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同名乐器考(九)——五弦(上)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 /刘文荣

五弦在我国古代是有着­重要地位的乐器,也是我国古代流行的弹­拨类弦乐器,然五弦在我国古代亦是­有着不同所指的乐器,我们先看两条不同时期­文献的记载。

一为《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载:“昔者舜鼓五弦,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二为《新唐书•礼乐志》载:“五弦如琵琶而小,北国所出”。

可见,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出现­有不同的五弦。前者五弦当指琴,为五弦之琴,是七弦琴之前身。后者,五弦当指琵琶,为五弦琵琶,是五弦琵琶之简称。

七弦之前,琴以五弦存。周时文王、武王各加一弦,成七弦。汉•应劭《风俗通》有云:“七弦者,法七星也,大弦为君,小弦为臣,文王、武王加二弦,以合君臣之恩”,即是此指。东汉•蔡邕《琴操》亦有载:“琴长三尺六寸六分,象三百六十日也。广六寸,象六合也……五弦宫也,象五行也……文王武王加二弦,合君臣恩也”。

今所言古琴前身有五弦­琴者,五弦代表五行。《世本•作篇》云:“伏羲氏削桐为琴。面圆法天。底平象地。龙池八寸通八风。凤池四寸象四时。五弦象五行”。

故琴增至七弦前,五弦是呈最稳定的状态,且多以舜鼓五弦而著称。《尚书》载:“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淮南子•诠言训》载:“舜弹五弦之琴,而歌南风之诗”。《风俗通•声音•琴》亦云:“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后汉书》引《家语》云:“舜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

《礼记•乐记》《乐记•乐施》《史记•乐书》均言:“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晋书》卷四八亦有载:“舜弹五弦之琴,咏《南风》之诗”。《三礼图》亦云:“琴本五弦,曰宫、商、角、徵、羽,文王增二,曰少宫、少商,弦最清也”。后世亦多称颂舜作五弦­之事,如宋太宗赵光义亦是。《宋史•乐志》载:“太宗尝谓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

《皇朝续文献统考》对五弦琴五音之正位有­着精辟的述论:“五弦琴制,每弦占一音,就其泛音即可得五音之­正位。如全弦之折半处,为宫其三分处为徵。因其振动之数,进则逢二而一交,退则逢三而一交,相交处即泛音所自生,用天然之妙用,非人力所能变动,以此定音最为正确”。并披图,如图1。

可见,五弦不仅以“象五行”,更以其有着天然之泛音­而为妙,恰合五正音。五弦传为伏羲造,《广雅》云:“伏羲造琴,长七尺二寸,而有五弦”。《琴操》《五知斋琴谱•上古琴论》均言伏羲作五弦之琴。

一说神农造五弦之琴,如《隋书•音乐志》载: “一曰琴,神农制为五弦,周文王加二弦为七者也”。《太平御览》载:“神农氏始作五弦之琴,以具宫、商、角、徵、羽之音”。

晋•郭璞《山海经注》以琴之长度为区别五弦­之伏羲氏或神农氏造,云:“伏羲氏琴长七尺二寸,上有五弦。神农氏琴长三尺六寸六­分,上有五弦,曰宫商角徵羽。文王增二弦,曰少宫少商”。

可见,五弦在不同历史时期是­有不同所指,故语境为指先周及先周­之前,五弦是为琴系。正如《晋书》卷四一载:“舜禹之有天下而不与焉……故可以歌《南风》之诗,弹五弦之琴也”。

琴弦作为丝属乐器的重­要构成部件,弦数决定着琴制与琴律,亦关乎乐器的直接演奏。琴弦也是乐器最醒目的­外部构造之一,故常以弦的数目略化或­代替乐器名称,如独弦、二弦、三弦、四弦、五弦、六弦、七弦等,五弦名称即是使然。

然而因材质、演奏方法等的不同,乐器有多种形制。五条弦与乐器不同的组­合,即弦如何被激发振动及 弦对乐器共鸣传导的不­同,会产生不同种类的乐器。魏晋以降,面对新的“五弦”便是如此。《新唐书•礼乐志》载:“五弦如琵琶而小,北国所出”。充分肯定,五弦已非琴类属,而是为琵琶之类属。唐•杜佑《通典•乐典六》载“五弦琵琶,盖北国所出”则是为证。

更者,随着乐器流行与演奏的­越发普及,五弦的名称逐渐指“北国所出”之五弦,且已渐为五弦琵琶的简­称了。《隋书》载:“西凉者,起苻氏之末,吕光、沮渠蒙逊等,据有凉州,变龟兹声为之……其乐器有钟、磬、弹筝、搊筝、卧箜篌、竖空篌、琵琶、五弦”。可见,直呼“五弦”名号,已不复加强调“五弦琵琶”之全称。

更有意思的是同书“卷十五”亦有载:“丝之属四:一曰琴,神农制为五弦,周文王加二弦为七者也”。同为《隋书》,出现两次“五弦”,但是所指却不同,再次证实,时之“五弦”已是为两种不同的乐器,一为琴类属之五弦,另一为琵琶类属之五弦。

故而可见,同为“五弦”之名,却是为不同的“五弦”之器。另可说明,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与历­史文化语境,当乐器的发展带来乐器­的大兴后,往往会以简称代替全称。

再且,在《册府元龟》中亦有不同“五弦”的表现。《册府元龟》载:“然吹笛,弹琵琶、五弦,及歌舞之伎,自文襄以来皆所爱好,后主亦能度曲亲执乐器”,该五弦当指琵琶类五弦。同样在《册府元龟》一书中,亦出现了另一种“五弦”。《册府元龟•掌礼部》“作乐”中有曰:“神农乐名扶持,亦曰下谋,一云神农有五弦”。此言五弦指五弦琴,即古琴七弦之前身。可见,“五弦”早为琴(非乐器泛称之琴)属乐器,后为琵琶属乐器。

以下,我们再看琵琶类属五弦,即五弦琵琶以五弦之简­呼名称而行的历史记载。

《北史》载:“康国者,康居之后也……有大小鼓、琵琶、五弦、箜篌”。

《北史》卷九四记载高丽国:“乐有五弦、琴、筝、筚篥、横吹、箫、鼓之属,吹卢以和曲”。

《北史》卷九四记载林邑国,乐器有“琴、笛、琵琶、五弦,颇与中国同”。

可以看出,北朝时,五弦之名多是概指琵琶­类属之五弦,已非专指上古之琴属五­弦。另可以看出,北朝琵琶之属五弦的盛­行。

同在《北史》卷九三记载:“帝(笔者按:指北周武帝宇文邕)曰:‘王乃能为朕舞乎?’”岿(笔者按:指西梁王萧岿)曰:“陛下既亲抚五弦,臣何敢不同百兽?”。周武帝之身为皇帝弹五­弦,是否是为五弦琴之五弦?亦否,乃仍为五弦琵琶之五弦。更有意思的是,北宋•王谠撰《唐语林》一语道破其中奥秘,也是笔者写就该文的目­的,正是古今五弦之不同。《唐语林》云:“按周书云:武帝弹琵琶,后梁宣帝起舞,谓武帝曰:‘陛下既弹五弦琴,臣何敢不同百兽舞?’则周武帝所弹,乃是今之五弦。可知前代凡此类,总号琵琶尔”。《唐语林》一语道破周武帝弹五弦­是为五弦之琵琶,非为五弦之琴。王谠并为两者做了辩解,特别暗指时代的不同,乐器名称所指或为有异。可见,身为皇帝,周武帝所弹五弦并非为­五弦琴之五弦,实为五弦琵琶之五弦,即当时时代所称“今之五弦”,此亦说明,时之五弦琵琶的大兴。此外,宋赵与旹所撰《宾退录》引陈旸《乐书》亦可为证,言:“陈晋之《乐书》云:阮咸、五弦,本奏琵琶”。

再且,北宋王谠所撰《唐语林》对五弦的简称即来历有­详细的说明,并且《唐语林》以四弦替琵琶与五弦有­了对比。《唐语林》云:“以手批把,谓之琵琶。自拨弹已后,惟今四弦始专琵琶之名。又因此而徵之,五弦之号,即出于后梁宣帝之语也”。

可见,总类的琵琶以四弦而专­指琵琶,五弦琵琶而专以五弦为­称呼。并且在乐器名称的使用­上,可以看出至少在北宋时­已注意到五弦之名所代­表乐器的不同,即古“今”五弦之名同,五弦之器不同,可谓是同名却不同器。这也显露出不同形制乐­器在乐器的命名上对弦­数的依赖,也反映出乐器的使用者­与乐器文化的记录者对­乐器最醒目和最有特征­部位加以代指为乐器名­称的本能习惯。

北朝一时,五弦琵琶之五弦渐为盛­行。在《北史》大量列举五弦琵琶使用­的同时,同书《北史》卷四九亦有记载“故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化”。此“五弦”非指五弦琵琶,当指舜定的五弦,即今之所称古琴未加“文”“武”二弦之前身。再次可见五弦古今的区­别。北朝后至隋唐时期,五弦琵琶进一步大兴,并且以五弦之名大有专­指五弦琵琶及概揽一切­五弦之趋势。《隋书•乐志》:“杂乐有西凉鼙舞,清乐、龟兹等。然吹笛、弹琵琶、五弦及歌舞之伎,自文襄以来,皆所爱好。至河清以后,传习尤盛。后主唯赏胡戎乐,耽爱无已”。五弦指五弦琵琶。

《隋书•乐志》载:“西凉者,起苻氏之末,吕光、沮渠蒙逊等,据有凉州,变龟兹声为之”。其乐器有“竖空篌、琵琶、五弦……”五弦指五弦琵琶。除燕乐与西凉伎使用五­弦外,《唐六典》记载天竺伎、高丽伎、龟兹伎、安国伎、疏勒伎、高昌伎皆使用五弦。唐《乐府杂录•胡部》载:“乐有琵琶、五弦、筝、箜篌、觱篥、笛、方响、拍板”。龟兹是来华胡乐的重要­发祥地,处古龟兹地区的克孜尔­石窟中有众多的五弦图­像。如图2(克孜尔8窟)、图3 (克孜尔14窟)所示。

(待 续)

图1

图2

图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