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近,那么远/

2018 WRC土耳其站

Motor Trend (Chinese) - - CONTENTS - 文/冯波 图/Anthony Cullen 设计/张斯琦

二楼休息区的另一头突然传来一阵喧嚣,我赶紧抬头看挂在墙上的电视,诺伊维尔的赛车出麻烦了。左前减振器把发动机舱顶了一个大洞,整个飞出了车外。他和领航员不得不停下赛车,尝试将右后轮减振器拆下来换到前轮,看起来十分艰难。旁边的Jeremy也在关注着这一情况,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嘿,Kevin,你能想象汉密尔顿停下来修自己的赛车吗?”

这已经是两个星期以前的事了,我当时正在世界拉力锦标赛(World Rally Championship,以下简称“WRC”)土耳其站的比赛现场。Jeremy的这句话正好引出了F1和WRC一直以来“谁更厉害”的争论,同样作为国际汽联招牌的两大国际顶尖汽车赛事,F1和WRC的争论一直从未停歇。在我看来,F1需要的是精确的操作和精准的走线, WRC需要持续的耐力和处理比赛中突发事件的能力,不过个人感觉WRC车手的综合能力要更强。

你们一定没见过F1的车手去跑WRC能站上领奖台的,反之亦然。这次在土耳其站丰田车队的维修区,我见到了四届WRC的冠军车手Tommi Makinen,他现在是丰田车队的顾问,在问到:“你觉得如果莱科宁继续待在WRC,他有机会站上领奖台吗?”Tommi回答:“没戏。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比赛,莱科宁往往在测试圈的成绩都不错,但是一旦进入到为期三天的正式比赛当中,他的注意力就没那么集中了。”

和F1相比,WRC不仅比赛中充满了不确定性,而且由于比赛转战数个国家,观赏性也很强。但即便是这样, WRC在近年来的关注度还是下降了很多。全球范围内观众最为熟知的拉力车手并不是那些世界冠军,从未登上过领奖台的“砖叔”Ken Block在社交媒体上有超过4200万的粉丝,而现役车手中获得冠军最多的奥吉尔,粉丝只有10万多,这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对比。Ken Block将自己的拉力技术通过YOUTUBE频道完美的展现给全世界,即使大家知道这只是一个真人秀,但确实很有效。

WRC并不甘心,主办方一直在想办法提高比赛的影响力,全方位不间断直播就是一项改革措施。由于WRC的赛程长、赛段多,以前WRC官方要播出比赛中突发状况的画面最快也需要几个小时,还要算上素材被带回直播中心和剪辑的时间,而站在路边观赛的观众们在事发时就已将现场的画面传到了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严重的滞后让主办方一直在想办法扭转这样的局面。

在土耳其站的维修区,我参观了改革后的直播中心。地面的固定机位、流动直播卡车、赛车内部的摄像头(3到4个每辆车)、车队维修间的摄像机,以及参与直播的无人机、直升机共同组成了一个全方位的直播角度,任何突发状况都能被及时的展现给观众。其次,为了保证直播信号的传输,除了专门在地面铺设的线缆之外,主办方特地在比赛场地的上方安排了一架用于传输信号的飞机一直盘

旋,所有的信号源都将通过飞机传回到直播中心的导播车当中。直播直升机在比赛期间基本都在空中,这意味着一次比赛租用直升机的费用就超过了10万美金。WRC每个赛段的跨度很长,每年13站比赛,经常去一些荒无人烟的地区,这些地区很可能连基本的手机信号都没有,而每一站又包含了三个比赛日,各种突发状况不计其数,可以说每一天的比赛对于直播的难度都很大,这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复杂、最困难的直播了。

这是WRC八年后重返土耳其,今年的赛道设置在了靠近爱琴海的马尔马里斯市,位于土耳其西南的穆拉省。这是个典型的度假小镇,由于离欧洲近,且消费大众,很多欧洲人来到这里寻找最后的夏日时光。街上到处可见穿着比基尼的女人和裸着上身的男人,你能轻易找到各种价位的度假酒店和售卖泳裤泳衣的小店。马尔马里斯的比赛氛围很浓,刚进入小城,就能看到道路两边延绵不断的WRC车手广告牌,由于土耳其站出发和终点都在中心城区,比赛用的围栏和SSS赛段(Super Special Stage)的座椅早已伫立在路边。

然而,承办WRC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时间回到2016,众多中国车迷翘首以盼,正摩拳擦掌准备迎接WRC中国站(北京·怀柔)的回归(1999年中国曾举办过WRC分站赛),不料比赛最终取消,我们错失了在家门口看到WRC的机会。

那中国能否举办WRC呢?短期来看,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最重要的是由市场因素决定的,目前WRC最高级别比赛共有4家厂队,分别是现代、丰田、斯柯达、雪铁龙,M-Sport车队虽然是私人车队,但是福特也会参与其中。大家或许会立刻想到这些品牌目前在中国市场的现状,另外,由于WRC参赛的车型多为两厢小型车,这一

细分市场目前在国内的日子也不好过。如果不能看到真金白银提升销量,厂家当然不愿意来,赛车本身就是一项烧钱的运动。相反,在土耳其观赛期间,我看到街上有很多诸如现代i20、丰田YARiS这样的WRC热门车型。

其次是WRC在该国的吸引程度。WRC官方每年都会评估一些热门举办地的,评估中最直观最重要的一项数据就是该国的粉丝在WRC官方社交媒体(YOUTUBE、Twitter、Facebook)的订阅量,说到这里,你是不是感到一丝丝的绝望。承办国粉丝和媒体的支持对于赛车运动相当重要,当我们在CCTV5都看不到F1直播的时候,我想赛事组织者肯定会慎重考虑这一因素。据说,智利和日本已经通过了WRC的审核,将在两年内成为举办国。

最后是承办国的举办这种高级别赛事的组织能力和当地政府全力支持。WRC的比赛在正式确定比赛城市前一年,会举办“迷你WRC”赛事,或者评估本土已有的拉力赛事的组织情况,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当WRC来的时候万无一失。这次在土耳其,我还去了赛事指挥中心拜访,这里是整个比赛组织方的“神经中枢”,在这里的大屏幕上,能看到赛道上每辆赛车的实时位置,各个政府部门的负责人也在这里听候调度,消防、救护、警察、志愿者、工作人员所有的调度指令都从这里发出,而这些人也负责土耳其国内拉力赛的组织,经验丰富。据负责人说,如果有赛车出了事故,救援直升机3分钟内就能到达事故现场。

还有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物流运输。2009-2011年,英国著名乐队U2的“360度巡演”破了很多记录,而他们转战每个城市所需要的物流卡车超过了120辆。相比之下,WRC的转场更为恐怖,赛程经常是大洲和大洲之间的转移,而每一站的比赛三天的赛程也需要不断的迁移。WRC的南非赛段,车队每天要转移几百公里,然后再搭建新的维修区。与此同时,直播团队和后勤团队也要跟着转移,非常具有挑战性,用WRC赛事推广主管Simon的话说:“看起来我们在做一件很‘蠢’的事情。”

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头,土耳其赛段虽然也属于砂石路面,但是路上的大石块非常多,给车手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前九站车手积分排名第一的诺伊维尔在周六赛车出问题后不得不退出了比赛,失去了进一步拉大分差的机会,不过本站过后他还是排名第一。但他所在的现代车队却悄然被丰田车队超过升至第一。最终,本站比赛丰田车队发挥出色,丰田车队塔纳克获得全场冠军,他的队友拉特瓦拉落后塔纳克22.3秒获得全场第二。

土耳其站以“凶猛”著称足球那么大的石块给车手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1.Service Park(维修区)被设置在马尔马里斯城外的山区中2.1996-1999年连续4届WRC车手总冠军Tommi Makinen 3.坐落在马尔马里斯城中的总指挥部(HQ) 4.所有摄像机的信号都将传输到直播中心的导播车中 1

4

2

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