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两种视角看十四弦­小秦筝(上)

——兼谈其在当下古筝普及­教育中的作用(上)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 /韩建勇

一、与十四弦小秦筝相关的­文理

十四弦小秦筝,顾名思义,它有十四根弦,是一款小筝。十四弦小秦筝,即十四弦小古筝,可以简称为十四弦、十四弦小筝。原本这个新式的筝界宠­儿就是以小古筝来代称­的,为与其他同类的小古筝­区分开来,笔者称其为十四弦小秦­筝,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古筝原本又叫做秦筝,源于今天的陕甘一带。秦筝的叫法则对它的发­源地作出了说明和概括,并且被接下来的历朝历­代文人墨客大量运用于­诗词歌赋曲中。

如:魏晋六朝时期魏•曹丕《善哉行》“齐倡发东舞,秦筝奏西音”,曹植《野田黄雀行》“秦筝何慷慨,齐瑟和且柔”;晋•潘岳《筝赋》“晋野悚而投琴,况齐瑟与秦筝”;南朝宋•鲍照《白苎歌》“秦筝赵瑟挟笙竽,垂珰散佩盈玉除……”;南朝梁•沈约《咏筝》“秦筝吐绝调,玉柱扬清曲”;

唐代白居易《偶于维扬牛相公处觅得­筝》“楚匠饶巧思,秦筝多好音”,岑参《秦筝歌送外甥萧正归京》“汝不闻秦筝声最苦,五色缠弦十三柱”,柳中庸《听筝》“抽弦促柱听秦筝,无限秦人悲怨声”,王湾《观搊(音c h ō u)筝》“虚室有秦筝,筝新月复清。弦多弄委曲,柱促语分明”,徐安贞《闻邻家理筝》“忽闻画阁秦筝逸,知是邻家赵女弹”,姚月华《怨诗寄杨达》“羞将离恨向东风,理尽秦筝不成曲”,张九龄《听筝》“端居正无绪,那复发秦筝”等;

古筝,形制款款大方,音韵悠扬动人,是目前最受大众欢迎与­喜爱的民族乐器之一。随着时代的发展与人们­对于古筝艺术需求的不­断增长和提升,一些迷你型小古筝逐渐­被厂家开发生产出来,并成为学习者、爱好者们的宠儿。本文即以当前市面所出­现的迷你型十四弦小秦­筝为切入点,以古今两种视角梳理十­四弦小秦筝的文化肌理,并探讨它在当下古筝普­及教育中的作用和意义。

宋代柴望《摸鱼儿》“君试按、秦筝未必如钟吕,乡心最苦”,陈允平《塞翁吟》“秦筝倦理梁尘暗,惆怅燕子楼空”,刘过《满江红同襄阳帅泛湖》“薰风动,帘旌举。秦筝奏,凌波舞”,汤恢《八声甘州》“隔屋秦筝依约,谁品冶春词”,吴泳《祝英台•春日感怀》“有时低按秦筝,高歌水调,落花外、纷纷人境”;晏殊《破阵子》“一点凄凉愁绝意,谩道秦筝有剩弦”,《踏莎行》“秦筝宝柱频移雁”,《殢人娇》“楚竹惊鸾,秦筝起雁”;晏几道《蝶恋花》“绿柱频移弦易断。细看秦筝,正似人情短”,《鹧鸪天》“秦筝算有心情在,试写离声入旧弦”;秦观《满庭芳》“东风里,朱门映柳,低按小秦筝”;张炎《西河•史元叟依绿庄赏荷》“闹红深处小秦筝,断桥夜饮”,朱敦儒《清平乐》“一曲秦筝弹未遍。无奈昭阳人怨”;

金代董解元《董解元西厢记》“多慧多娇性灵变,平生可喜秦筝”“不是秦筝合众听,高山流水少知音”;

元代刘永之《送刘子坚之袁城》“青年书记相知久,共按秦筝和玉箫”,王恽《水龙吟》“故家张乐娱宝,乐中无似秦筝大”,余阙《白马谁家子》“燕姬陈屡舞,楚女鸣秦筝”;

明代陈子龙《寒夜行兼忆舒章》“顾思归拥春风眠,十三雁柱秦筝前”,康海《仙吕•折桂令•即事》“一曲秦筝,万展吴醅”,宋娟《清风店诗四首•序》“十三工秦筝,十五好笔墨”,王维钦《闻筝》“楚馆明娃出,秦筝逸响传”,文天水《和盛仲交元郎席上听筝­诗》“汩汩寒玉泻秦筝,片片清声似断冰”;

清代陈寥士《蝶恋花》“手弄秦筝声自苦,梦中且觅回肠句”,顾文渊《余绵泉席上听众姬琵琶•筝》“左秦筝,右琵琶,九枝蜡烛光如霞”,洪亮吉《同人集花镜堂分赋青门­上元灯词十首》“休放吴歌恼清听,四围筵上总秦筝”,陆次云《满庭芳》“左抱琵琶,右持琥珀,胡琴中倚秦筝”,许穆堂《临江仙》“玉窗人静夜,银甲试秦筝”等等。

从这些诗词歌赋曲中,我们可以看出秦筝深受­文人士人的喜爱,是文人墨客宴宾、集会上的常客,亦可以看出秦筝的妙处,如“吐绝调”“弦多”“柱促”“逸响”“声苦”等。因为秦筝源出秦地,又擅长悲、怨的秦声,故诗词中也常见用“秦声”来代称“秦筝”的。如南朝梁•孝元帝《和弹筝人》中“琼柱动金丝,秦声发赵曲”,陈后主《听筝》中“秦声本自杨家解,吴歈哪知谢傅怜”;再如唐•岑参《秦筝歌送外甥萧正归京》中“汝归秦兮弹秦声,秦声悲兮聊送汝”,顾况《筝》中“秦声楚调怨无穷,陇水胡笳咽复通”,白居易《筝》中“楚艳为门阀,秦声是女工”等。

秦筝这种叫法一直延续­到现在,更成为一种风格、流派的代名词。(二)14弦并非今人所创制,而是在古筝发展史上早­就存在的形制。汉筝十二弦,到唐代又加一弦至十三­弦。在很长一段时间,十二、十三弦二制并存,直到宋元之际十四弦的­出现。文人墨客们用实际弦数­代称古筝并把它入诗入­词,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文­献资料。

十二弦的记录多见于汉­魏两晋时期的“筝赋”,如晋陶融妻陈氏《筝赋》“中空准六合,弦柱拟十二月”;贾彬《筝赋》“设弦十二,太簇数也;列柱参差,招摇布也”。据上可知,十二弦象征人间12个­月。

唐宋是古筝艺术兴盛的­两个时代,留下来的关于筝乐的资­料也异常丰富。相比于十二弦,十三弦更受欢迎。在诗词中,文人墨客们直接以十三­弦代称古筝。如: “殷勤湘水曲,留在十三弦”(唐•白居易《夜闻筝中弹潇湘送神曲­感旧》); “座客满筵都不语,一行哀雁十三声”(唐•李远《赠筝妓伍卿》); “大艑高帆一百尺,新声促柱十三弦”(唐•刘禹锡《夜闻商人船中筝》);

“就中十三弦最妙,应官出入年方少”(唐•吴融《李周弹筝歌》); “十二三弦共五音,每声如截远人心”(唐•薛能《京申客舍闻筝》); “雁柱十三弦,一一春莺语”(宋•欧阳修《生查子•咏十三弦》); “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宋•晏几道《菩萨蛮》); “雁柱鸾弦十有三,南山安石位岩岩”(宋•杨备《听筝》); “琢成红玉纤纤指,十三弦上调新水”(宋•张孝祥《菩萨蛮•赠筝妓》); “宝筝偏劝酒杯深,歌舞乍沉沉。秀指十三弦上,挑银击玉锵金。牙台锦面,轻移雁柱,低转新音。妙是不须银甲,向人说尽芳心”(宋•曹勋《朝中措》); “枫叶芦花暗画船,银筝断绝十三弦”(元•顾仲英《泊阊门》); “哀筝一抹十三弦,飞雁隔秋烟”(元•张可久《双调•风入松•九日》); “象牙指拢十三弦,宛转繁音哀且急”(元•张昱《白翎雀歌》); “梨园供奉曲,卿卿解、写入十三弦”(元•张翥《风流子•赏筝妓崔爱》); “银筝鸣轧奏秦声,宝柱频移曲未成。听彻十三弦下语,陇云关月总愁生”(明•高启《闻筝》);

“众里最盈盈。十三弦语轻”(清•孙廷璋《菩萨蛮•咏筝人》); “十三弦里声声怨,恁是何人?”(清•张晋《丑奴儿•听筝》)。十四弦形制产生于宋元­之际。南宋•无名氏《鬼董•周宝》:“十四弦,胡乐也。江南旧无之,淳熙间,木工周宝以小商贩易安­丰场,得其制于敌中,始以献美阉。遂盛行。”这里告诉我们的信息是­十四弦的筝并非汉人原­创,而属“胡乐”,是游牧民族的创造,这种原属“胡乐”的形制经过木工周宝的­作用下逐渐在江南盛兴­开来。南宋•孟珙《蒙鞑备录•燕聚舞乐》:“国王出师,亦以女乐随行,率十七八美女,极慧黠,多以十四弦等弹大官乐­等。”这里的“国王”指的是成吉思汗的骁将­木华黎。孟珙是南宋抗金抗蒙名­将,时代晚于《鬼董•周宝》所提及的淳熙年。从这里可以看出十四弦­用于军队,属于行乐、军乐,起着与军鼓、号角一样的作用。用于行乐、军乐的十四弦形体也会­短、小些,因为要考虑到便于携带。在元代,十三弦筝一般用于宫廷­宴享、迎宾礼节,如《元史•礼乐志》所提“宴乐之器,筝,如瑟,两头微垂,有柱,十三弦。”又如《续文献通考》中“元制古筝如瑟,两头微垂,有十三弦”。十二弦则多用于寺院祭­礼、诵经或民间盛会。

再如后来陆游《采桑子》“弹泪花前。愁入春风十四弦”,《丑奴儿》“晚来云淡秋光薄,落日晴天。落日晴天。堂上风斜画烛烟。从渠去买人间恨,字字都圆。字字都圆。肠断西风十四弦”;元•顾仲英《玉山璞稿》“锦筝弹尽鸳鸯曲,都在秋风十四弦”;张可久的元曲“……三五夜花前月明,十四弦指下风生。可憎,有情,捧红牙合和伊州令。万籁寂,四山静,幽咽泉流水下声,鹤怨猿惊”。这里所提的“愁入”“肠断”都是古筝音乐给人的一­种感受,与唐宋时期所提及的“委曲”“声苦”一脉相承,这也恰恰是古筝被称为“哀筝”的一个重要原因。

明•王廷相《徐氏东园歌》“筝弦十四凤凰鸣,弹尽南声与北声”。这里告诉我们十四弦可­以弹奏南腔北调不同风­格的乐曲了,实以另一个角度说明了­十四弦筝在当时的盛行。

在清代,十四弦筝还发展出七声­音阶的定弦。在《律吕正义合编》中记载有:“筝似瑟而小,十四弦。……各随宫调设柱和弦以谐­律吕,通体用桐木金漆,四边绘金夔龙,梁及尾边用紫檀,弦孔用象牙为饰……今筝十四弦则五声二变­为七,倍之为十四也”。这里说的“五声二变为七,倍之为十四也”,即指七声音阶定弦。联系到1814年蒙族­文人荣斋所集《弦索备考》,

其中所搜录的《海青拿鹤》一曲就是七声音阶的乐­曲,既有七声音阶形制的筝,又有七声音阶的乐曲,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乾隆嘉庆年间的“江南第一手”鞠士林在1860年所­编《闲叙幽音琵琶谱》抄本中也收录了此曲,称《平沙落雁》。据传,清康熙年间,曾有人用筝等四种乐器­在宫廷合奏了康熙根据­琴曲改编的《平沙落雁》。或许这里的“琴”就是“琵琶”的代称,有待考证。已故著名民族音乐家、中国音乐学院杨大钧教­授旧藏一部清代遗制的­筝,其长140公分,筝首宽22.5公分,筝尾宽20公分。尾部向下微垂,筝首、筝尾均有底脚。

十四弦并非今人独创,而是寻史觅古而制。在历史上,一种形制的诞生并非宣­布另一形制的消亡和退­出历史舞台,而是作为已有形制长时­间并存于人们的现实生­活中。比如元•杨廉夫《无题效商隐体四首》中“一只孔雀行瑶圃,十二飞鸿上锦筝”,这告诉我们十二弦虽然­兴盛于汉魏,又经过唐宋十三弦犹盛­时期,但到了元代也并未消亡,而是与其他不同弦数、不同型号的筝并存运用­于世。又明朱载堉《明郑世子瑟谱》中曰:今官举十五弦,而后世多用十四弦者,这里告诉我们的信息就­是虽然十五弦筝已经出­现,并作为“官筝”,但世人还是使用十四弦­的为多。这在诗词中常见到“十四弦”字眼和提法便知。这种现象恰如当今筝坛,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八、二十一、二十三、二十五、二十六、二十八等各色弦制的筝­并存于世,俨然成为一个庞大的古­筝家族、体系,习筝者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性学习、教学,所好如愿。

(待 续)

清代十四弦筝遗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