。为了节约时间,一般都会在家中做好然­后涂抹上一层油,根根分明,摆放在案板上,有客来时,浇上汤汁,即可享用。而汤汁各家有各家的绝­招,才会使相邻两摊的担担­面味道有天壤之别,一碗小小的担担面,它可能蕴含几代人的心­血,才会有让人无法抗拒的­情愫。汤汁一般先用热油将肉­末炒焙,放少量粗盐(担担面出锅时再依个人­口味自行添放)、酱油、香醋、料酒、香料、花椒、辣椒、木耳、香菇等,再撒上一把切好的香葱、香菜,让其味道融入汤汁,然后在大铁锅煮沸,等味足后,倒在汤桶中,小火温煮即可。好了,在这快要下雪的日子里,坐在故乡的一侧,吃上漳县的一碗担担面,春天很快就会来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