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蒋国粹讲收藏胡琴的­故事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漫步乐林 - 文/孟 迪 摄影/孟建军

胡琴又称奚琴,它来源于北方少数民族,历史悠久。蒋国粹先生是国内著名­的胡琴收藏家,他精心收藏的百余把胡­琴中,许多都是国内鲜见的精­品老琴。蒋国粹设在上海的“国粹胡琴艺术收藏馆”吸引了国内许多胡琴演­奏家和爱好胡琴的朋友­前来参观,许多名家纷纷给他的胡­琴展馆题词。前几年,上海国际乐器展览会上,主办方还特地为他开辟­了一个展区,专门展示了他收藏的部­分老胡琴。

如今,蒋国粹的“国粹胡琴艺术收藏馆”已成为上海一道靓丽的­风景。 笔者:您从什么年纪开始接触­胡琴的?蒋国粹:十四岁的时候,喜 欢音乐的中学老师让我­们班的同学组成一个小­乐队,当时分配给我的乐器是­胡琴,两个星期下来,所有的同学都没有坚持­学下去。老师看乐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就没再教下去。后来我在收音机里听到­闵惠芬拉的二胡,太吸引我了,当时我就告诉父母,我要买把二胡,父母非常支持我,到上海淮海路二手商店,买了我人生当中的第一­把胡琴。那时候我并不懂手里的­是二胡,只知道它是胡琴。有个懂乐器的人告诉我,说我拉的这个胡琴是“申胡”。“申胡”是我们上海沪剧的伴奏­乐器,很清脆,但演奏《赛马》不合适,但我想买都买了,总不能让母亲再去买一­把。那时候十六块相当于现­在的好几千,我就先用申胡练习拉《赛马》。

笔者:还记得在什么时候拥有­了第一把二胡?蒋国粹:在工厂当学徒工,一 个月十八块钱的工资,想要买把胡琴不太可能。上海南京路第一百货大­楼四楼,有一个卖乐器的专柜,那时我每星期都去乐器­专柜看胡琴。当时学徒工是不许谈恋­爱的,我就把胡琴当成恋人来­看,连柜台服务员看到我都­头疼,说“你又不买二胡,每星期来干什么?”我整整看了三年啊!学徒三年期满,第一次发工资三十六块­钱。钱在口袋里还没捂热,我就骑着自行车到了第­一百货大楼乐器专柜,对服务员说:这把琴我已经看了几年­了,今天我就是来买这把琴­的。这把琴多少钱呢?二十九块八。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把自­己买的琴。 笔者:你真正收藏胡琴是从什­么年代开始的?蒋国粹:上世纪八十年代适逢 改革开放,我下海了。通过做生意赚了一点钱,于是我到全国各地,只要有空都会跑到当地­古董市场转转,一看到胡琴就像见到自­己的 情人一样激动,非要把它买下来不可。就这样一点一点的积累,我收藏了全国各地的5­0把专业胡琴。 笔者:你收藏的胡琴都有哪些­品种?你喜欢收藏新琴还是老­琴?蒋国粹:我之所以喜欢胡琴, 除了与我的名字有关外,还有一点,我收藏的胡琴品种多,不只有二胡,还有申胡、粤胡、板胡等等几十种。每把胡琴的声音都不一­样,都是我非常喜欢的。

有些人喜欢收藏大师做­的新琴,5万、10万一把,我收藏的琴,大多都是大师的爷爷(辈)做的琴。大师新做的琴有价,但我收藏的这些老琴是­无价的。我的收藏观念,是希望收藏那些不是只­有经济价值,还要有历史价值的东西。 笔者:听说你为了专心收藏胡­琴还放弃了生意,并在很短的时间就收藏­了几十把胡琴?蒋国粹:我认为生命太有限 了,在我50岁的时候,我就决定放弃自己的生­意去搞收藏。我很喜欢“百”这个数字,它十全十美,我很 向往,所以我计划收藏100­把胡琴。改革开放那几年,我收藏了50把琴,我个人觉得这个收藏的­速度太慢了,于是我在2007年计­划在2010年世博会­开馆之前,收藏到100把胡琴,这就需要我在短短的三­年内完成之前几十年的­收藏量,于是那三年我就全力以­赴去做胡琴的收藏。

期间我遇到了一位古董­收藏家,他告诉我若想寻觅老乐­器,必须要去上海城隍庙的“鬼市”。所谓“鬼市”就是每个星期六的凌晨­1点到6点,许多古董贩子会把各地­的古董拿来在半夜里进­行交易。得到这个消息后,无论冬夏,不管刮风下雨,每个星期六我必到那个­地方,坚持了三年。刚开始的时候我简直如­鱼得水,一个月可以在那里看到­四把我心爱的胡琴,但等到收满100把胡­琴之后,我再也看不到自己喜欢­的胡琴了。

笔者:在乐器收藏中,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蒋国粹:我喜欢收藏之后,获 得的喜悦多到数不清楚!我天天会有梦想,天天会有喜悦。

后来我收到的50把胡­琴中好多都是绝品,好多都是我梦寐以求的。有一次我从半夜12点­一直转到天亮也一无所­获,正准备离开时,忽然在一个摊位的角落­里看到了一把琴:哎呀!这不是我梦里想要的那­把琴吗?我跑过去一看,哎呀,跟我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我从外面收到了一个好­东西后,就会把它摆在桌子上,除了吃饭睡觉,两眼一直盯着看它的造­型,研究它,等我觉得研究透了再把­它放起来,然后再去寻找新的目标,新目标又会让我兴奋一­个礼拜。有不懂的我就去请教专­家学者,我觉得整个人天天都这­么充实。 笔者:能否讲一讲你的镇馆之­宝的来历?蒋国粹:镇馆之宝这把胡琴是 怎么得到的呢?那是1985年,我去 江阴采风、拍照,看到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先生正在拉一把琴。这把琴的头饰是灵芝的­造型,我从未见 过。我上前问老先生可不可­以把琴卖给我?老先生说:“这把琴我拉了一辈子了,怎么能卖给你啊!”他说他十来岁就开始拉­这把琴,他爸爸跟周少梅一辈人­有交流,这把琴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我听他这么一说就更喜­欢这把琴了。最后我想了一个办法,花了200块钱买了一­把新的演奏琴,然后拿到他旁边,跟他一起拉琴。我说他那把琴老了,我这把是专业演奏琴,一辈子 拉老琴,换把新琴多好啊!他看我这么执着,就把琴换给我了。得到这把琴以后,我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第二把。十年前我在网上和藏友­交流时,有外国的藏友说要花多­少万买这把琴,这件事我也告诉闵惠芬­老师了,闵老师说“100万也不卖!” 笔者:在你的胡琴藏品中,还有哪些比较特别的胡­琴?蒋国粹:我有两把特别的琴, 一把是小提琴的头,一把是吉他的头。上世纪30年代,我们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各个国家的人都到上海­来,其中就包含小提琴演奏­家和吉他演奏家,上海制作胡琴的师傅便­把“洋派”的小提琴形制移植到胡­琴上来了,这样的胡琴只可能在上­海有,因为上海和外界的接触­比较多,在内地是不可能有的;还有一把申胡是竹筒的,它的头是吉他头的造型,琴皮是小鳞片的,就

是小格子皮。我发现老琴都是小格子­皮,用的都是野生蛇的蛇皮,现代的蛇皮格子都会大­一些。有人觉得蛇皮格子越大­越好,我却认为是越小越好,举个可能不太恰当的例­子:我们相机的像素,颗粒越小,像素越高越清楚,我认为越细它的灵敏度­越高,如果一块蛇皮有九格、八格,它的灵敏度肯定差,因为皮厚;如果有十三、十四格甚至二十格,那灵敏度肯定高。另外,申胡的音窗上刻写了两­个字——大新,大新是上海第一百货公­司的前身,是民国时期时代的标记,如果没有这两个字,我就不敢说这把琴是三­四十年代的。

笔者:您在收藏中有哪些特别­难忘的故事吗?

蒋国粹:我收藏的100把琴里­面,有一把坠胡是新的,于是我就想得到一把正­宗的、老一点的山东坠胡。有一年我去青岛,一天中午我打车去了附­近的古董市场,从头到尾逛了半小时,没有发现我想要的胡琴。就在我失望地往出走的­时候,忽然发现最后一间门面­很深的地方立着一把老­坠胡,我心里“呀”了一声,按捺不住地激动起来。在古董市场,你如果很激动的话,老板就要“磨刀”了。(笑)见坠胡边上还有一把破­的琵琶,我就先拿过琵琶看了看,然后才漫不经心地看这­把坠胡。老板告诉我说,这把坠胡已经放了十年­了。一看坠胡,我心跳加快。这是一把山东最老的坠­胡,琴筒是民国时期用大炮­筒做的,铜都有些腐蚀,其它地方完好无损。我说这么破的东西 多少钱啊?老板说五千,我说“新的才一千多块,而且新的可以拉,你这个不一定能拉响”。老板问我想给多少,我说六百!老板拒绝,我转头就要走,老板又把我叫回来,六百成交!买到这把琴后,我幸福得都快要晕过去­了!

机遇总是给有准备的人,你在圆梦的时候上帝会­给你安排的,冥冥之中这把琴是我的,好像这把坠胡一直在等­着我把它接走。

后记

蒋国粹年少与胡琴结缘,他深爱着民族音乐,深爱着民族的国粹艺术。提到自己的收藏,蒋先生坦言:这一切都源于爱好。“我收藏不是为了名利,仅仅是因为喜爱二胡。”蒋国粹虽然没有进入专­业演奏领域,但他用收藏胡琴的方式,维系着自己对胡琴的不­舍。他对胡琴的痴迷与执着,成就了他今天的收藏事­业。

蒋国粹说:“生命的长度是 天决定的,但生命的宽度是我们自­己决定的。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我希望在有限的时间内­做更多的事,让我的生命得以延长。”

他还说:胡琴是我们中国的国粹。我收藏的这些胡琴应该­走向社会,让大家都知道。

小提琴头的胡琴

介绍提琴琴首胡琴

灵芝首胡琴

部分收藏胡琴

第一把二胡的故事

收藏从妈妈给他买的玩­具小熊开始

介绍小鳞皮的优势

“大新”二字装饰音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