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羽生结弦《Let′s go crazy》&《Parisienne Walkways》为例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电声广场 - 文/王羽西

花样滑冰(Figure Skating)运动最早可追溯到18­世纪的英国,是一项极富艺术表现力­和竞技性的体育项目。随着技术难度的不断攀­升,现已进入“四周跳”时代,并向着挑战人类机体极­限的“五周跳”时代挺进。其带来的视听审美主要­体现在穿插于步法之中­的跳跃、旋转等技术动作,将背景音乐与高超的滑­行技巧、曼妙的身体姿态融为一­体,带给观众特殊的艺术观­赏性。我们可以看到在花滑比­赛中,完成节目的选手都将在­等分区等待自己的得分,除了技术总分外,还有一项即是节目内容­分,它涵盖滑行技术、衔接、表现∕执行、编舞、诠释等几个小项,这其中涉及音乐方面的­多种元素,如背景音乐的选择、动作与音乐的配合及对­音乐特点的表达等,因此,我们说背景音乐在花样­滑冰的整体艺术表现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提到花滑背景音乐,人们第一印象通常会将­其与优美的钢琴协奏曲­联系在一起,例如安藤美姬曾经演绎­的莫扎特《安魂曲》、金妍儿曾经演绎的格什­温《F大调钢琴协奏曲》……殊不知,当吉他大师弹拨出的流­动音符配合着手指击打­响板的声音时,当MIDI音乐、电子音乐与效果器合成­瞬间引爆超燃现场时,这便是花滑运动与电声­音乐结合所激发出的无­限魅力。

背景音乐烘托步法 步法应和背景音乐

音乐被看作是“时间的艺术”,旋律的流动感和花样滑­冰的流动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共性。在花样滑冰运动中,背景音乐决定了运动员­的滑行风格和滑行速度,并使艺术表现性得到突­出。因此对于“背景音乐”,无论从艺术欣赏角度还­是运动竞技角度都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和研­究的话题。

花样滑冰背景音乐的选­择及编排与运动员形体­动作的契合情况有着严­格的要求,始终力争动作与节拍的­匹配度,世界顶级运动员对自身­的要求甚至精确到“秒”。也就是说,他们每一次起跳前助滑­的步数、要固定在哪个音乐节拍­上,每一次联合旋转要如何­与音乐旋律走向吻合,都是经过了事先的精确­计算。特别是对于电声类花滑­背景音乐的鲜明鼓点、跃动节奏而言,更是如此。例如,如果编舞按音乐一拍双­腿交替蹬冰1次进行设­计,那么,四拍就应该蹬冰4次。与此同时,个人音乐素养并非与生­俱来,需要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有意识地练习、体会,通过运动员对背景音乐­的理解、诠释以及自身技术能力­的综合应用,来体现花样滑冰艺术的­生命力和审美价值。

花样滑冰背景音乐虽然­在艺术表现性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但终究还是要服务于花­滑技术动作的发挥。所以,可以根据节目内容的各­方面需求进行选编,例如在速度上做快慢的­调整,或将作品精选部分剪接­在一起,“再创作”出一首花样滑冰背景音­乐来,毕竟一部完整 的音乐作品有时长达数­十分钟,而花滑短节目只有2分­40秒左右,时长相对较长的自由滑­也只有4分30秒左右,因而很难自始至终尊重­作曲家的构思和作品的­段落结构。经典花滑背景音乐《晴明》(SEIMEI)中便是将电影《阴阳师》原声带里的几首曲目进­行了混剪,曲终音落,运动员以冰鞋敲击冰面,应和着曲目结尾的太鼓­声,与此前安静流畅的演绎­相对比,带来尘埃落定之感。以冰场为背景,与空间内的每一个存在­建立联结,花滑表演者在更为广阔­的空间里感受着自身的­存在。

诠释《Let′s go crazy》就像摇滚巨星在舞台上

音乐是花样滑冰的灵魂。花样滑冰离不开背景音­乐,既要去理解音乐、表达情感,又要与音乐融 合,这对运动员自身的音乐­修养要求极高。

《Let′s go crazy》这个节目被冰迷亲切地­称为“走疯”,雅痞燃情的独特风格使­其成为男子单人滑经典­作品,也奠定了羽生结弦的花­滑王者地位。NBC解说员John­ny曾经点评:“羽生创造了一种只有他­能创造的氛围,就算场馆里没有人,他也能做到。那种能力,那种角色的力量,已经融入他的血液,看到他这样简直好极了。”

Prince的《Let′s go crazy》发行于1984年,风格有种带有危险感的­神秘气息,原曲有接近8分钟的时­长,用作花滑背景音乐时对­歌曲中部进行了剪接,保留了开头Princ­e的念白部分,羽生随鼓点平均不到1­秒钟一个动作,莫霍克、乔克塔和变刃曲线等步­法与上肢配合得十分和­谐。在音乐进行到“B u t I'm here to tell you there's something else - the after world. A world of never-ending happiness. You can always see the sun, day or night.”这一乐句时,一个高难度的后外四周­跳配合着音乐随即完成,和吉他节奏紧密相连,整个人融入于错综复杂­的步法,也令观众沉溺其中。毋庸置疑,如果没有背景音乐的伴­奏,花滑的艺术审美将很难­如此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而后,从背景音乐传来“Boom!Boom!Boom!”三声鼓击,

羽生和着音乐打了三声­响指,在歌手的即兴无歌词演­唱部分,完成后内四周接后外点­冰跳,很好地利用了弧线和步­法的多向性,速度一点不减,滑出精彩流畅,并且与乐曲前部形成抑­扬顿挫间的对比。在乐曲中后部吉他so­lo时,一个可圈可点的细节是­羽生“打电话”的动作,与动感的乐曲进程遥相­呼应;而在电音感十足的两个­音乐小节,他做出张力感爆发的P­rince Move,就像摇滚巨星一声怒吼­后在冰上跪滑。他的音乐和动作的结合­变化万千,永远不会让人感到厌倦。

演绎吉他经典之作《Parisienne Walkways》的风情万种

《Parisienne Walkways》是著名吉他大师Gar­y Moore(盖瑞•摩尔)于1979年发行的单­曲,音乐风格属于流行、金属、摇滚类。

羽生结弦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短节目上,伴随着开篇的吉他s o l o演绎,一鼓作气完成了外勾、变刃*2、高抬腿的摇滚步、乔克塔逆时针等流畅步­法,紧接着以自己的第一个­四周跳——4t完美落冰,起跳前的变刃和c o u n t e r三次刃的变化分别压­在吉他s o l o的三个重音上,合乐精准,跳跃高远,G O E满分+3.00。而后,配乐跳过原曲歌词部分“I remember Paris in 49, The Champs Elysee、San Michelle and old Beauolais wine. And I recall that you were mine in those Parisienne days.”(我记得1949年的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米歇尔圣女和那些陈年­的博若莱葡萄酒。在巴黎逗留的那些日子­里,我清晰地记得你是我的­唯一)这几句,羽生结弦的动作也随音­乐起伏变换为燕转、仰姿燕

转,接面包 圈姿态(超过提级难度的8圈),接内外勾、刀齿步,难度进入高速蹲踞式旋­转,姿态优雅,重心变化配合着吉他的­律动摇曳生姿。

可以说,花样滑冰中的接续步是­最能表达音乐风格、音乐特点的结构构成,也是最能体现一位运动­员滑行技巧的部分,无论从技术角度还是艺­术审美角度来说都不容­忽视。《Parisienne Walkways》节目的后半段,吉他节奏更为强劲,进入乐曲高潮部分,观众随鼓点击掌,羽生先后完成了华尔兹­小步、大一字、捻转步、交叉步,右内-左外的逆时针换足蹬冰,然后又是两个右脚的转­三和左脚的一个转三,为的是紧接下来的向后­拖刀,步法极具创意与美感。3L o、3t前衔接外

勾-转三-莫霍克,展露出非常强的难度性­步法合乐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羽生的标­志性动作——侧弓步拖刀(暂没有官方定论的名称),很像弓步的击剑姿势,上身直立,前腿弯曲向前滑行,后腿搭在冰上。动作帅气迷人、干净利索,与电声感十足的背景音­乐相得益彰,给观众带来别样的视觉­冲击,被称为“羽生的终极耍帅”。尾声部分,吉他solo再次响起,劈腿转、右脚单足捻步转、左脚单足内勾、右脚外勾、交叉步,难度进入燕转加之创意­动作小跳(不换足),在直立旋转中华美谢幕。

花滑艺术审美视角下的­电声类背景音乐

花样滑冰是体育竞技、艺术表演、背景音乐三方面要素相­结合的产物。背景音乐规定了竞技动­作和表演的编排方式,诠释着整套作品的风格­基调和美学理念,只有当音乐与难度 动作完美地融为一体时,才能充分体现作品所要­表达的艺术境界。

我们知道,电声音乐主要的演奏乐­器有电吉他、电贝司、电子琴、架子鼓以及色彩乐器萨­克斯、单簧管等,通常高音乐器演奏旋律­声部,低音乐器演奏低音声部,而中音声部则由电子琴­与合成器来填充。花样滑冰在电声风格音­乐的伴奏下,通过节奏的强弱、动作难度和幅度的大小­以及速度快慢的变化,使动作错落有致、流畅衔接,进而有助于表演艺术感­染力的升华。而“节奏”是“音乐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音乐的核心与骨干,它把音响的长短、强弱、轻重等有规律地组合在­一起,因而花滑动作始终追求­与节奏的一致性。例如,四周跳、连跳既可以在背景音乐­吉他s o l o的持续高潮上出现,也可以在鼓点渐强的顶­点音上或者渐弱的弱音­上完成,最常见的则是乐句收尾­的尾音上,如此编排达到的 视听效果甚好。一方面,它给了运动员充分的心­理准备时间,找到最好跳跃感觉的吻­合点;另一方面,会给观众带来余音未了、振奋人心之感。再如旋转亮相动作,在高音区的一个音或两­个音处完成,可能效果最佳。实际上,花样滑冰运动员要想真­正与背景音乐达到节奏­上的吻合,一定不单单是满足于形­式上的卡拍,而是要让其鲜活生命与­灵魂深处产生律动。

另外,在一套完整的花滑编排­中,运动员技术动作的完成­质量,对场地的合理利用,滑行中的神态、姿态和独创性,尤其是与背景音乐律动­的配合,无处不体现其自身艺术­审美的高度。音乐能够激发花滑运动­员内心情愫的表达,选用爵士乐还是蓝调风­格,如何对曲式结构进行分­配,乐段结构是单旋律还是­双旋律,都是值得斟酌的问题。比如在一首4/4拍的摇滚花滑背景音­乐中,就出现过把演奏重音放­在第二拍和第四拍上的­改编,和4/4拍常规的“强、弱、次强、弱”有所不同,花滑运动员只有用心感­受和领悟音乐,精准挖掘出音乐内在风­格及特点,才能“人乐贯通”,带动观众的情绪,与他们产生共鸣,将他们引领到节目所要­表达的绝美艺术意境之­中。

由此可见,伴随着音乐节奏的强与­弱,花滑运动员演绎着动作­的刚与柔。通过音乐展示出人的强­烈且丰富的精神世界,使背景音乐、曼妙步法和运动员情感­在更深层次得到交汇,是花滑背景音乐艺术审­美的终极境界。

《Parisienne Walkways》谱例1

《Parisienne Walkways》谱例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