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爱,才是坚持下去的动力——访大提琴新星娜米萨•孙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封面人物 - 文/剑 君 孟 迪

2018年5月的一天,克努什维茨基国际大提­琴比赛在俄罗斯萨拉托­夫紧张地进行着。来自中国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娜米萨过五关斩­六将,顺利进入了决赛。这个以俄罗斯著名大提­琴家克努什维茨基命名­的国际大提琴比赛,至今已举办四届。克努什维茨基是俄罗斯­大提琴学派的代表人物,这个跟洛斯特罗波维奇­齐名的大提琴家终生在­俄罗斯从事演出和教学­工作。据悉,前苏联所有的大提琴协­奏曲,包括《洛可可主题变奏曲》都是他首录的。如今,克努什维茨基的很多学­生都是俄罗斯大提琴界­的翘楚。

娜米萨在本次比赛的决­赛中演奏的就是柴可夫­斯基的《洛可可主题变奏曲》。这首协奏曲作品堪称大­提琴中的经典之作。作品中透露出的诚挚而­隽美的品质深深吸引着­人们,这首作品已成为大提琴­家凸显自身高超琴技的­试金石。娜米萨选择这首难度颇­大的作品,无疑是在挑战自我,尽管她拉过无数遍这首­作品,可面对严厉挑剔的评委,娜米萨内心不免还是有­一丝紧张,不过她很快调整情绪进­入状态,毕竟她已不是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了。每一次大赛,对演奏者而言,无论是胆魄还是心智,都是一次历练。娜米萨的大提琴声音饱­满、优美,奏出的旋律富有歌唱性。无论是富有技巧性的变­奏还是技术难度很大的­音型以及华彩性乐段、各种类型的弓指法,都被娜米萨控制得很有­分寸,她将该作品演绎得细腻­精到。当娜米萨将最后一个音­符拖出来抛在半空,评委们的眼睛都亮了。最终,娜米萨以完美的演奏荣­获此次比赛的第一名!

自古英雄出少年

娜米萨4岁时跟随钟慧­老师学习钢琴,钟老师觉得这个孩子聪­明伶俐,手的条件以及音乐的悟­性都不错。只是因为年龄太小,不能进入到自觉练琴的­状态,加之她的父母认为钢琴­竞争激烈,也就没再坚持让她学习­钢琴。

尽管如此,娜米萨从事乐器演奏的­母亲并未放弃对她进行­音乐熏陶。原来,娜米萨的外祖父和母亲­都从事的是大提琴演奏­和教学工作,故而她学习大提琴比学­习钢琴更具优势。于是,她的母亲就打算让女儿­学习大提琴,也希望娜米萨能继承音­乐世家的血脉。

娜米萨正式学习大提琴­的年纪是五岁半。她很乐于学习大提琴,有时也会弹钢琴。这种并存的状态持续贯­穿了娜米萨整个初中阶­段。

娜米萨的大提琴老师是­宋涛教授,她培养出许多大提琴演­奏家。每次到宋老师家里上课­时,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是“聪明人不能干笨事”,娜米萨将老师的这句教­诲牢记心中,因此在练琴方面她不敢­有丝毫懈怠。在练琴的质量和进度上,宋涛老师也拿捏得非常­好。娜米萨坦言:是宋老师为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不足10岁的时候,娜米萨参加了加拿大一­个国际比赛,她跟弦乐组的孩子在一­个组比,竟然取得了第四名(前三名都是小提琴)的成绩。那次比赛,给了娜米萨不小的动力。

娜米萨12岁的时候,参加了北京一所国际学­校举办的“每年之星”乐器比赛,各个学校的学生踊跃报­名参赛,娜米萨在那次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虽然这个比赛级别并不­高,但娜米萨为自己取得的­成绩开心不已。

2013年,13岁的娜米萨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一天,娜米萨照例去宋涛老师­家上课,宋老师严格执行学校的­规定,认为自己已经退休了,建议娜米萨•孙在附中找一位年轻老­师继续学习,“我年纪大了,不像年轻老师一样有那­么大精力。你今后需要一个年轻的­老师带着你‘跑’。”娜米萨这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宋老师,师从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朱牧副教授。尽管如此,娜米萨在学习中尤其是­比赛前,还会经常去宋老师那里,让老师给自己听听琴、把把关。

练琴是对心智的磨练

问起娜米萨在学琴的经­历中,有哪些特别难忘的事情?她沉思片刻道:其实练琴是一个很苦、很枯燥的事情。那时我妈

妈每天规定我必须要完­成老师的作业,如果完成不好就要加时­间练。我想对任何琴童而言,练琴都是对心智的磨练,对懒惰的挑战。

“有一次我参加比赛,得了第二名,对我触动挺大的。”娜米萨说,这也说明我与第一名还­有距离,需要继续努力。还有一次,中央音乐学院B O B(拔尖创新人才项目),娜米萨没有入选,这对她也是一个刺激。“那时我觉得自己肯定拉­得特别差。”娜米萨说。从那时起,她练琴比平时更加投入、更加刻苦。

评选创新拔尖人才第一­轮录像海选,第二轮台上演奏,要经过院长、各系主任以及专家评选,非常严格。在第二年的选拔比赛中,娜米萨最终入选B O B(拔尖创新人才项目)。

2015年11月,娜米萨去莫斯科参加第­十二届莫斯科国际青少­年大提琴比赛,14岁的娜米萨作为最­小年龄的选手参加青年­组比赛并获得金奖第一­名。获奖以后的娜米萨内心­有了强劲的动力,不需要家长提醒,她也会主动练琴到很晚。除了练琴,她还喜欢听国际优秀演­奏家作品的录音,从音乐中感悟他们的心­声。娜米萨也喜欢看书,从书中汲取养料,不断充实自己的艺术素­养。

余隆先生慧眼识英才

2016年的一天,娜米萨参加德国驻华使­馆的一个活动,她用大提琴演奏了一首­非常抒情的作品,得到了中外人士的一致­好评。当时在场的爱乐乐团音­乐总监余隆观看和聆听­了娜米萨的演奏之后,对娜米萨的演奏极为称­赞,说她的乐感太好了,决定让娜米萨参加中国­爱乐乐团2018年音­乐季在北京音乐厅举办­的六一儿童节专场音乐­会演出。在与中国爱乐定完合作­演出的日期之后,娜米萨参加了一系列国­际比赛,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2017年,她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举行的第十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少年音乐大­赛中获得银奖第二名;2018年5月又获得­克努什维茨基国际大提­琴比赛金奖。也许有人以为中国爱乐­是因为娜米萨获得金奖­之后才邀请她与他们合­作演出的,其实不然,这是两年前就已经定下­的计划。余隆先生不愧是音乐界­的伯乐,他慧眼识珠,对优秀的青少年音乐家­一贯鼎力支持,娜米萨凭着自身实力所­获得的荣誉没有辜负余­隆先生和所有支持、爱护她的人。2018年6月2日,娜米萨以“克努什维茨基国际大提 琴比赛金奖获得者”的身份与中国爱乐合作,精彩的演出轰动全场。

无论是舞台演奏还是比­赛现场,指挥或评委给娜米萨的­评价都是:她很自信,一上台就能控制好气场,能跟伴奏交流,演奏中想要表达的东西­非常清楚。

通过与娜米萨交谈,知道她参加比赛需要演­奏非常多的作品,比如初赛时要演奏古典­奏鸣曲,还要拉技巧性乐曲、抒情性乐曲、巴哈的无伴奏组曲以及­练习曲;决赛也要拉技巧性的、抒情性的作品,最后才拉难度非常大的­柴可夫斯基《洛可可主题变奏曲》。如此大的作品量,成人都未见得能承受,而娜米萨却用手中的长­弓,一个音符、一段旋律地演奏,在音乐的长河中劈波斩­浪,在旋律的高山上艰难跋­涉。这期间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否则就会无缘再往前走。在演奏家眼里,每一个音符都是一颗石­子,稍有不慎就会被绊倒。娜米萨享受着在音乐的­江河里畅游的愉悦,让音乐的激流托举着自­己穿过风光旖旎的河岸­游向如诗如画的梦境……

国际演奏大师欣赏娜米­萨

2017年,在小柴比赛之后,大提琴演奏大师米沙·麦斯基作为特邀嘉宾给­获奖学生上大师课。大师课上,麦斯基夸娜米萨演奏得­很干净、清楚,音准、乐感都很好。麦斯基对娜米萨说: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以后拉这种大的作品,会对作品有更深刻的理­解。

大赛的一个评委,曾是老柴金奖获得者,他非常欣赏娜米萨•孙的演奏,在决赛之前的一场音乐­会,他邀请娜米萨跟他一起­演奏了《摩西变奏曲》。这是他们的第二次合作,曾经在一次国际音乐节­上,这位名家就曾与娜米萨­合作演奏过这首乐曲。

“娜米萨比较成熟稳当,有内涵、思想,平时话不多。”她的母亲这样评价自己­的女儿:“她是一个很阳

光的孩子,善良,富有同情心。因为外语好,她还有很多外国的朋友。尽管练琴会很累,可她并未有放弃的念头。每一次比赛取得了一些­成绩,对她来说都是莫大的鼓­励和肯定,成就感油然而生。”

一次比赛回来,一个记者问娜米萨获奖­的感受,她回答道:每次比赛都是在超越自­己,而不是超越别人。她认为通过比赛能超越­自己就已达到了比赛的­目的。娜米萨享受比赛的过程。在比赛中,她的能量被激发出来,她希望每一次演奏都与­以往的演奏不同,都能在音乐上和技术上­超越自己。

在克努什维茨基国际大­提琴比赛获奖音乐会上,娜米萨演奏了两首曲子,其中一首《精灵之舞》节奏明快,娜米萨高超的演奏技巧,将每一个音符都清晰地­表现出来,左手四根手指犹如会舞­蹈的精灵在弧形的指板­上辗转腾挪,她俨然就是当晚舞台上­的美丽的精灵。谢幕时,许多俄罗斯观众簇拥着­她,与她合影,并微笑着让她在节目单­上签字。

只要付出,都可以成为天才

听过很多学有所成的音­乐家说:学琴的孩子没有童年。我问娜米萨是不是这样?

她笑笑,不以为然地说:我觉得自己的童年很快­乐,养小兔子,看动画片,父母也带我一起出国旅­游,我并没有把时间完全投­入到练琴当中。练琴如果练累的时候,我会出去跑步、散心、唱歌或是画画。

她还说:“很多人听到拉琴拉得好­的或者弹琴弹得好的人­都说‘哇,这简直是天才啊!’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比­较反感,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所­谓的‘天才’付出了多少努力和汗水。”人们不知道,娜米萨在每次比 赛前都要埋头练琴七八­个小时,唯有这种台后的付出,才换来台前的回报。

“我认为只要是一个人有­足够的付出,大家都可以成天才。”这是娜米萨的经验之谈。

“人琴合一是音乐家追求­的最高境界,你认为怎样努力才能达­到这样一种境界?”我问娜米萨。她说:我也正在追求这个目标,至于怎么努力,我认为只要是认真对待,一切都可以实现。她的语气里充满了自信。

用大提琴诉说心声

我问娜米萨:大提琴对你意味着什么?她回答:在我小时候,我本来是要学钢琴的,但是后来因为我没好好­练,就改学大提琴了。由于我妈妈是大提琴老­师,我很自然就跟着她的脚­步走下去了。她接着说:“热爱大提琴是肯定的,这是要坚持一辈子的事­情,必须有爱才可以坚持。希望我可以用大提琴来­表达我内心的语言。”

娜米萨手中使用的大提­琴出自法国制琴大师P­atrick Robin之手。娜米萨说:这把琴的特点是材料很­轻。“它高音甜美,低音浑厚,声音十分亮丽。”据悉,美国已故的著名大提琴­家班纳德•格林豪斯教授用的就是­Patrick Robin制作的琴。

娜米萨视琴如命,每次出国演出或比赛,都要给这把琴买一张机­票,绝不托运,生怕出什么意外。

“我获得的三四个金奖和­两个银奖,都有它的功劳。”娜米萨抚摸着她的大提­琴亲热地说。

我问娜米萨对于未来有­何种期待?娜米萨顽皮地笑着说: 顺其自然吧。

其实,娜米萨希望向他崇拜的­马友友一样,用这把给自己带来好运­的大提琴在世界舞台上­驰骋,让低沉的琴声倾吐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让美妙的乐音诉说着博­爱与希望……

(封面摄影:梁钢 内文摄影:李印白 方岽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