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上的膜鸣乐器——纳格拉(上)/周菁葆

——纳格拉(上)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文/周菁葆

一、纳格拉(Nagela)的考证

纳格拉(Nagela)是一种碗形的单面鼓,革面直径约为20厘米到30厘米,原则上两个并列,用两槌敲击。在伊斯兰世界广泛使用,且有许多不同的名称,如纳格加雷(Nagare)、纳卡拉(Nalgarat)、纳卡里亚(Naganiia)、纳克拉赞(Nagrazam),以及顿

巴克、奈卡拉、乃卡拉等[1]。纳格拉(Nagela)在伊拉

克、叙利亚、阿富汗、土耳其、摩洛哥、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埃及、突尼斯、苏丹以及中国新疆地区广泛使用。

关于纳格拉(Nagela)渊源,最近有年轻学者杨叶青在《西亚非洲》杂志中说:“日本学者岸边成雄与柘植元一对伊朗波斯萨珊王朝塔克•依•波斯坦遗址的浮雕《帝王鹿狩图》做过严格的考证,其结果证明现代形式的纳格拉鼓在公元3~6世纪的波斯即已存在。《帝王鹿狩图》遗址中显示了萨珊王朝时期打击乐器纳格拉鼓与吹管乐器合奏的形式,同现在纳格拉与唢呐的演奏形式一致,该遗址中还清晰地显示了一个演奏者用两根鼓槌敲击的乐器正是纳格拉鼓。此浮雕遗址虽不能完全肯定纳格拉鼓起源于波斯,但说明了3世纪的波斯已有了纳格拉鼓及其演奏形式,是目

前年代最早的纳格拉鼓研究资料。”[2]

杨叶青引用岸边成雄的著作是《伊斯兰音乐》(郎樱译,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年版,第69页),然而,在其第69页中并没有关于纳格拉(Nagela)渊源的论述。在《伊斯兰音乐》第10页中倒是有一段描述:“在第二幅图中,右面乘马武士的背后九个乐人分作三组。最上面一组是坐奏,中间一人吹竖笛,左 右两个好像在敲鼓。由于击鼓的方法相异,左方的似在敲横体的两面鼓,右方的似用两手击两个竖体(或是碗形体)的单面鼓。”(图1)

从图中我们并不清楚演奏的是什么鼓,岸边成雄也只是推测,他说“左右两个好像在敲鼓”。所以,仅依据岸边成雄的推测难以做出古代波斯萨珊王朝已经有纳格拉(Nagela)的结论。杨叶青所说“该遗址中还清晰地显示了一个演奏者用两根鼓槌敲击的乐器正是纳格拉鼓”,是缺乏考古证据的。

杨叶青文中另外一个依据是柘植元一对伊朗波斯萨珊王朝塔克•依•波斯坦遗址的浮雕《帝王鹿狩图》所做过的严格考证,但是,并没有在参考文献中说明依据的是柘植元一的哪部著作。柘植元一先生是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的教授,与我有多年的深交。他所有的著作都寄给我,包括:《丝绸之路乐器之旅》《丝绸之路的音响》《亚洲音乐史》等等,[3]这些书中并没有关于纳格拉(N a g e l a)的具体描述。最近,柘植元一先生给我寄来他2011年的论文《塔克•依•波斯坦摩崖浮雕描绘的古代波斯萨珊朝的乐器》,刊登于《东洋音乐研究》第76号。其中,他根据东京大学伊拉克与

伊朗1965年考古学调查报告,修订了他以前关于塔克•依•波斯坦摩崖浮雕描绘的古代波斯萨珊王朝的乐器的研究(第118页)。同时,在第126页中强调他以前认为的“太鼓”也仅仅是推定而已。[4]这与岸边成雄“左右两个好像在敲鼓”的观点完全一致。即便是“太鼓”,也与纳格拉(Nagela)有很大的区别。杨叶青所说:“该遗址中还清晰地显示了一个演奏者用两根鼓槌敲击的乐器正是纳格拉鼓”。不知从何断定?

因此,我们说杨叶青所依据的观点不能成立,其想“证明现代形式的纳格拉鼓在公元3~6世纪的波斯即已存在”之说则是无稽之谈。

二、纳格拉(Nagela)的源流与膻变

那么,纳格拉(Nagela)究竟是发源于何处?这是需要认证研究的。我们认为,纳格拉(Nagela)与古代西域的羯鼓有密切关系。

唐代南卓在《羯鼓录》开头云:“羯鼓出外夷,以戎羯之鼓,故曰羯鼓。其音主太簇一均,龟兹部、高昌部、疏勒部、天竺部皆用之,次在都昙鼓、答腊

鼓之下,鸡娄鼓之上。”[5]

戎、羯,都是古代中国西北边的民族,戎是泛称,或称西戎;羯,源于北边匈奴。十六国时期羯人石勒于公元319年建立后赵政权,羯鼓之称羯,来自羯人。《隋书•音乐志》(卷15)记载龟兹乐和疏勒

乐时都提到了羯鼓。[6]

唐代文献《通典•乐》(卷146)记载的天竺乐、

高昌乐、龟兹乐、疏勒乐也均有羯鼓。[3]其间,既可

以看出《羯鼓录》的史料来源,也可看出羯鼓自隋至唐的流行与发展。所说“次在都昙鼓、答腊鼓之下,鸡娄鼓之上”也是据《隋书•音乐志》的记载顺序而来。从北周至唐,有位羯人音乐家白智通,他的事迹也见载于史籍,《通典•乐》(卷146):“龟兹乐者,起自吕光破龟兹,因得其声。吕氏亡,其乐分散,后魏平中原,复获之。有曹婆罗门,受龟兹琵琶于商人,代传其业,至孙妙达,尤为北齐文宣所重,常自击胡鼓和之。周武帝聘突厥女为后,西域诸国来媵,于是有龟兹(自注:至隋,有西龟兹、齐龟兹、土龟兹凡三部,开皇中大盛于闾阎)、疏勒、安国、康国之乐。帝(隋炀帝)大聚长安胡儿,羯人白智通 教习,颇杂以新声。”[7]

由上述文献来看,羯鼓源自羯人,所谓羯人,就是月氏人。秦汉之际月氏人居敦煌、祁连间。公元前174年月氏西迁,即汉文帝前元六年后,其中大月氏过大宛到达中亚,之后又到达南亚。小月氏则留在塔里木盆地,龟兹地区就有不少月氏人。“龟兹”也写作“屈支”,与“月氏”音相近,“羯鼓”就是月氏人的乐器,随其西迁而成为龟兹的乐器。中原使用的羯鼓也是月氏人的贡献。

羯鼓是龟兹乐中的重要打击乐器。冯文慈先生指出:“现代史学家向达,根据羯鼓曲有的出于龟兹,因而猜想‘唐代盛行于长安之羯鼓,其渊源实出于龟兹也,这是有道理的。这里还可以举出另外的证据:在《旧唐书》音乐志中有‘胡儿令羯人白智通教习’的提法,而‘白氏’是龟兹的有名家族,白智通是唐代著名的乐工之一,通常被认为是龟兹人,因此这里的‘羯人’当与‘龟兹人’等义。如此说来,所谓羯鼓很可能就是起源于龟兹。龟兹乐以鼓乐著称于世,

使用多种鼓类,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羯鼓。”[8]

《羯鼓录》中说的很清楚:羯鼓主要是龟兹部、高昌部、疏勒部、天竺部皆用之,而龟兹﹑高昌﹑疏勒均在古代西域,也就是目前的新疆地区。天竺(也就是古代印度)也有此乐器,但明显不如龟兹乐系使用的多。但是,日本学者林谦三在其《东亚乐器考》中却认为羯鼓是源自印度,他依据古印度的一个浮雕,推断它是印

度系的鼓。[9]但史料依据单薄,难以服人。

我们在目前遗存的新疆龟兹地区的库木吐拉石窟第68窟壁画中可以看见有关羯鼓的描绘,其中羯鼓高约30厘米,直径约20厘米(图2、3)。但是,德国

莱比锡音乐出版社1981年出版的《图片音乐史•古印度》第二卷第八册中有12幅鼓图的描绘,其中并没有羯鼓的图像。[10]

所以我们认为,羯鼓是源自古代龟兹,至于古代印度使用的羯鼓则是月氏人带去的。月氏人公元前三世纪居住在甘肃西北部,公元前171年被匈奴人击败西迁。公元前163年月氏击败塞种,征服北印度,建立了印度历史上的贵霜王朝。月氏人南迁,从而把“羯鼓”带入印度。

关于羯鼓的演奏方式,史书中有相关的记载,如杜佑《通典》卷144:“羯鼓,正如漆桶,两头

俱击。以出羯中,故号羯鼓。亦谓之两杖鼓。”[11]

又《旧唐书》卷29《音乐志》却载:“羯鼓,正如

漆桶,两手俱击。”[12]同时有宋代陈旸《乐书》卷

127记载:“其状如漆桶,下承以牙床,用两杖击

之。”[13]但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卷5“乐律中”

载:“唐之杖鼓者,谓之两杖鼓,两头皆用杖。今之

杖鼓,一头用手扮之,则唐之汉震第二鼓也。”[14]

羯鼓既然称作杖鼓,顾名思义其演奏方法应该是用杖击。其演奏方法应该有两种:

一是用两杖分别击两头,见《全唐诗》张枯《分尽娘羯鼓》中记载“冬儿指向贞贞说,一曲干鸣两杖

轻”[15]就是对羯鼓使用两杖演奏的记录;二是一头用

杖,一头用手拊;又见《全唐诗》中五代南唐宋齐丘的《陪华林园试小妓羯鼓》中描述到:“掌底轻总孤

鹊噪,杖头干快乱蝉吟。”[16]就是对这种打法的形象

描绘。

图1 波斯摩崖浮雕中的乐器,引自岸边成雄,伊斯兰乐器。

图2 新疆库木吐拉石窟第68窟壁画中的羯鼓,公元8世纪。

图3 新疆库木吐拉石窟第68窟壁画线描图,公元8世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