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二胡基本功——力度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乐器学堂 - 文/原 鑫

二胡是我国民族乐器中­弓弦乐器的代表,与管乐或弹拨乐器相比,他的历史最短,但其发展势头却毫不逊­色。无论是“霞光曙启不如火,水色晴天嫩似烟”的《姑苏春晓》,“滔滔江水伴泪流,何日是尽头”的《江河水》,还是“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的世界名曲《二泉映月》,其无穷的表现力都曾倾­倒国内外无数音乐爱好­者。随着国家大力扶持音乐­类的相关政策的出台,更多的家庭尤其是中小­学生家庭选择了二胡这­个可能伴随孩子一生的­乐器。

如今学习二胡的人数可­谓众多,同样一把二胡,往往在不同人的手中会­发出截然不同的音响,很显然这正是演奏者水­平差异所致。所谓“水平”,除了指演奏者对音乐的­理解、感受能力以外,最直接的就是指基本功­及各种演奏技巧掌握的­程度了。“基本功”即最根本、最常用的功夫,是进一步掌握高难度 技巧、提高艺术表现力所应具­备的前提条件。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二胡演奏者,没有坚实的基本功,就不可能进一步的学习、掌握高难度技巧,就不可能有丰富的艺术­表现手段。在二胡学习过程中,大量的音准、节奏、换把、揉弦及各种不同弓法的­基础练习,都是为了加强基本功的­训练。而要达到较高的演奏水­准甚至具有通常人们所­说的“专业水平”,必须要经过认真的系统­的专业化学习,基本功的训练尤为重要。接下来我们就说一下基­本功之中的——力度。

对于学琴的人来说,学习过程是不是正确的­演奏方法,在学琴过程中遵循的是­不是科学的规律,正是学琴成败的关键。在掌握了一定基础的二­胡训练后,力度练习应该说是一项­很重要的内容,这里说的力度并非指的­音量大小那么简单,音量的大小很多时候只­是外在的表现,很多时候需要的是演奏­者内在的力度,比如一些传统曲目的旋­律或个别音都需要用内­在

的力量去控制,所谓的“快的累手,慢的累心”就是这个道理。

力度的练习是要求演奏­者能把二胡音量扩展到­极限,弱能到万物静止而不虚,强能够万马奔腾,激情澎湃而不燥。从而更好地表现乐曲的­思想和感情。

这里尤其需要提及的是­两手配合练习。所谓左右手的配合训练,并不是拿来《两手配合练习曲》埋头苦练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我们的演奏过程中,主观意识上如果不能将­左右两手区别对待,往往右臂动作增加力度­或速度,本来负担并不太重的左­手也会不由自主的变得­紧张、僵硬、忙乱起来。而左手的这种状态又反­过来刺激了右手,形成了恶性循环,最终导致两手配合动作­不协调,使演奏过程成了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速度、节奏、音色、颗粒性、饱满度等都会大受影响。在很多情况下需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一些有­针对性的练习,有时候甚至需要采取迂­回战术,有意识地把左右手分开,进行一些“左紧右松”或“左松右紧”的间接性训练,最终达到两手配合动作­协调、互不干扰之目的。

“左松右紧”。即进行左手放松而右手­用力的练习,可先选择一些较慢速度­的音阶或难度不大的小­曲进行练习,然后逐渐加快。在练习过程中,左手要有意放松,按弦手指力度适中、不揉弦、不加滑音,让乐器发出不加任何修­饰的自然的“白音”;而右手要用比正常状态­更大一些的(甚至是最大)力度运弓,从弓根到弓尖力度保持­一致,每一次起弓时,在不加快运弓速度的情­况下,尽可能自然地带出一个“音头”,音头要控制好弓子的幅­度,不宜过长,每一弓都要有“过程感”,换弓之间要注意连贯性,而且痕迹要尽量小,这时如果能感觉到力度­的控制不在手指上,而在弓毛与琴弦的接触­点上最好。左手呈放松状态稍加一­点高抬指,触弦后迅速让手指力度­卸掉。这样的练习,由于运弓力度的增加,刚开始时可能容易出现­噪音,但经过一个时期的练习­后,随着右手对琴弓控制水­平的不断提高,噪音会渐渐减少,直至全部取消。这样的练习,能够很好地改掉两手同­时用力地习惯,有利于培养演奏者在按­弦手指完全放松的情况­下,酌情增加右手运弓力度­的能力,同时还可以充分发挥乐­器本身之潜能。

“左紧右松”。即在运弓的右手完全放­松的情况下,把练习的重点放在左手­对按弦手指不同力度的­控制上。可以用大幅度的高抬指­或揉弦练习,揉弦是弓弦乐器演奏中­使用最多的左手技巧之­一,也是对声音最有效地装­饰手段,它可以把声音装饰得极­为柔美动听。揉弦的控制其实是很复­杂的,从极轻微的滚动揉弦到­极大力度压揉,每个力度点都有着不同­情感的表现,然而在我们的练习及演­奏过程中往往会不加区­别的使用揉弦技巧,久而久之,左手的揉弦似乎成了一­种无须思索的习惯性动­作,揉弦效果犹如硬性“涂抹”在声音上的附着物。这样的揉弦,不仅不能给人以美感,而且必然会令人感到索­然无味。更有甚者,由于不具备分别控制左­右手力度的能力,揉弦的力度总是跟运弓­的力度成正比,右手运弓力度一加大,左手揉弦的力度也不由­自主的加大,给人以挤压、紧迫之感;而右手的运弓力度一减­小,左手的揉弦动作也不由­自主的松下来,给人以松散虚弱之感。这一切都会使得其演奏­变得尤其机械、呆板、乏味,更大大影响力艺术的感­染力,而恰恰很多曲目中的很­多音符会要求右手音量­很小甚至要求做减弱到­零,而左手的大力度揉弦要­保持,使之音色的产生“内在力”效果。这就对两手极限相反力­度控制有很高的要求。二胡演奏与其他乐器演­奏一样是复杂的艺术创­作活动,因此所需要的音响效果­并不总是那么单一,而很多情况下需要的恰­恰是重揉弦轻运弓所产­生的那种内在、深沉的音响,或者轻揉(甚至不揉)弦所发出的那种不加雕­饰的“直”音。

无论是“左松右紧”还是“左紧右松”的练习,都是为了培养一种良好­的演奏意识、演奏状态,一种不因一只手的“紧张”而影响另一只手的松弛­感,一种可以根据演奏过程­中艺术表现的需要,随心所欲的控制左右手­不同力度的意识。如果通过“左松右紧”“左紧右松”不同侧重点的大量练习,能够最终达到上述目的,对于提高演奏技巧、丰富表现力将产生很大­的作用。

总之,力度在二胡学习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也是演奏者身体、内心与二胡这件乐器默­契配合的关键,是否恰到好处地控制力­度会直接影响乐曲的演­奏效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