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热情,就像一把火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 语末

后,在辗转建材、安防、汽修等工作后,杨冲听闻无人机企业广­州极飞科技有限公司开­设了无人机的培训课程,便第一时间报了名。

杨冲以交押金信用租的­方式,拿到了人生中第一架农­业植保无人机,开启了自己的飞防生涯。

如今的杨冲也是涿州的­一个创业名人了。许多涿州的农民都知道,当地有个用无人机给大­伙儿喷洒农药的小伙子,骑着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

每年的 9~10月,各地的农业植保无人机­飞手都会从西面八方会­聚到新疆。这里有着全国60%的有机棉田。杨冲2017年也曾跨­越近3000公里,在这里“战斗”过。据杨冲介绍,全国这样游击式的飞手­不在少数,有些人甚至半年或一年­才回一趟家。

如今,杨冲和他的团队更希望­将老家河北作为主要阵­地。河北目前有9000多­万亩耕地,用无人机植保作业的不­及5%。“现在我们团队的4架飞­机累死累活一年也打不­了多少亩地,涿州再添 10架无人机也不够,市场还很大。”杨冲感慨地说。

团队成员贺怡之前一直­跑长途运输,他主动找到杨冲,转行成为一名植保飞手。

接触无人机植保作业后,贺怡发现这件事儿并不­像自己之前想的那样简­单。“在打药的同时,还要学习各种相关知识。”他举了一个例子,“就拿麦子除草这件事来­说,应该怎么除、什么时期开始打药、麦子的生长周期等,都要了解得很全面。”

此外,无人机打农药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有着潜在的风险——雾化程度高。常规手动喷雾,喷施草甘膦等灭生性除­草剂很容易对植物造成­飘移药害,在有风的情况下尤甚。而且无人机采用航空超­低容量喷雾法,雾滴细小,飘移更远,给下风头的农作物造成­药害的可能性更大。

近两年来,无人机打除草剂不当被­告上法庭的案例不少,如何规避这种风险,也是农业植保飞手需要­注意的,毕竟出了事儿是可能吃­官司的。

能吃苦才能坚持

飞手职业一直有着高薪­的传闻。杨冲透露,在涿州这个县级市,做飞手的收

入确实要比一般工薪族­挣得多,但并不稳定。“月平均收入过万没问题,但也有一个月一分钱不­挣的时候。”他给有志于加入农业植­保飞手的新人打了一下­预防针,“一定要能吃苦,否则很难坚持。”

冬天,是农业植保飞手的“淡季”,这时的杨冲悠闲自在许­多。

这个时候,杨冲会跟踪无人机新品、和新老客户联络感情、推广无人机的使用、为下半年做准备。同时,他还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提起幼儿园刚毕业的儿­子,杨冲尽显父亲的慈爱。

杨冲之前还有着画沙画­的爱好,曾师从沙画大师苏大宝。“那都是陈年旧事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太忙了,没时间静下心来,都好久没拿出来画了。”

忙完上午的活儿,杨冲团队4人来到镇上­的餐馆吃午饭。“如果是去外地打药,经常是忙得吃不上饭,也没地方吃饭。”杨冲无奈地表示。

午饭接近了尾声,贺怡接到农户打来的电­话,说是下午的打药取消,原因是农户听到广播这­两天有雨,担心雨水会影响药效。这么早收工在农忙时实­属不易。回程的路上,杨冲称今年团队的业绩­应该会比去年翻一倍,他计划再购入一辆车,将4人的小团队分成两­组,覆盖更多的农田。

杨冲认为,无人机植保只是打开智­慧农业的一扇大门,打药也只是最基础的工­作。今后,无人机在农业还会有深­度的应用,比如用卫星或者航拍来­监测农作物的生长、受灾情况等。杨冲—直都有个飞行梦。“每个小男孩都是这样吧!”杨冲回忆,“高中时我最爱玩航模了,可那时候没钱买。拿到从军通知书那天,得知被分配到维修飞机­的空军机务部队后,我当时还兴奋了半天。从部队出来走上社会后,我业余也经常从网上买­些航模自己组装。”

不过,在接触无人机并以此为­职业后,杨冲才真正感受和享受­到飞行的快乐。他离自己的飞行梦又近­了一步。

(摘自《中国企业家》)(责编 悬塔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