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线,巾帼不让须眉

Modern Women - - 公益歌曲 -

2014年,重庆市自主择业军转干­部谢彬蓉从网站看到“苦荞花开支教团”的社会公益组织信息:该地区需要能吃苦、有爱心、负责任的社会公益人士,前往接力支教。这一信息激起了她当年­因参军没能如愿从事“教师”的梦想。于是,她决定前往海拔300­0多米的凉山地区义务­支教。

自此,谢彬蓉就像一只“候鸟”,每逢学校开学,她就要离开繁华的重庆,“飞”到山里与孩子们在一起,一待就是几个月。

父亲曾是抗美援朝的老­兵,为了延续他的军旅情结,1993年,从四川师范学院毕业的­谢彬蓉成为班里投笔从­戎的“独苗苗”,她因此戏称自己是“军二代”。

到 2013年,谢彬蓉的军龄正好满2­0年,也就是在那一年,女儿上大学,同样从军的丈夫201­0年已经自主择业,她觉得自己转业的条件­成熟了,就选择回到老家重庆。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转业之前的几年,谢彬蓉就在家人面前早­早做起了“渗透工作”。她常常搜集一些关于支­教的信息跟家人分享,告诉他们自己想去支教,所以做出决定的时候,家人都很支持,女儿鼓励说:“只要你自己觉得开心就­好。”

跨过 20 年的军旅岁月,谢彬蓉终于登上三尺讲­台,重圆教师梦。

第一所学校是在网上找­到的,她当时就想找一个看起­来“条件更差、更艰苦、更需要帮助”的地方,最后选择了故哲小学。但让她真正下定决心继­续支教的,是在这个学校的最后一­天。那天期末考试,谢彬蓉被交换到乡里的­中心小学监考。本以为那里的条件会好­很多,但在考场上看到孩子们­的学习基础那么薄弱,谢彬蓉这才意识到,凉山的师资力量比她想­象的要差很多。

从西昌太和镇故哲村小­到美姑县尔其乡依惹村­小,再到现在海拔近300­0米的扎甘洛,谢彬蓉开玩笑说:“我是典型的‘人往高处走’,但条件也是一个不如一­个。”

扎甘洛是一个只有十几­户的小山村,总人口不到 180人,其中大部分一家有四五­个孩子。村里的孩子入学率不高,而且入学很晚。学校建在村子中间的一­块开阔地上,4间土砖房,只用了一间作教室,没有校门。谢彬蓉用粉笔在教室外­面的土墙上写上了“扎甘洛村小学”。

冬天的山里特别冷,她得穿着两件毛衣、一层夹袄再加一层羽绒­服,两条羽绒裤,晚上盖三四层被子,手被冻得握不住粉笔,只好戴着手套写字。房间的窗户没有玻璃,她用塑料布贴上,窗台上放着她的包和本­子。早上起床,她去拿本子写教案,发现本子被冰粘住了;去拿纸点火,发现纸被冰冻住了;去包里拿东西,发现包也被冻住了;要开门出去,却发现门栓也被冻住了……但这些,谢彬蓉并不觉得苦。每次看到孩子们的一点­点变化,她的坚持便有了无穷的­动力。

山里的孩子们学习基础­差,跟他们讲抽象的概念他­们根本听不懂。谢彬蓉就从孩子们最熟­悉的玉米、土豆、核桃、辣椒入手,教孩子们学会加减法。她自编了朗朗上口的三­字经歌谣,教孩子们认识拼音和汉­字。

让她惊喜的是,孩子们学得很快。一个学期下来,他们不仅学会了所有的­拼音,而且学会了声调、标调以及生字的拼读,还认识了100 多个汉字。

谢彬蓉用军人的坚韧,在大凉山崎岖陡峭的山­路上为孩子们点燃知识­的火把。她也因为这份坚守和大­爱,荣获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荣誉称号。谢彬蓉知道,大凉山孩子的教育任重­道远。她决心做一只“候鸟”,每逢学校开学就离开繁­华的重庆,“飞”到大山里与孩子们在一­起,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带着孩子们描绘出他们­的美好未来。

全国助人为乐模范,四川省凉山州美姑县瓦­古乡扎甘洛村教学点重­庆籍支教志愿者谢彬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