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款别克君威TourX (Essence)& 2018款斯巴鲁傲虎3.6R AWD (Touring)& 2018款大众高尔夫Alltrack TSI 4Motion(SEL)

Motor Trend (Chinese) - - CONTENTS - 文、图/Motor Trend 编译/王勇 设计/曲家池

这也许是命中注定,在著名的“加州小道” (the California Trail)上发生车祸。我们的“西部移民”车队由八人组成,以家庭为单位,包括编辑Scott Evans一家、驻底特律编辑Alisa Priddle一家、专题编辑Christian Seabaugh一家以及摄影师William Walker一家。我们沿着当年西部淘金者和开拓者西进的路线自驾,这是一次难忘的旅行。

这次旅行是驾驶现代且安全的汽车完成的,我们只用了五天时间,而19世纪的探险家则需要花上六个多月的时间。那时的先驱们面临的条件恶劣极了,简陋的50英寸木制车轮大篷车、荒芜颠簸的小路、一路上水源匮乏,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而如今则不同,我们有冬季轮胎、铺装良好的公路、埃及棉的酒店大 床……即便如此,我们也知道这一路将面临各种挑战。

我们的计划在一开始就出现了变故,在漆黑一片、狂风大作的怀俄明高速上,我们的别克旅行车竟然撞上了一头鹿,一天前才开始的旅行似乎就要夭折。从那时起,我们意识到这次不再是一个完整的自驾对比选题。

与此同时,我们也有一些欣慰,或许我们可以像先人一样,到达加州淘金地后围着篝火吹嘘一下自己的冒险经历,至少这一期Motor Trend杂志的内容更加精彩了。

第一天:密苏里州,独立城

Alisa :我的同事Priddle一家是最先到达的,他们先提了两辆旅行车,2018款的斯巴 鲁傲虎3.6R和2018款的大众高尔夫旅行 TSI四驱版,随后Evans、Seabaugh、Walker和他们的家人陆续到达,又提了2018款别克君威 TourX和沃尔沃V60 Cross Country, V60是这次穿越行动的后援车。

Scott :很遗憾,我们不能像计划的那样把沃尔沃也加入到对比中,就在我们登机的时候,沃尔沃发布了全新一代V60车型。将老旧的上一代沃尔沃车型和其他三辆新车进行对比有些不公平。

Alisa :那时的西部开拓是举家迁移,大篷车队里充满妇女和孩子,为了真实还原历史,我们这次自驾也是以家庭为单位。

Scott :我觉得家人们对我们下一步的工作不是很清楚,Kathryn不停地问我们每一

天是怎么安排的?我觉得这很难解释清楚:我们只是在饿了的时候才找个地儿停下来吃两口;或者在摄影师感兴趣的地方停下来拍拍照。

Alisa :Steve对这次旅行期待已久,在每次停车休息的时候,他都抓紧时机打探周围环境中的一切。

Christian :是的,Elayna也有同感,但她认为我们应该更好地规划我们的行程,而不是仅仅一天平均驾驶640公里就完了。但这就是我们MT的做事风格,只管开车就可以了,直到停下来,没有人会介意哪里有吃的喝的?哪里可以睡觉?

Scott :Priddle一家人在堪萨斯城没有找到合适的集合地点,但无论如何,选择独立城的19世纪Bingham-Waggoner Estate老宅作为我们这次旅行的出发地是明智的。很难想象,独立城也曾是前方的流血之地,但现在这里就是堪萨斯城的郊区小镇,也有Applebee和Outback餐厅,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

Christian :这个豪宅的确不错,很干净,但我更喜欢内布拉斯加州,更喜欢探索“加州小道”。林肯市是在西部大迁移之后建立的,我也很开心能开上君威TourX,没有什么比开一辆德国制造的美国汽车更能代表这片土地的多样性的了。

Scott :德国制造的美国旅行车、美国制造的日本旅行车、还有墨西哥制造的德国旅行车,多么典型的美国日常啊

Christian :去往林肯的路不太好走,可能是别克的座位不够舒适,到达时我都快散架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这辆别克,操控不错,在高速上动力充沛,最重要的是他有自动巡航和车道保持系统,与时俱进,很智能化,自己就可以跟车前行,几乎不需要人为干预。

Alisa :中西部的夜晚的确很冷,幸亏我们的大众车上有座椅加热,如果也有方向盘加热就完美了,另外两辆车都有。

Scott :斯巴鲁傲虎就像是一辆现代版的草原大篷车,坚固、实用并且高效,有充足的储物空间,最小离地间隙也很大。与别克的豪华和大众的运动定位不同,他很全面,可以应付任何路况。

Christian :和那些西部移民一样,最坏的消息就是第一天的路程是整个行程中最容易的。随着西进,道路将变得越来越艰难。

第二天: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

Alisa :星期五上午参观了Stuhr博物馆复原的19世纪游牧拓荒者小镇,Steve对此不感兴趣,他跑去看火车了。

Scott :Christian扔给我们一张纸质地 图,说要模拟开荒者当年西进的情景,不能用电子导航,然后就一溜烟地驾车跑掉了。

Christian :这个主意不错:看纸质地图前进,看谁先到目的地。Elayna和我被选为当天的的车队负责人并分发纸质地图,可考虑到这一天要驾驶1000公里,我们不想出任何差错,于是我们就作弊了。我们用谷歌地图导航,顺利地到达了科尔尼堡。

Scott :早就知道科尔尼堡不是很雄伟,也有思想准备,可当我看到它时还是有很大失落。一个非常低矮的建筑,周围还有篱笆围着,很普通,但对当时的移民大军来说,这里就是野蛮之地中的文明象征了。

Christian :西进开拓者们在这里修建的科尔尼堡太简陋了,完全无法和大西洋沿岸老牌殖民地的堡垒相比。可我们驾驶的高尔夫旅行车并没有让我们失望,他没有别克那么奢

华舒适,但是他在内布拉斯加州际公路上的表现可圈可点,尤其是在弯道内。我们太爱他的全景天窗了,一种置身大自然的感觉。锦上添花的是,他也有自适应巡航和车道保持系统。

Alisa :高尔夫的悬架很硬,车内还有明显的风噪,在崎岖颠簸的山路他能把你的早饭颠出来;他的座椅很舒服,还有腰托,这个配置对长途旅行很重要,但他的安全带扣有点儿硌屁股。

Scott :在科尔尼堡,我们有幸目睹了那个时代的大篷车,没有减振、没有舒适的座椅,也没有足够的空间装下所有移民,一些人就是跟着马车徒步走到加利福尼亚。

Alisa :那些复原的大篷车相当狭窄,但就是这种货车很适合在移民的小路上前行。现代的旅行车则完全不同,车身又大又宽,已经是另一种意义的“货车”(Wagon)了。

Scott :第二天,我们到达了加利福尼亚山,西进之路上的第一个地标,也让我们第一次感受到开拓者的艰辛。路上没完没了的积雪和泥泞提醒我们全时四驱的重要性,也充分 考验了旅行车的越野能力。

Christian :加利福尼亚山让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西部先驱们的勇气,他们使用如此简陋的大篷车穿越了无边的荒原。

Scott :那些175年前的车辙印至今清晰可见,这的确有些不可思议。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的地形地貌似乎都没有变化,究竟有多少人走过这条路?想当年,西部开拓者追随着落日和比他们早的移民翻山越岭来到这里,这里根本没有路,更不用说什么道路的等级了。

Christian :能驾驶傲虎翻越加利福尼亚山是幸运的,他的表现不错,在积雪中行驶充满了乐趣。

Alisa :我不会忘记Elayna脸上灿烂的笑容,当我们的别克车终于走出雪山。君威的最小离地间隙并不大,在厚厚的积雪中会拖底,所以我们花了几倍的时间才翻越了加利福尼亚山。

Christian :当我们在加利福尼亚山上艰难前行的时候,Elayna一度失望:“不,我们不可能完成任务。”我感觉自己好像穿越回过去,傲虎就是中西部制造的,他简单可靠、也很有实力。但颠簸的加利福尼亚山道路让傲虎的音响设备不听使唤,它开始在卫星广播、FM调频和AM波段间随意切换,一首歌刚刚播放一个开头,就跳到了另一首歌,完全失控。

Scott:太阳快要落山了,距离烟囱石(the

Chimey Rock)还有160多公里,我们不得不加快速度,争取在天黑前赶到。在“夕阳无限好”的美景中疯狂赶路,这让人有些不爽。

Christian :我们加快车速,傲虎后卷起了一片片积雪,当我们超越路上的皮卡时, Elayna都会挥舞手臂示意,并大声向皮卡司机道歉,“对不起”。所以这些朋友,如果你们恰巧也读到这篇文章,再次接受我们的道歉吧。

Alisa :我确信我们能在日落前赶到目的地,毕竟我们驾驶的是现代化的、舒适的旅行车。而那些西部开拓者们就没这么幸运了,无论他们如何用鞭子抽打公牛,这些牲畜的速度极限就只有那么快了。

Scott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当年那些开拓者每天的前进速度只有20-30公里,而今我们仅用了一个小时就穿越了1/4的内布拉斯加州。

Christian :斯巴鲁傲虎的表现令我惊讶:他有强大的通过能力,路上的沟坎、障碍和铁路道口对他来说都不是事儿。

Alisa :别克的通过性和巡航能力也不错,他加速很快,只是感觉不到;他的车道保持系统只是“默默地”修正前进的轨迹,值得点赞。而早先驾驶的斯巴鲁则有些吵闹,当车辆偏离道路或自适应巡航失去前方跟踪车辆时,系统

总是嘀嘀叫个不停。

Scott :和君威相比,高尔夫的变速器反应有点儿慢,更不愿意降挡;转速高的时候还不错,转速一旦降下来就有点儿没劲儿。

Christian :大草原的历史和地理连续性的确令人震惊,我们看到了一个世纪之前西部开拓者看到的景色,左边是法院岩(the Courthouse Rock),然后前方是烟囱石(the Chimney Rock),仿佛是从地下钻出来的一样,为我们指引着方向。

Scott :书本上介绍过烟囱石,它是西部移民前进的地标,但只有你远远地看着它并一步步向它靠近时,你才能感受到其中的震撼。

Christian :我对烟囱石有些迷恋,非常想沿着官方路书指引的路去拉勒米堡(Fort Laramie),但是时间不够了,于是我们抄了近路。

Alisa :夜色如墨,我们距离夏延还有一小时车程,吃饭和住宿的地儿就在前方,君 威的表现很不错,我们设定好巡航速度,目的地就在前方,就在这时出现情况了……

Scott :我没有看到那家伙,别克车就在我后面,渐行渐远,大灯已经消失在反光镜里。

Christian :我看到Scott开着高尔夫从我们身边经过,然后我看到路边有一头公鹿的剪影,我踩了一脚刹车,按喇叭鸣笛, Elayna伸手去摸对讲机,就在这时那头鹿跳到了路上。

Alisa :我看到它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头巨大的鹿就在车的旁边,有一米八高,直接跳到了车前。

Christian :远远地看就像是一座塔倒在君威车上,撞击点在右侧,大约1秒钟后,那只鹿在一团尘土中站起来跑了,别克车依旧没有刹停。

Alisa :当我看到车前有一个动物的身影时,已经来不及了。轰的一声,那只鹿撞在了车头右侧,Steve也从睡梦中惊醒,“出什么事儿了”,他叫到,我努力保持车辆的方向,然后减速停在了路旁。我们坐在车上惊魂未散,其他人也都停下车跑了过来。很幸运,我们没有受伤,但是那只鹿已经不见踪影。再有就是Steve一侧的车门打不开了。我们用手电筒检查了车头,金属和塑料碎屑撒了一地。

Scott :别克车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让人无法想象,他就像是《终结者2》中的阿诺德·施瓦辛格一样,一只眼睛已经瞎了,但仍然可以战斗。车的散热器也撞变形了,但没有破裂。发动机舱内没有出现渗漏情况,动力和转向系统都能正常工作。车内唯一的提醒是发动机检测灯亮了。我曾担心我们是不是要在荒郊野外等待拖车,但是这辆别克竟然还可以带伤前行。

Christian :别克车结实得就像一辆坦克,Scott也很疯狂,他开着破车继续前行。我的斯巴鲁领先,从我的后视镜看出去,一切如旧。

Alisa :这次撞车像是给君威做了一次碰

撞试验,撞得这么狠,一般的车可能就不行了,但君威的车身结构很好地吸收了撞击力,车内的气囊也没有弹开。此外,我得感谢Scott,撞车后他替我驾驶君威,我还是有些后怕,毕竟前保险杠已经碎裂、悬在了车头。

第三天:怀俄明州,夏延

Alisa :我们都担心撞坏的君威第二天

不能启动了,不可思议的是他不但能打着火,并且开起来还挺正常,我们找到了当地的一家别克分销商检查车况。

Scott :我准备就这样把君威开到加州去,你们觉得怎样?

Alisa :很明显,我们摊上事了,车坏了,我们必须选择。这情况和当年的唐纳大队(Donner Party)面临的难题一样:都是在该死的寒冷冬天,都被困在了高山之中(暂时不考虑道路上的救援),为了活命,我们该怎么办呢?

Christian :按计划,我是下一个开那辆破车的人;前面的路还很长,我可不想在大盐湖的沙漠中抛锚。我还正常,如果你(Scott)坚持开破车上路,你肯定是疯了,Kathryn如果同意你这么干,她也是。

Scott:从各自的角度看,我们都有道理。

让我开着君威走完剩下的路吧,我们就沿着80号州际公路走,这条路和“加州小路”有许多重合路段,而且周边都有救援。

Christian :135公里/小时的车速把散热器撞了,没有什么比这更糟了。Scott :是的,我们当时并不知道。Alisa :我原以为店里的机械师只是会给我们提一些委婉的建议,但听说我们要去萨克拉门托时,他直截了当地说:“别妄想了,散热器会坏在路上。”这也终止了我们的争论。

Scott :只要不深踩油门,这辆车还可以走,没问题。别那么悲观,不然就只能把车留给分销商修理了。

Christian :这听起来好像是说,“只要不走路,我的腿就没问题。” Scott :是只要不跑,好么? Alisa :最后,我们还是决定把君威留在夏延,应该像先人一样立个碑,上面刻着“:别克止步于此。”

Scott :在别克店里耽误了不少时间, 这完全打乱了我们的安排。我们没有时间白天在独立岩(the Independence Rock)和布里杰堡(the Fort Bridger)停留了。

Alisa :随着别克车的掉队,我们也开始入戏了,我们找到了开拓西部的感觉,就像当年的探险者一样。想当年,随着大篷车队中一些车辆的坏掉,这些家庭不得不搭乘其他车,就像我们目前一样。不开车的夫妇都被安排在了傲虎的后排座上,这里有最宽大的座椅和行李厢,身高1米95的Steve也可以轻松地坐进第二排。

Scott :痛失别克车对我们打击很大,我们不能再去独立岩了、我们的车辆对比计划也泡汤了,在剩下的旅程里,总有一对夫妇变成了乘客,由于耽误了时间,我们不得不再次开启赶路模式,在天黑前赶到布里杰堡。加上今天,我们还剩下三天的行程。

Alisa :想到撞上那头鹿的情景,我还是心有余悸。

Scott :撞坏的那辆别克有宽敞的第二排大座和行李厢,但斯巴鲁傲虎的车内空间同样出色,特别是后车窗设计的很好,即便行李厢里堆满了大包小包,依然不

会遮挡视野。

让我感

到意外的是,高尔夫的行李厢空间也不算小,虽然他的车长是最小的。

Christian :在驾驶了超级舒适的傲虎之后,我觉得大众车没有之前那么可爱了。我开始不满他偏硬的悬架,随着海拔的升高,他的动力也开始疲软(涡轮增压发动机的通病),这并不是说高尔夫不好,而是同傲虎,以及掉队的君威相比,他还不够舒适。

Scott :这的确是一次蛮有挑战的自驾,全程三千多公里,还好,希望剩余的行程一切顺利。

第四天:犹他州,盐湖城

Scott :羚羊岛国家公园和我们的自驾路线有一些距离,但非常值得一游,那里有当年西部开拓中最经典的画面——美洲野牛。

Christian :比我们身置大草原更令人敬畏的是和原生态的野牛近距离接触,那感觉令我难忘。

Scott :你这么说是因为这些野牛没有冲向你,其中一只野牛意外地奔向大众高尔夫,这让我们感到紧张,当我们开车离开时,它还

在紧紧追随。

Christian :这些野牛跑起来的样子很有趣,它们可以像山羊一样跳跃。

Alisa :大盐湖沙漠(the Great Salt Lake Desert)和周围高山的景色的确诱人。

Scott :大盐湖沙漠很大很荒凉,直到博纳维尔盐滩(the Bonneville Salt Flats)附近才真正消失,站在盐滩上,很难想象那些破旧的大篷车队是如何穿越它的,即便是在一月份,盐滩上刺目的太阳反射光也有些灼热,而当年那些西部移民是在八月份到达这里的。

Alisa :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表景观,看起来像冰,但是却不滑,摸起来有点儿凉。我觉得很像潮湿的水泥,等着吸收任何向它施加压力的东西。

Christian :我们都觉得博纳维尔是一个发展很快的地方,但想到“唐纳大队”的

车队曾艰难地穿越这里,还是令人感慨万分。一百多公里之外就是航峰(the Pilot Peak),我想说:“盐湖城并没有那么糟糕。”

Alisa :最让我们感兴趣的是历史上的西部迁徙车队是如何翻越这些高山的?为什么一些人会舍近求远?当我们来到山下,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向左还是向右绕行呢?”当时的人们只能把选择权交给上苍。

Scott :加州小路导游中心可以很好地解答我们心中的疑问,当年的车队为什么没有选择北上(80号州际公路的路线)?而是南下抄近路绕行鲁比山(the Ruby Mountains),走上了不归的黑斯廷斯近道(the Hastings Cutoff)。从现在的高速公路上看,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只能右转北上,然而175年前的大篷车队看到的风景一定是不一样的。

Christian :我们对那场悲剧的判断被我们的驾车经验左右了,现在随便一辆皮卡的拖曳力都可以达到4.5吨,可轻松带动一辆满载的大篷车,但这些理所当然对拉车的公牛来说是不成立的,特别是在大雪纷飞的冬天。在当时的境况下,唐纳大队不可能有其他选择,他们只能沿着旅行者兰斯福德•黑斯廷斯(Lansford Hastings)留下的车辙印闷头前行。

这个展览让我们对先驱们的遭遇感同身受,我们心怀敬畏和感恩,也为他们感到难过沮丧。加州小路的历史充满了死亡和绝望,那些西部拓荒者和淘金者为了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在这里奋斗过、牺牲过、失败过。

Scott :从埃尔科(Elko)旅游中心到雷诺(Reno)的最后一段路程也让人难受,我无法想象在夏天如何走完这最后一段路程,60多公里的沙漠公路开车走起来漫长得像600公里,我们几乎绝望时雷诺才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

第五天:内华达州,雷诺

Christian :通往加州特拉基(Truckee)的道路很轻松,在加州小路旁竟然会有如此美丽的小镇,这与残酷的历史形成巨大反差。我们本应该在此多逗留一些时间,但我们不得不像当年的先驱们一样赶路。

Scott :面对“西部开拓者纪念碑”我们再次猜测唐纳大队的冒险决定,那个冬天的大雪应该和纪念碑的碑座一样厚,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唐纳湖对面遥远的唐纳山口(Donner Pass),很难想象他们是如何徒步翻越高山的,更不用说还拖着沉重的大篷车。

Christian :我想象不出来开拓者是如何拖着大篷车爬上唐纳山口的,即便是开着高尔夫旅行车爬坡到山口,也需要降挡驾驶,这样才能保持足够的动力。翻越山口之后人就松懈下来,眼前突然出现了好多车,这把我的思绪从回忆中带回现实,眼前的景色是如此现代,我们无法体会到那些先驱们在加州小路上心

2018款斯巴鲁 傲虎3.6R四驱版 2018款大众高尔夫 旅行TSI四驱版

追随前人足迹:加利福尼亚山是我们在加州小路上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在这里你还可以看到移民先驱们大篷车的车辙

第一批西部移民的探索影响至今,横贯大陆的铁路在许多路段都是和加州小路重合的

意外的鹿: 本以为游览完内布拉斯加的烟囱石当天的行程就完成了,但一头鹿打乱了我们的计划

简约干净: 傲虎的内饰并不华丽,但选材优秀,非常舒适 高尔夫旅行车是棕色的人造革内饰 君威的内饰是最时尚的 如何选择:布里杰堡,西部开拓者们必须在既定 路线和黑斯廷近道间做出选择

一百多公里之外就是航峰,我想说:“盐湖城并没有那么糟糕。” 趣味游戏:在博纳维尔盐滩上摆Pose拍照很有趣,但这里曾埋葬过许多西部探险者

保持活力:和其他汽车生产商相比,沃尔沃对旅行车情有独钟,新一代V60将延续他们的传统

新车型 就在我们登机飞往密苏里州时沃尔沃发布了全新的V60下次试驾我们一定把他带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