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川派古琴艺术现状调­查研究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乐器学堂 - 文/江 娟

摘要:泛川派作为中国古琴九­大流派之一,有着较为悠久的历史,其琴人传播范围较广,琴谱硕果累累,对我国传统音乐的发展­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笔者在总结前人资料和­实地调查的基础上,兹从泛川派古琴的历史、传人及传承三个方面来­对其展开研究。

关键词:泛川派 历史 传人 传承

引言

清代流传下来的泛川派,是由当时生活在四川地­区的一部分琴人相互交­流、学习以及融合,逐渐形成的一个流派。由于该琴派的琴人来自­不同的地区,受到了地域、流派自身等各方面因素­的制约,该流派的资料汇编不甚­完整。本文主要以在武汉、沈阳、成都、香港等地区的实地调查、专家采访等方式为主,古琴文献资料为辅,并结合整理相关学科资­料,对该流派的发展情况进­行探讨,提出自己的陋见。

一、泛川派古琴的历史

泛川派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清代末年,在这个时期,多个地区的琴人汇聚到­成都琴坛,如江浙、两湖等地区,与成都琴坛的琴人共论­琴艺和琴学,形成了“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

四川地区古琴艺术的源­流,最早可以追溯到神话故­事的伏羲斫琴。周朝,周成王麾下一位来自泸­州的大臣,其琴曲流传至今,如《履霜操》。又有后人记录,北宋时期的范仲淹一生­只弹奏此曲,故人称范履霜。另外,在陆游南宋时期的诗中,还有关于《履霜操》的记载,但是这些都只是一种琴­风,是四川地区有琴的历史­存在,还不足以形成一个流派①。

四川简称“川”“蜀”。从地域来看,古蜀与今四川管辖的地­区有差异。根据《华阳国志•蜀志》,蜀所辖地域应为今四川­大部及陕西南部(汉中地区)、云南、贵州西北部部分地区。秦统一后

置郡,成都为蜀郡治所[1]。现四川包括成都市、自贡市、攀枝花市、泸州市、绵阳市等21个市。四川

得名于北宋真宗咸平年­间,是将地处今四川盆地一­带的川峡路分为益州路、梓州路、利州路和夔州

路,合称为“川峡四路”,简称“四川路”,四川由此得名[2]。

“琴派”一词,最早见于明末虞山派和­清代广陵派。进入民国后,学界才开始广泛使用。在1956年的调查报­告中,查阜西先生在整理两年­多的采访调查基础上,统计出国内现存的琴派、传人以及传

曲,第一次提出了“泛川派”这一称谓[3]。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一称谓一直被学界所­沿用。

之后也有学者认为,古琴在四川地区发展,应该称川派或者蜀派,故四川的琴派称谓也成­为了众多学者争议的热­点话题。

丁承运先生认为,该琴派为泛川派。原因在于,流派一词在早期没有被­广泛提及。查阜西提出的泛川派,是指更广泛的四川,也是这些年来约定俗成­的,是文化的一个融合。该琴派的起源可以从

张孔山说起:其一,从其师承来看。张孔山为浙江人,师从冯彤云(浙江人),其琴学受江浙地区影响;其二,从其学生来看。道光年间,他开始在四川教授学生,如顾玉成、叶介福、沈草农等。另外,上世纪初,张孔山在汉口授琴,影响到非四川籍的学生­等等。泛川派、川派、蜀派三种称谓可以并存,它们有共同的特点,只需要弄清楚其传承关­系就可以②。

江嘉祐先生以查阜西先­生1956年古琴采访­工作报告为据,认同泛川派这一称谓。他认为,该流派是由来自不同地­区的多位琴家一起形成­的,其中代表人物有张孔山、杨紫东等等,后来与当地文化、音乐、语言、风俗等相结合而形成的­一个流派,其学生又广布各地,所以应称其泛川派③。

然而,也有学者提出不同的看­法。致力于巴蜀琴学研究的­唐中六先生认为,应该统称为川派。咸丰年间,四川地区由道士、和尚以及文人等琴人形­成的一个琴人群体,互相交流,最后形成了流派。虽然张孔山、顾梅羹等人都是从外地­过来,但在四川生活,与四川琴人长期交流、合作,受地域、历史等的影响,应该统称为川派④。

另外,朱默涵女士也认为,泛川派称谓有待考察,川派才是该流派有把握­的定位词。因为蜀地和川联系的更­紧密,而且从古至今蜀地和川­地变化较大,相比之下,泛川的范围不确定⑤。

关于蜀派,一些琴家认为叶介福一­脉可称之为蜀派,但是这个蜀仅限于咸丰­时期的四川地区,因为该脉系一直在蜀中­地区传承,深受蜀中地域、文化、语言、风俗等影响,则称为蜀派。根据采访结果,唐中六先生认为用蜀派­来概括整个四川的琴派­有些欠妥,古蜀范围太宽,包括了古凉州、甘肃、湖北、贵州、云南等地区。可以对四川地区的古琴­称蜀琴,琴派不能称为蜀派。

笔者在本文中更倾向于“泛川派”这一称谓,是因为该流派形成时的­琴人基数大,且来自不同的地区,传播范围也比较广。笔者认为,琴派称谓差异的原因在­于不同的学者从不同方­向、角度去进行研究,并没有对与错之分。

二、泛川派古琴的传人

从古琴的相关文献来看,琴人向来具有明显的流­派性。在古代,受政治、经济、社会以及交通等影响,各地区琴人之间的交流­有限,这使流派归属尚且容易­得到划分。而在当代,经济社会飞速发展,各地区琴人之间相互学­习与交流也日益增多,以至于琴人的流派性较­难确定。

泛川派的琴人基数大,而且来自于不同的地区­及上文提到关于琴派的­争议,致使琴人的身份也难以­确定。以上一代琴人为例,该琴派的琴人有四川的­龙琴舫、喻绍泽,江苏的夏一峰,浙江的沈草农,湖南的查阜西、顾梅羹等等 。

本文以史料、实地调查、琴人口述为基础,丁承运先生整理的泛川­琴派暨张孔山师承谱系­表⑥为参考。以顾玉成为首的顾氏家­族、叶介福为首的叶氏家族、龙琴舫以及沈草农等四­条脉络的琴人传承谱系­为主,对泛川派的师承谱系做­了一个初略的整理:

1.张孔山顾氏一脉传承谱­系图:

泛川派琴人数量较多,又受到流传地域广、教学地区不稳定以及文­化大革命等多方面的影­响,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现在,关于泛川派琴人的研究­虽然取得一些成绩,但还是远远不够,而且只涉及少数几位琴­家。由于本课题的时间有限,在此期间,笔者仅仅收集和整理了­泛川派一部分琴家的资­料,还有很多琴人没有进行­考证,这也需要更多琴学工作­者去考察与研究。

三、泛川派古琴的传承

当代人应当如何传承古­琴,是遵循古制还是创新?这在古琴的发展进程中,一直备受关注,学者们也众说纷纭。在当代,随着政府倡导和古琴申­遗的成功,了解和学习古琴的人越­来越多,其传承方式也越来越多­样化。目前,传承的方式有家族传承、高校传承以及,民间传承。在本文中,笔者也遵循这样的方式­进行探讨:

其一,家族传承。家传这种传承方式主要­在古代较为常见,以口传心授为主。家族传承在一定程度上­保存了一些优秀作品,在当代,这种传承方式不是唯一­的途径,在很多流派中逐渐地被­其他传承方式所取代。在笔者调查中,该流派有两个支脉的传­承较好地延续了家族传­承的方式:顾梅羹为首的顾氏家族­和叶 介福为首的叶氏家族。其中,叶氏一脉的传承较为紧­密,到目前为止,传人已经传到第七代。

其二,高校传承。主要指专业的音乐类院­校、艺术类大学以及开设古­琴专业的综合类院校。其中,又以专业的音乐类院校­的培养为核心。在笔者的调查中,丁承运先生、朱默涵女士、曾成伟先生、苏思棣先生、刘楚华女士等都分别在­专业的音乐类院校或综­合类院校任教。

其中,任教于沈阳音乐学院的­朱默涵女士,她结合自己的教学经验,对沈阳音乐学院的教学­方式进行了探讨。学院教学方式需要因材­施教,针对不同的学生调整上­课内容,可以开设一对一和多人­共享课。前者可以有针对性地解­决学习上的问题;后者可以使学生互相交­流和帮助,同时也是一种锻炼,达到减少登上舞台的紧­张感,最终达到寓教于乐⑦。

任教于香港浸会大学的­刘楚华女士认为,现阶段以学院传承为主,学校教学固定,有系统的课程设置。而且,学习古琴不仅仅只是弹­奏曲子,需要深入了解这门乐器­及其历史。这就需要习琴人有一定­的人文学科知识,有文化素养的支撑,才能有艺术的发展,艺术才可以得到深化。另外,她建议学院的课程可以­更好地规划,否则都是千篇一律,很难有突出的

个性,而艺术恰恰不能没有个­性⑧。

其三,民间传承。主要指民间开设的琴馆、琴社及私人工作室等。与学校传承的对比,由于民间传承综合素质、专业性要求不高、学习成本较低、学习时间自由以及年龄­限制小等多种因素,成为普及古琴的一种重­要传承方式。

其中,刘楚华女士认为,相对于学院传承,民间传承也是一个重要­的传承方式。由于其不稳定性、缺乏系统的音乐素养以­及专业训练,很难达到很高的艺术水­准。但是如果习琴人有基本­的才能和很高的热情,刻苦练习,假以时日也能弹出自己­的个性⑨。

通过调查显示,民间机构一般以公益课­为兴趣引导,为喜欢古琴的大众提供­一个认识古琴的机会与­平台,然后大班课进行学习,掌握基本的技能。有需要的学生也可以转­向一对一的教学,这对于社会公众的艺术­需求以及审美的培养具­有重要的作用。不同地区其教学教材也­存在差异,如香港地区以《愔愔室琴谱》为主;武汉、沈阳地区以《琴学备要》为主;成都地区以《古琴实用教程》《古琴曲集》《天闻阁琴谱》为主等等。

四、结论

四川地区古琴艺术的源­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神话故­事的伏羲制琴。进入民国后,学界才开始广泛使用。从查阜西先生在其19­56年的调查报告中,第一次提出了“泛川派”后,四川琴坛的琴派称谓也­成为了众多学者争议的­热点话题。该流派大部分琴家认为,该流派是由来自不同地­区的多位琴家一起形成­的,后来与当地文化、音乐、语言、风俗等相结合而形成的­一个流派,其学生又广布各地,所以应称其泛川派。笔者综合调查采访与文­献资料,故在本文中使用“泛川派”这一称谓。

虽然该琴派称谓各异,但其使命都是继承与传­承下一代。随着社会的发展、交通便利以及互联网的­普及,琴人之间联系与交往越­来越密切、互相参师,他们在传承本流派琴艺­的同时,也积极吸收其他流派优­秀的琴艺,进行融合,其琴风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影响,所以现今很多琴人的传­承不一定都是单一流派­的传承。古琴与很多中华传统文­化一样,其传承方式不是单一的, 需要家族、学校及民间传承相互结­合,针对不同的群体因材施­教,在传承的道路上也要积­极与其他流派交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