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三弦与“三”/马业平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文/马业平

笔者从认识三弦、学习三弦、演奏三弦,再到研究三弦,三十多年来,在不期然中,发现三弦与“三”有着许多不懈之缘。这里,仅就乐器三弦与音乐中“三”的历史沿革、乐器结构、乐曲流传以及演奏名家等,作一饶有兴味的探讨,以飨读者。

“三”在音乐中俯食皆是。如乐曲的结构常为“三段式”,即一首曲子分为三部分,其中三部分重复第一部分,这种形成鲜明对比的A-B-A,也叫“三段体”;再如用三音三度层叠构成的和弦,称为“三和弦”或“三和音”,其中主和弦、属和弦和下属和弦这三种和弦被称为音乐中的基本和弦;包含三个全音距离的音程为“三全音”;由三个音符组成的一种特殊的节奏型为“三连音”;音乐的节拍有“三拍子”,用三件乐器合奏和三人分声部演唱的叫“三重奏”和“三重唱”等等。

由三条琴弦组成的中国古老弹拨乐器——三弦,与“三“更是有着不懈之缘。三弦不仅用弦三根,且琴身是三尺三寸长,它是由琴头、琴杆和共鸣箱三部分组成,三弦的音域有三个多八度。古籍中说三弦是从先秦时期的弦鼗演变而成的,可见它有着近三千年的历史。

三弦分为北方大三弦(弦书),南方的小三弦(曲弦)及中原地区的木板三弦三种。三弦的主要作用有三:为说唱和戏曲伴奏,民族乐队中合奏,作为独奏乐器单独演奏。

三弦又名弦子,在曲艺、戏曲中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中国的“大鼓书”艺术源远流长,异彩纷呈,这种说唱艺术形式都是以大三弦为主要伴奏乐器,演奏者以鼓击节而歌因而得名。“大书鼓”因流传地域不同,形成了丰富多彩的种类和流派,仅河北地区流传的就有京韵大鼓、西河大鼓、梅花大鼓、乐亭大鼓、奉调大鼓等多种大鼓,但万变不离其宗,都是以大三弦为主要伴奏乐器。每逢“大鼓书”开场前奏时,在演唱的鼓点中,三

弦手随着演唱者敲击鼓点节奏的快慢、强弱,或是珠落玉盘的快速音符,或用轻“呤”慢“揉”的演奏技法如歌似唱,或绰注换把,令人眼花缭乱,常常赢得听众的喝彩。此外在河南开封、南阳、洛阳一带还流行一种群众喜闻乐见的“三弦书”,相传三弦书在明清初已形成,因其主要伴奏乐器为三弦而得名。

在河南省的东北部,河北省的南部、山东省的西南部还流传着一种“大弦戏”(在民间”三弦”又称为”大弦”)。其名字的来源是因为大弦戏的曲牌起奏都由“三弦”起板,所以“大弦戏”又叫“弦子戏”。据史料记载,大弦戏原称“公班戏”,相传它与唐代宫廷的梨园戏有着一定的渊源,在流行演变的过程中,又继承了宋元杂剧北曲的传统,唱腔结构均为“曲牌体”,以弹拨乐器三弦作为领奏,别具特色。大弦戏唱腔多为曲牌音乐,有《海里花》《高黄莺》《驻云飞》等,它的唱腔一般在尾音处提高八度,且以三弦来伴奏,听来另有一番韵味。

评弹,是上海、苏州一带流行的一种曲艺形式。演唱时,男演员弹三弦,女演员弹琵琶,曲中有唱,唱中有说,轻拢慢捻扣弦而歌,唇齿起处,意情万态,三弦伴唱,分外典雅动听。说、噱、弹、唱是评弹的主要表演手段,深受江南人民的喜爱。

在河南、山西流行一种木板小三弦,在琴鼓前面贴上一块桐木面板,琴鼓后面有个大出音孔,琴杆上张有三条钢丝弦。演奏时,左手食指与无名指戴钢指按弦,右手指拨子弹奏,琴音脆亮而独特,具有穿透力,是一种风格独特,且有着浓郁地方色彩的弹拨乐器。

三弦还是蒙古族、满族、彝族、汉族的弹拨乐器。蒙古语曾称为胡兀不儿,今称修打拉古,意为弦子。彝族人民不仅热情好客,而且能歌善舞,彝族的大三弦富有强烈的感染力。每逢火把节,人们燃起篝火,点上火把,围着篝火弹起大三弦载歌载舞,纵情歌唱。彝族古代流传的三弦独奏曲有《合欢令》《海青拿鹤》《柳摇金》等三首。前两首源于十八世纪以前北方流传的弦乐合奏《弦索十三套》,后者为戏曲中的一个曲牌。30年代的多才多艺的王玉峰,创造了三弦的“三绝”——用三弦弹戏,把名演员的唱腔弹得惟妙惟肖;模仿“步伐口号,军鼓军号”达到乱真 的地步;他能把“禽兽飞鸣,候鸟振羽”活灵活现在弦指之间。评论家说他的演奏是“听之者輒忘其为三弦”。

“三味线”,是日本重要的民族乐器之一。它源于中国的三弦。史料记载,三味线是1558年~1569年间(日本元禄五年,中国嘉靖四十一年),经由琉球传入日本九洲的。最初,三味线主要用于民谣或歌曲伴奏。有了三味线音乐艺术之后,分支为“说”和“唱”两大流派,延续至今。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的三味线为何和中国西藏音乐风格近似呢?据史料记载,在中国“唐乐”东渐日本的同时,藏族先“吐蕃”的音乐也传到日本,当时由于唐乐盛行而未受到学者的重视,但三味线却在日本的北海道流传开来。

三味线的琴鼓是用四块花梨木或者桑木板来制作,再蒙以猫皮或狗皮制成,演奏时用拨子弹奏。定弦为基本调弦法(一、二弦之间为纯四度,二、三弦之间为纯五度)和临时调弦法两种。多年前我曾在日本听到过三味线、筝和尺八的合奏曲《夕颜》,它们的音色清透剔,意蕴空灵,是首富有故事情节的叙事曲。曲中穿插独唱、合奏,层层铺展开来。时而高低疾徐,如泣如诉,时而高亢激越,惊电激雷, 三味线音色尤其独特浓郁,撼人心弦。从琴声与歌声中,让观众仿佛听到了主人公夕颜如怨如慕的悲歌,是一首富有强烈艺术感染力的传统曲目,令人久久难忘。

日本的民族乐器三味线,俄罗斯的弹拨乐器三角琴,打击乐器三角铁和中国的三弦等等,无不与“三”有关。此外,中国戏曲和曲艺音乐中的“三”,也屡见不鲜。以往演戏要先敲三通锣鼓,谓之“闹台”。京剧唱腔是用三大件——京胡、月琴和三弦伴奏的。湖北曲艺中有“三棒鼓”和“跳三鼓”,四川的“三才板”,河南的“三弦书”和山东的“三弦平调”等曲种,都深受群众的喜闻乐见。

目前,我国三弦演奏艺术有三代人。老一辈的有肖剑声李乙和王振先三人。30年前,我聆听过三弦大师李乙的三首三弦独奏曲,他的演奏有3大特点,即意境深邃,音色多变,风格迥异。在《春江花月夜》一曲中,他运用三弦上的“三音”吟音、回音和带音,把曲中的“三春”意念——春江、春花、春月夜描绘得淋漓尽致。他弹的《十八板》和《大浪淘沙》各有

特色。前者用滑音、泛音、掙音3种技巧,如笙管和鸣,后者运用长滚、快滚及半滚等3种滚指,似波浪泛涛。他把人们认为三弦音色单调、把位过长、走指不便的三大弊端,通过摸索、借鉴和苦练,赋予它新的生命力。古代艺术评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一书中强调:“物色尽而情有余。”看来李乙大师是深得此中三味,才使这三首传统民间乐曲,在三弦演奏艺术中熠熠生辉。

肖剑声和王振先也都是我国屈指可数的演奏家,在创作、教学、乐改三方面,也都各成一派。他们和李乙被誉为三弦的“三鼎甲”。

谈龙建、张念冰和演道远是起着承上启下的三位三弦演奏家,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三能”,即能弹、能写、能改革。在如雨后春笋般的第三代中,数“三朵金花”一一黄桂芳、费坚蓉和徐凤霞最为瞩目。她们对“三曲”古典乐曲、民间乐曲以及外国乐曲,均能在三弦上得心应手,柔韧流畅的演奏。经过三代人的不断努力,使得三弦艺术更加溢彩流光。

十几年前,中央音乐学院举办了一场三弦音乐会,其中《三番》和《鹊起》备受瞩目。前一首是三弦与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五重奏,乐曲注重了中国三弦与西洋乐器提琴的对话,后一首是“三乘三”九把三弦演奏,曲作者用独特的视角和现代音乐的创作思维,描述了鹊的喜与美、灵与动,表现了时而鹊儿伫候在枝头,时而群鹊振翅飞舞的意境,乐曲中把三弦的群感音色壮阔音响表露无遗。

河南省戏曲学校的曲直先生不仅是三弦演奏家,还是位乐器改革家。他对木板三弦做了三项改进:一是为了使音色浑厚圆润,增大音量,扩大了木板面;二是缩短琴杆长度,便于灵活演奏快速乐曲;三是将原来定弦为四度与四度,改为五度与四度,运指更加流畅。

由此可见,要提高三弦艺术,必须从乐器改革方面入手,一向被人认为音色单调、把位过长、运指不易的大三弦,在演奏家们共同努力下,适当缩短三弦的琴杆,且在琴鼓上安装“支架”,不仅减轻了左手臂持琴杆的负荷,便于运指走把,还解放了右手臂,使演奏者更加自如地表现三弦弹奏技巧。

三弦演奏和弓弦二胡、西洋小提琴、钢琴一样,都注重乐感、手感和气感。这“三感”是相辅相成, 应融为一体。“乐感”除天赋外,主要靠勤学苦练,加强音乐修养,才能准确表现乐曲的内涵。“手感”对长琴杆的三弦来说,尤为重要,好的演奏者不手指灵活,按音时走位准确,还要用听觉去辨别音色的优劣与乐曲的韵味。三弦虽不是吹奏乐器,同样对呼吸有所要求。演奏中没有好的呼吸,就没有动听的乐句,在弹奏中,乐句与乐句之间也有停顿与连接,这里的停顿与连接就是演奏中的“气感”,有了“气感”才能使乐曲的句法有长短强弱之分,有抑扬顿挫的变化。综上所述,弹奏三弦必须要具备一定的乐感、手感和气感,才能成为一个好的演奏者。

生活和艺术中有着许多“三”,并非偶然。《释三九》一书中说:“凡一二之所不能尽者,则约之‘三’以见其多”。因此,人们常常用“三”来表示多数,用“三”体现共性,体现生活的逻辑性和规律性。且“三”蕴含哲理,充满奥秘,是偶然的吗?老子在《道德经》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个“三”字浓缩多少精华,例如:有形的万物莫不归于气、液固体、称之为“三态”绚丽多姿的色彩,皆可以从红、黄、蓝“三原色”复合而成。物体的形状、位置,可以“三维”坐标充分决定。音乐中“三拍子”可以千变万化,欢乐迴旋,顿挫有致。中国古代名曲《梅花三弄》《阳关三叠》,都要反复三遍才能演奏或演唱出味来。民间音乐一般为口头产生、口头传授、口头发展,使民间音乐更具不确定性、创新性和即兴性。总之。“三”蕴含哲理,充满奥妙,无处不在,可谓信手拈来,俯首皆是。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