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音乐以自由

——专访“爵士乐大咖”格莱美奖得主阿图罗·欧法瑞尔 (下)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漫步乐林 - 文/叶 柳

本期专访十分应景——1月29日,在美国纽约刚刚结束的第60届格莱美奖颁奖礼上,欧法瑞尔先生又一次获得殊荣,其作品《T h r e e Revolutions》摘得了“最佳器乐作曲奖”。这是他第四次将格莱美的“留声机”收入囊中。接下来的话题中,我们谈到了他取得的四次“格莱美大奖”,分别为:2008年第51届最佳拉丁爵士专辑奖;2014年第57届最佳拉丁爵士专辑奖;2015年第58届最佳器乐作曲奖;2017年第60届最佳器乐作曲奖。此外还有他对教育、音乐人文传播、创作与创新等的一些观点。

(接上期) 叶柳(以下简称“叶”):许多年轻音乐家非常害怕失败,害怕“得罪”老师或观众。这应该怎么办?欧法瑞尔(以下简称“欧”):这的确是事实,很令

人沮丧。一些音乐家和老师“统治”一切,制定“好”或“坏”的标准。很多人以“条律”和“错误恐惧”来教学,而不容许“自由”——古典钢琴课没有即兴演奏,不给犯错误的机会,所以学生惧怕失败,因为老师惧怕教学上的 失败。这种恐惧也不是好的生活方式——我们不可能避免偶然性或尝试不同的事物或挑战,没有这些也就不会有艺术。

叶:您在职业生涯中遇到过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欧

:最具挑战的是“远离无聊”,用不同的方法演奏同样的音乐,同时关注你的观众而不是无视他们的智慧,觉得他们总想听到同样的声音。实际上观众很聪明,他们希望跟随你不同的音乐旅程。演奏音乐就如你每天的行程,如果每天同样的时间去同一个店里喝同 样的咖啡,这样的生活是没有激情且索然无味的。如果你领着观众到“不同的店”喝“不同的咖啡”,他们会觉得更有意思。在欣赏中,尽管听过比如“莫扎特协奏曲”无数次,观众们也希望听到不同的个性——不然为什么要到现场听音乐会?

叶:可以谈谈您获得四次格莱美大奖的感受吗?欧:我觉得很酷(笑)。我已

经从事爵士乐三十年了,我尽全力做好工作,让我的作品有意思。获得格莱美奖让人振奋,我觉得很荣

幸。它是很长一段旅程的终点站,但之后你又要踏上新的旅程,继续做同样的工作。“格莱美”认识到你作品的价值,这很让人满意、感到荣幸,但我依然会一直做应该做的音乐工作。

叶:您是这样成功的作曲家和演奏家,为什么又选择来教学?欧:没有什么比教育更重要

(笑),教育也提供一种文化的交流。我现在正在布鲁克林学院进行一些教师、学生的交换项目,他们将和古巴的师生相互学习,两边的院长已经在古巴见了面,将来我们也可以和更多不同国家的年轻人进行对话。音乐教育可以促进各种不同文化间的互融,世界上已经有了太多的愤怒和仇恨,而音乐可以成为治疗这些不好方面的药引。音乐文化流淌在人们中间,会让我们加深了解,改善人文环境,因为音乐是一切生命形式的缩影。

叶:在您看来,音乐在社会文明中的“功用”是什么呢?欧:音乐是深刻的精神财富,

她能让你的心灵成长,对不同人群之间的沟通、人道主义传播有很大贡献,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如果音乐家们放下顾虑,深入自己的灵魂,他们就是祷告传颂者。这种力量可以打动所有人,撼动人们的内心。音乐家应该发出自己独特的语言,用艺术参与人文活动,形成社会中精神文明的一种来源,否则他的工作是不完整的。

叶:人们需要具备怎样的知识 和才能来欣赏和演奏爵士音乐?欧:需要一定的即兴演奏能

力、创造力,而且不惧怕失败,不害怕即兴演奏,勇于尝试新方法,甚至要有一些疯狂的想法。有“艺术感”地做所有事情。

叶:除了爵士乐,还有哪些类型的音乐影响过您的艺术创造?欧:几乎所有类型的音乐都影

响过我,比如对我尤其重要的法国作曲家梅西安的作品。我也热爱佳美兰音乐,热爱拉威尔,热爱非洲古巴民间音乐……

叶:您认为拉丁爵士乐将来会有怎样的发展?您会怎样把这种音乐类型在世界范围内发扬光大?欧:做好拉丁爵士乐需要接纳

拉丁美洲所有地方的音乐文化,而不仅限于古巴、波多黎各——像厄瓜多尔、智利、秘鲁、巴西、阿根廷的素材也很重要——接受拉丁音乐所有的部分,让这些音乐成长,并赋予其现代性。音乐或音乐思想不仅是被记录下来的那些——那样就太简单和局限了,它是具有无限延伸性的,不断发展的。所有类型的音乐都在革新当中,我们需要不停地对话,不停地对自己提出问题,为爵士乐的未来提供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我们的采访是在纽约城市大学布鲁克林学院欧法瑞尔的办公室进行的。在他 朴素的办公室里,放着一架古老的立式钢琴,就是在这台琴上,他教授了学院中各个国家、不同种族的音乐学子,鼓励年轻人创新,用音乐表达热爱和友好;同时创作了大量广泛演出、获得大奖的作品,比如《T h e Afro Latin Jazz Suite》《The Offense Of The Drum》《Song For Chico》《The Conversation Continues》《40 Acres And A Burro》等专辑,为非洲-古巴以及拉丁美洲的爵士乐、民间音乐、新音乐之间的结合与交互发展做了大量的尝试与杰出的贡献。

实际上,无论创作与演奏,古典音乐工作者也可以尝试把眼光放得更宽阔,向更多元的音乐种类(包括爵士乐等)学习,来丰富古典音乐的语言,而不仅局限于现有作品和固定风格,这样古典音乐才不会“古板”,才会更具现代吸引力,散发其深刻而多彩的魅力。

(全文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