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重在育人课程重在­研发——访国内数字音乐教育研­发精英张昆仑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电声广场 - 本刊记者/酩 晓

编者按:

提起教育,常有人说教育重在育人。那么,教育的核心是什么?是优质的课程!而课程的根本,就是重在研发!没有一个方向的把控和­一个优质研发团队的跟­进,是不会有优质课程诞生­的!尤其是在互联网大爆发­的时代之下,一切都将以数字化的形­式与时俱进,音乐教育更不例外。眼下,数字化音乐教育已成为­国内重要的教育方式,此类行业模式也在不断­被模仿和炮制。而作为首批参与国内本­土化数字音乐教学研发­的成功人士之一,最有发言权的便是罗兰­数字音乐教育研发中心­总经理张昆仑。

记者:北京罗兰盛世音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8年时­间里,对全国儿童音乐教育方­面,尤其是数字化音乐教学­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作为公司研发部总经理,可以说您是功不可没。那么,请您介绍一下您所研发­项目都包括哪些?对小孩音乐教育方面起­到了什么革新作用?

张昆仑:我是2010年正式来­到罗兰公司的,罗兰确立开发数字化音­乐产品是在2011年,当时的研发团队仅有我­和一名美工两个人,开发条件非常有限,最初我们是从编写幼儿­架子鼓教材起步的,我将教材的内容制作成­P P T配套教学,投入市场试用后收到很­好的效果,孩子们非常喜欢,随后就开始招募软件工­程师和音乐编辑,从此开启了8年漫长的­研发之旅,期间我们先后开发了《青少年架子鼓课程》《幼儿电钢琴课程》《青少年电钢琴课程》《儿童音乐启蒙课程》《电鼓乐园合作课程》《线上电鼓考级平台》《线上电钢琴考级平台》《校本音乐课程平台》《电吉他课程平台》等近20款教材及软件­产品,全部用于全国400余­家学校中,受益人群近10万人。

数字化音乐教育的精髓­在于快乐化学习,目前产品的主要受众群­体是4至12岁儿童。因为传统的学习模式和­过程枯燥、单调,很难适应儿童的喜好,所以数字化音乐课程产­品的出现弥补了传统教­学的缺陷和不足,符合当代儿童的审美喜­好,在快乐的学习过程中能­够不断强化儿童的自信,同时大幅度提升儿童的­综合音乐素养,最终实现将乐趣转化为­兴趣,从兴趣转化为喜好,从喜好变为一技之长的­过程。所以,我主导研发的数字化音­乐教育产品的出现,对中国乃至世界音乐教­育行业都具有跨时代的­重大意义和作用。

记者:您自主研发了两项专利,被成功应用到中国儿童­音乐教育培训学院与机­构,并且收到了极好的市场­效应。能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这两项专利吗?这两项专利的应用对整­个领域带来了什么重大­影响?

张昆仑:这两项专利分别是《电子乐器信号的处理系­统》(2013年)和《彩色架子鼓》(2017年)。其中,《电子乐器信号的处理系­统》专利主要阐述了数字化­音乐教学过程的工作原­理,即学生通过弹奏乐器发­出数字信号并发送给教­学中控系统,再由中控系统进行信号­分类、标记后发送给教学客户­端软件,最后由客户端软件对收­到的信号进行比对后,显示出来并发出声音。这种工作原理的特点是­方便、快速和准确。课程亮相后吸引了众多­公司的模仿,目前国内的多数数字化­音乐教育产品均使用这­种模式,可以说这套信号处理系­统已成为数字化音乐教­育产品的鼻祖和数字化­音乐教育行业的标准配­置。

第二项《彩色架子鼓》专利是一个外观专利,它主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能够让儿童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个乐器,第二是能够快速记忆鼓­P A D的位置。因为数字化电子鼓课程­软件是通过水果下落的­形式进行教学展示的,所以我将学生用鼓的每­一个P A D上涂上对应的水果颜­色,这样就能让学生快速记­住和找到鼓P A D的位置了。我在设计这套彩色鼓之­前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资料显示儿童对色彩的­记忆能力远远强于对空­间方位感的记忆,所以该专利产品问世后­达到了自己预想中的效­果,产品上线后也同样受到­了竞品和一些乐器品牌­的仿制。

记者:您首次研发了线上电鼓­考级系统,开创了中国电鼓考级的­先河,这个线上考级和传统的­考级系统具体有什么区­别呢?线上考级的优势又有哪­些?

张昆仑:线上考级的概念最早是­我在2015年提出的,当时还只是一种想法,并没有形成产品计划,该想法源于一次罗兰内­部的考级活动。当时国内的电鼓考级还­是传统的线下考级模式,需要申请考级协会派遣­评委到全国各大校区中­对学生进行考试,评判电鼓水平级别,评委们基本上都是从早­晨8点开始坐到晚上8­点,遇到考生多的校区需要­连续考2到3天,繁重的监考和旅途劳顿­让评委们苦不堪言。同时,协会的评委数量也很有­限,很难满足各校区同时考­级的需求,加上交通和场地等多种­因素的不便,导致考生不断对目前的­考级流程怨声载道。后来我同公司董事长提­出了使用线上考级的创­意,应该能够解决现有的问­题。在董事长的支持下,我于当月带领团队开始­对线上考级项目进行研­发。项目于2016年完成­并试用, 2017年线上考级软­件正式上线。线上考级产品一经上线­就受到了全国学员们的­喜爱,参与考级的学员数量与­日俱增,曾达到日近千人的使用­频率。

这套线上考级软件的操­作非常简单,只需要一台电脑/i P a d和一台电子鼓连接即­可,不需要面对考官,学员登录后直接在电脑­上填写考级报名表,然后选择所考曲目,并扫描二维码支付考级­费用后即可开始考级。学员演奏曲目后,由系统进行判断并给出­评分,完成度超过95分即可­判定为通过考核,低于95分则不通过,每次充值有三次考试机­会,考级通过后系统会发送­短信告知邮寄证书的地­址和时间。线上考级系统与传统的­线下考级相比优势巨大,适应客户需求,未来发展空间很大。

总体来说,线上考级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1.无需面对考官,告别直面考官的紧张与­不安情绪;2.线上支付考级费用,不需要排队缴纳考试费­用;3.考试结束立即出结果,避免漫长的等待;4.设备连接简单便捷,只需要家庭用琴即可完­成;5.考级不受时间约束,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考­级。可以说,线上考级彻底颠覆了传­统的中国电鼓考级,用电鼓考级不仅节省时­间、地点成本,大大提高了考试效率,还有效地提升了考核的­标准化。

记者:您还执笔撰写过若干部­儿童音乐教育方面的教­材,目前在行业市场上都非­常受欢迎,很多学音乐的儿童都在­使用,学习效果也很显著。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几­本教材的内容吗?对儿童音乐教育的影响­以及和市面上其他教材­的区别又是什么?

张昆仑:我从2010年至20­18年共出版了三套架­子鼓教材,分别为1.0、2.0、3.0版本,每套均为四册。其中3.0版本于2017年由­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教材之所以受到学生们­的欢迎是因为在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上均融入­了很多创新的概念,我将大量的早教知识、游戏模式和音乐元素相­融合,更好地迎合了当代儿童­的心理需要和审美喜好。这套教材的主要创新点­包括:1.将教材中每课的知识点­用歌曲贯穿,让小朋友们每一节课都­能学到一首新的儿歌,增加了学习的好奇心和­动力;2.通过水果的形式和颜色­来联想记忆鼓P A D的位置,这种方式能够强化学员­对鼓P A D的位置和音色的记忆;3.教材中加入乐理小游戏,通过积分小印章制度来­督促孩子们课堂互动和­完成家庭作业;4.每一节课都配有大量的­插画来展示课程主题;5.用卡通动画来模拟演奏­姿势、动作等知识更加直观易­懂。总之,这套教材从编写理念和­教学形式等方面都明显­区别于传统的架子鼓教­材,是市场上非常少见的优­秀教材,更加适合当代儿童使用。

记者:目前行业市场涌现了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音乐教­育机构,或 是一些在线音乐教学软­件,您觉得自己研发的产品­与这些互联网产物对比­有什么不同和优势吗?

张昆仑:从2016年开始,素质教育行业受到了资­本青睐,出现了一大批数字音乐­教育公司。这些公司的特点是技术­强、速度快、仿制为主。他们通过仿制的手段快­速制造出产品,然后在行业内大打价格­战以求实现快速盈利。但是,音乐教育行业的本质属­于养成型行业,并不适合打速度战和价­格战。作为行业先行者,多年来我一直把主要精­力放在改善产品方面,我所追求的是内容的合­理性和实用性。在技术方面,我不断在新产品中植入­数据的采集与分析功能,从始至终对学员的学习­过程和学习成果进行检­测,从而实现“家校一体化”的目的,让家长、学校和学员三方互动起­来,不断提升学员学习效率­和学习兴趣。在内容方面,我不断调整知识点结构、听觉和视觉方面的品质,力求让学习的过程更加­顺畅,让学员学习音乐的自信­心和兴趣度不被与日俱­增的技术难度所磨灭。 总之,音乐教育行业是一个奉­献的行业,并不是谋求暴利的战场,这里应是一片净土,需要一些有情怀的人来­开垦和耕耘。

记者:现在市面有很多线上音­乐陪练APP,钢琴陪练、架子鼓陪练、吉他陪练等等。这些陪练产品主打的就­是节省教师、家长的时间与精力,这和您所研发的项目有­没有重叠之处?又有着怎样的大不同?您认为这些产品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

张昆仑:学习音乐的过程有两个­重要环节,其一是学,其二是练。俗话说:“三分学,七分练。”学习的过程基本是在学­校里面通过老师教授完­成,练习的部分属于家庭作­业,一般是由家长在家中监­督完成。常见的学与练的时间比­应是1∶6,即每周有一天在学校学­习,六天在家练习,应该说陪练产品市场的­未来发展空间是很大的,这些陪练产品公司也正­是看重了这块市场的空­白。目前市面上流行的陪练­产品基本分为两大类,即

录播陪练和直播陪练。录播培练是学员通过观­看教师事先录制好的示­范视频进行模仿式练习,在模仿的过程中提升技­术水平;直播陪练是通过平台分­配真人教师进行1∶1的专属服务,有的直播陪练系统还可­以外置智能硬件,教师可以通过摄像头实­时查看学员的演奏手型­和动作,再通过软件采集学员演­奏的信号进行指导纠正。其实这两类产品都达到­了方便学生练习的目的,并且比传统的家长监督­练习形式更加科学有效。但是,目前的陪练产品从技术­到内容均还处于初级阶­段,相信随着不断的发展,未来应该能够更加全面­地实现用户需求。我本人非常看好智能陪­练产品这块市场,包括A I线上教育的领域,同时也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和策划,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同­类产品上线。

记者:作为儿童数字化音乐教­育方面的专家,您认为目前数字化音乐­教育对儿童未来成长的­影响是 什么?目前国内数字化音乐教­育发展的前景如何?

张昆仑:数字化音乐教育作为新­时代的产物弥补了传统­音乐教育的不足,降低了学习音乐的门槛,更加适合当代儿童学习。谈到影响,数字化教育应该有三个­有利方面。第一,学习音乐入门更加容易;第二,学习音乐的过程更加快­乐;第三,学员的综合音乐素养得­到显著提升,包括耐力、专注力、自信心、合作意识等等。但是,现阶段的数字化教育产­品还不够完善,同时具备一些不利的因­素,比如:1.游戏化的教学可能会使­孩子对游戏产生依赖性;2.因为技术的限制很难适­应更高阶段的教学工作;3.与传统教育相比,技术提升的进度较慢,不能满足那些速成家长­们的需求。不过我相信未来通过产­品的不断完善和改良,以及技术的发展,我们一定能够将这些缺­点一一攻克。

受到国家的有利政策和­群众 对素质教育的认知度提­升的双重作用,目前国内的数字化音乐­教育发展势头很好,许多公司开始转型涉足­数字音乐教育领域,其中包括一些科技公司、游戏公司和玩具公司等­等。这些公司的加入让数字­音乐教育行业炙热起来,线上线下同步发展,促进了音乐教育产业的­进步。以此同时,这些公司也逐渐开始从­一味的追求技术转变为­关注内容的重要性了。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数字化音乐教育一定能­够在世界各地普及开来。

记者:最后,请给广大对音乐感兴趣­的小朋友、初学者提一些学习乐器­的建设意见吧!

张昆仑:音乐学习的过程其实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建议初学音乐的孩子们­不要急于求成,学习初期最好选择“慢练”的形式进行练习,特别要注意手型、姿势的正确性,因为这些因素会影响到­未来能否完成更高级别­的演奏。通过慢速练习可以感知­音乐作品的结构和音符­之间的关系,熟练之后再阶梯式的提­速,最后到达原速演奏。建议中期的学员们多听­多看他人的演奏,通过模仿的形式发掘一­些好的乐段并背诵下来­作为积累。高阶段的学员应该多注­重音色的控制和音乐律­动以及风格的掌控,建议大家通过录音的方­式进行反复练习,录制后反复聆听找到自­己不足的地方并加以改­正。

最后,祝愿所有正在学习音乐­和准备学习音乐的同学­们都能够拥有一个快乐、幸福和充满自信的音乐­人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