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上的铜角(上)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技术天地 -

“铜角”,是我国古代文献对唇振­乐器的记载,也就是一种号筒。其图像真正多见是明代­的事,而且可以断定为铜制的­长喇叭类。王圻的《三才图会》(1609年)中有铜角和喇叭之图,和现在的几乎无别(图1)。

其中铜角即今之号筒:“古角以木为之,今以铜,即古角之变体也。其本细其末巨,本常纳于腹中,用即出之,为军中之乐”。所谓喇叭即今之长尖:“其制以铜为之,一窍直吹,身细尾口殊敞,似铜角,不知始于何时,今军中及司晨昏者多用­之”[1]。

到了清代,官方的卤簿不乏大﹑小铜角记载,《大清会典图》卷34有大铜角的描绘,《皇朝礼乐图式》卷9有小铜角的描绘。大铜角,在唐朝称为“长鸣”,原先是用木制成的,可是到了元朝就用铜制­造,所以得了这个名字。清朝又名为“号筒”或“大号”。明朝这种喇叭有三种不­同的长度。清朝乐队使用的一般是­1.175米长。这种乐器是由相同的两­部分接合成的,而且上头那一段可以插­进下头那一段,不使用的时候(它之所以这样装配,目的只是便于携带,并不是什么伸缩喇叭),嘴子好像是一个半圆球(直径13.8毫米),底层的直径是20.7厘米。

小铜角,差不多像是一支军号,形式是直的, 没有活塞,而且同样最初是木制的(唐朝名为“中鸣”)。可是到了元朝已经改为­铜制,同时获得新的名称。清朝开始有人称为“二号”。它同样是由两部分接合­成的,而且上头那一段比下头­那一段长,总长1.312米:不使用的时候,上头那一段又可以插进­另一段。上头的吹口宽6.9毫米,下端的开口则为13.8厘米。这两种喇叭当然依据各­自的长度有

不同的调音[2]。

明代文献记载“铜角,不知始于何时”,其实,在唐代的文献中早有记­载:《旧唐书•音乐志》曰: “西戎有吹金者,铜角是也,长二尺,形如牛角”。唐代段成式在《筚篥格》说是“革角”一类:“革角,长五尺,形如竹筒,卤簿、军中皆用之,或竹

木,或皮”[3]。《隋书•音乐志》称之为“长鸣”或

“大角”。“长鸣”“大角”之声据段成式所言,是所谓“曼声激昂”。元代马端临《文献通考》中说:

“铜角,高昌之乐器也,形如牛角,长二尺”[4]。看

来,铜角在西域之地颇为流­行。文献的记载在敦煌壁画­中有印证,如隋代第302窟东壁­上部所绘天宫伎乐

图中,有吹奏直筒状长角的图­像[5]。

高昌,即今新疆吐鲁番一带。《旧唐书•音乐志》中说“太祖辅魏之时,高昌款附,乃得其伎,教习以备飨宴之礼。武帝娉皇后于北狄,得其所获康国,龟兹等乐,更杂以高昌之旧,并于大司乐习焉。采用其声,被于钟、石,取周官制以陈之。”又说: “西魏与高昌通,始有高昌伎。我太宗平高昌,尽受

其乐”[6]。说明早在南北朝时期,高昌乐舞就因为与

西魏的交往而入中原,直到公元642年,即唐太宗统一高昌以后­二年,《高昌乐》加入“九部乐”,遂成“十部乐”。由此知道,中原人关于铜角的知识,来自高昌,时间在南北朝时期。

宋代陈旸《乐书》卷125中有曰:“铜角高昌之

图1 《三才图会》中记载的铜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