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配乐入围影片赏析(上)/徐小鱼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文/徐小鱼

2018年3月5日,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圆满落幕,之前拥有13项提名的热门影片《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获得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原创音乐等在内的四项大奖。除《水形物语》外,本次入围最佳原创配乐的影片还有四部,分别为《敦刻尔克》(Dunkirk)、《三块广告牌》(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魅影缝匠》(Phantom Thread)和《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

这几部电影的主题虽各有千秋,但其配乐都代表了现今影视配乐领域的顶级水准,本文将从音乐的角度与大家一同赏析。现在就让我们牵起音乐的手,一同进入这五彩斑斓的电影世界吧!

注:由于之前的文章我们曾经进行过科幻电影的配乐赏析,所以本文我们将着重介绍除《星战8》外其他四部电影配乐,感兴趣的朋友请阅读专栏之前的文章。供知晓。

一、《水形物语》——以水之形言爱之意,于冷酷世界中觅得梦幻之境

《水形物语》电影原声由法国作曲家亚历山大•德斯普拉(Alexandre Desplat)操刀,他是一位优秀的作曲家、演奏家、指挥家,也是个人风格鲜明的电影配乐大师,配乐作品包括影片《面纱》《模仿游戏》《逃离德黑兰》《国王的演讲》等。在《水形物语》之前,他就凭借《布达佩斯大饭店》的配乐拿过一座小金人。这一次,是他与导演吉尔莫•德•托罗(Guillermo del Toro)的首次合作。中国乐迷朋友们较熟悉德斯普拉,因其曾为李安导演的电影《色戒》配乐,并曾在2007年凭《色 戒》获得第44届台北金马奖最佳原创配乐。

吉尔莫导演的电影多带有神秘恐怖色彩,但这一次,鬼怪、巫师、金刚这些流行元素都被他封藏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爱听黑胶的暗绿色鱼人,和一个在实验室做杂工的哑姑娘。

连结他们的不是咒语,而是用圆舞曲和老式黑胶唱机书写出的爱的物语。影片中男女主角都不会 说话,音乐便成为了他们沟通的方式。德斯普拉用他极为擅长的配乐风格,为这部暗黑属性的童话作了最绝妙的“注解”。

水是影片中最重要的意象,它神秘却柔软,它没有形状却无处不在。电影开场的主题曲《The Shape of water》就用乐器描述了这种抽象的情感。

本片的配乐由伦敦交响乐团完成,乐曲用流畅的竖琴开篇,水流

般的涌动之上,你仿佛缓缓潜入水的深处。当低音提琴部圆舞曲节拍响起时,那种幽深的恐惧感全然消失,而变得有些温暖和甜蜜,就像他们二人的爱情一样。

竖琴:一种大型弹弦乐器,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拨弦乐器之一,起源于古波斯(伊朗)。早期的竖琴只具有按自然音阶排列的弦,所奏调性有限。现代竖琴有四十七条不同长度的弦,七个踏板可改变弦音的高低,能奏出所有的调性。由于具有丰富的内涵和动听的音质,竖琴成为了交响乐队以及歌舞剧中特殊的色彩性乐器,主要担任的是和声伴奏和滑奏式的装饰句,每每奏出画龙点睛之笔,令听众难以忘怀。在室内乐中,竖琴也是重要的独奏乐器。独奏时能奏出柔和优美的抒情段或华彩乐段,极具感染力。

为了在音乐中体现水的迷蒙与灵动,长笛演奏家出身的德斯普拉用了12只长笛,以及他亲自参与录制的口哨声、手风琴和玻璃琴的奇妙回响来营造这种氛围。

长笛:是现代管弦乐和室内乐中主要的高音旋律乐器,属于木管乐器,外型是一根开有数个音孔的圆柱型长管。早期的长笛是乌木或者椰木制,现代多使用金属的材质,音质动感而清亮,声音婉转而悠扬。高音活泼明丽,低音优美悦耳,广泛应用于管乐队、管弦乐队和军乐队。

手风琴:是一种既能独奏,又能伴奏的键盘乐器,不仅能够演奏单声部的优美旋律,还可以演奏多声部的乐曲,更可以如钢琴一样双手演奏丰富的和声。手风琴声音宏大,音色变化丰富,手指与风箱的巧妙结合,能够演奏出多种不同风格的乐曲,这是许多乐器无法比拟的;除了独立演奏外,也可参加重奏、合奏,可以说一架手风琴就是一个小型乐队。

玻璃琴:玻璃琴是美国著名科学家、音乐家富兰克林发明的一种乐器,于1761年问世。富兰克林将 发声的单体由高脚杯改为底端有套接孔的碗状玻璃,由大到小依序串接后横卧于琴架,以脚踏板驱动的传动轴上(类似老式缝纫机);演奏者坐在乐器后方,边踩着踏板,边以沾湿的手指碰触玻璃碗的边缘,即可发出如琴般的声音,音质柔美、清脆。包括莫扎特、贝多芬在内的众多音乐家都曾为玻璃琴谱写专属的作品。

下面回归影片,《水形物语》女主角叫Elisa,是一间机密实验室的清洁工。她是哑巴,一位善良的画家邻居和一个体态臃肿的同事,是她交际圈的全部。她孤独又寂寞,直到遇见了他……

《Elisa’s Theme》是一首贯穿整片的重要主题曲,它在《水形物语》中进行了改编。同样的配器因回归到最简单的大小和弦而显得轻松活跃,为的是表达女主人公Elisa的心境,同时用口哨声作为她的声带,简直是神来一笔。

有人说:“这调调像极了在去见所爱之人的路上,满心欢喜却又不敢狂奔,怕风吹乱了头发,于是小步快走,蹦跶蹦跶的我就要见到你了呢!”果然,无词的配乐有时比歌词更充满画面与想象。

导演吉尔莫曾说:“对于解释爱情,我很笨。”这一点在被迫踏入人类文明的鱼人和无声的Elisa身上,显得更加突出。他们试探性地交流,小心翼翼地一同欣赏音乐,再到最后的二人共舞,他们的爱情真是笨拙又浪漫。

不善于表达的二人在道别时,响起了这段《You’ll Never K n o w》,所有的不舍和爱都融进了歌里。这首歌请来了目前在世界歌剧舞台上如日中天的人物——芮妮•弗莱明,这位女高音歌唱家除了主唱歌剧以外,偶尔也演唱爵士作品,比如这首娓娓道来的告白。有意思的是,弗莱明同时还在今年另一部奥斯卡大热门《三块广告牌》中献声,演绎了一首古老的爱尔兰民谣《Last rose of summer》(下文介绍)。

就如《水形物语》中的“水”,它能包容万物。片中几乎全是边缘人群:鱼人、哑女、同性恋、黑人。但最温暖的是,他们拥抱在一起对抗世界,在黑暗中寻找光明,仿佛是在告诉我们,就算你孤独又怪异,但总会找到一个可以包容你一切的人。卡梅隆曾评价导演吉尔莫的作品无畏地面对着生命本身所有的美丽和恐怖,他用孩童的好奇心和毫不掩饰的恐惧去看世界。

二、《三块广告牌》——那些平静中蕴藏的愤怒

本片配乐由美国作曲家卡特•布尔维尔(Carter Burwell)一手打造,作为电影配乐师,Burwell与科恩兄弟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几乎每部由科恩兄弟指导的电影都能聆听到Burwell的音乐。除此之外,他也很喜欢与非主流导演合作,其作品《卡萝尔》曾获第88届奥斯卡奖最佳原创配乐提名。Burwell的配乐拥有无法比拟的细腻情感,常在平静中蕴藏巨大的能量。

“愤怒会招惹更大的愤怒”,这是电影中女主前夫的新女友借书签上的话而说。本片由真实事件改编,讲述的是女儿安吉拉被暴力焚烧致死后仍未寻得真凶,受害者母亲米尔德里德无奈之下立起了三块广告牌,隔空喊话质问警局局长,事情由此便走向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在影片中有着多重的愤怒,大致分为母亲对警长的愤怒、母亲对警察局的愤怒、母亲对嫌犯的愤怒、嫌犯对警察的愤怒等等,每对愤怒相互夹杂,互相都具有因果关系。在充斥愤怒之下的电影里,配乐却是柔和的。接下来我们来聊聊片中五首主要的配乐。

Ⅰ.《The Last Rose of Summer》

上文提到在《水形物语》中献唱的女高音歌唱家芮妮•弗莱明同时还在本片中献声,演绎了一首古老的爱尔兰民谣《The Last Rose of Summer》,像一段娓娓道来的告白。歌剧式的唱腔透露着凄美的韵调,如同一场祷告般暗示女儿安吉 拉悲惨凄凉的陨落。以这首曲子作为故事的引言非常合适,即使不了解安吉拉的惨状具体如何,当听到“所有昔日动人的同伴都已凋落残逝,身旁没有同类的花朵,没有半个玫瑰苞……”这样的歌词,也让人黯然神伤。

《The Last Rose of Summer》的旋律来源于一首古老的爱尔兰民谣。十九世纪,爱尔兰著名诗人汤姆斯•摩尔(Thomas Moore)重新填词,改名为《The Last Rose of Summer》。著名作曲家贝多芬曾经亲自校订过这首歌。门德尔松用这个曲调写过一首钢琴幻想曲。后来,德国作曲家弗洛托把这首民歌用在他的歌剧《玛尔塔》里。由于《The Last Rose of Summer》受到这么多有名作曲家的重视,流传得也就更加广泛了。

这首曲子在母亲火烧警察局的时候再次奏响。本片的黑色幽默与嘲讽之处实在太多,比如此处,一直具有暴力倾向种族主义的警察狄克森在看警长给他写的信的过程中一点点醒悟,一点点放下愤怒,而警局对面的母亲却满怀愤怒纵火,深陷其中。狄克森是在绝境中绽放的花,悲剧似乎要再次重演之时,他拿着安吉拉的案件卷宗,勇敢地跳窗逃生了。安吉拉这朵夏日的玫

瑰没绽放的地方,在狄克森这个充满人性的角色中有了华丽的绽放。在对面目睹一切的母亲,愤怒随之烟消云散。由此看出,人与人的感情不总是势不两立的。世界也并非是正邪不两立的,而是善恶混杂,你所认为的善在别人眼里就可能成为了恶。随着情境与立场的变化,善恶也在一点点转变。 Ⅱ.《Mildred Goes To War》就在《The Last Rose of Summer》结束不久后,母亲在开车途中发现了三块广告牌,还特意倒车去观察。她用嘴唇去咬手指,同时《Mildred Goes To War》这个B G M响起,曲子起初低沉宁静,像是她在提醒自己所愤怒的事情,又似乎是在波澜不惊地做决定。随后她开了前进档,汽车向前驶去,曲风变得如战斗进行曲一般,踏浪前行,高歌猛进,预示着她将和世界上所有的不作为战斗到底。

Ⅲ.《Buckskin Stallion Blue》

这首民谣在片中有男版和女版,男版出现在影片十分钟左右。这首曲子曲风平静,又弥漫着淡淡的忧伤。事已至此,中年的母亲也想回到往常的日子,接送孩子上学,工作,生活。如果凶手落网,她内心的自责会少一些。但正如歌词所唱道“若三加四仅等于七,那一加二有何意义”,亦或理解为 “若事实如此简单,你会在哪里停留”。乘除加减在人世间并不通行,一切消息都在销声匿迹之中。

女版在片尾中奏响,警察狄克森的妈妈陷入了熟睡,再也不是那个彪悍的酒鬼,而是个希望自己儿子健康平安的普通母亲。狄克森的眼神里洋溢着一种不孝之子的忏悔,在这种忏悔之下,他告诉了米尔德里德嫌犯的消息。之后两人便踏上去嫌犯住处的路上。他们也想过岁月静好,就像歌词所道“若我有一艘金色帆船,我想要飞去你的身旁。若我们永远相爱,就珍惜这美好时光”。但凶手依旧逍遥法外,嫌犯也是疑点重重。

女版的歌声比男版更加温柔,甚至在忧伤过后得到了某种释怀。即便结局是开放性的,在最后两人的谈话中,仍能感受到他们所说的“路上再决定”不是决定是否要报复凶手,而是思考他们今后的人生轨迹。 Ⅳ.《His master's voice》这首曲子出现在本片戏剧冲突极大的一幕。在得知警长死后,狄克森悲伤了一会儿,洗了一把脸,音乐同时响起,在这轻柔的圣音之下,他戴上了墨镜,拿好警棍,无所顾忌地越过马路,毅然地打破了门窗,拔出枪来,用枪托海扁了一顿广告公司的韦尔比。

那种快意恩仇、睚眦必报的感觉,是赋予了狄克森人性的一面, 使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并不认为他这么做有什么错误。站在他的立场上他当时这么做是对警长最好的回报。这一幕到底是恶的表现还是隐藏着善,已经是善恶难辨了。

Ⅴ.《The Night They Drove Old Dixie Down》

这段配乐出现在影片的倒数三十分钟左右,狄克森在酒吧喝酒时,正好听到了邻桌的人正在和别人说自己杀害一个女子的经历,和安吉拉的案子完全吻合。正是对应了前面警长所说的:“有些案子,你一刻不停地去追查,然而五年过去了,人们听到某个人在酒吧或监狱里吹嘘那件事,整个案子就愚蠢地被解决了。”狄克森善的一面彻底觉醒,他细心地记下了那人的车牌号,并故意挑衅对方,留下许多对方的DNA。

这段音乐描绘的是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美国国内走向和平的情景,曲子中洋溢着一种绝处逢生后意气奋发地想做出一番事业的气息,我们看到了狄克森不再是那个暴躁、蛮横的混子警察,而是一个运筹帷幄的警探。

总体来看,本片的配乐平静之中蕴藏着巨大的戏剧张力,配合剧情的走向和人物内心情感的转变,更像一首叙事诗,如泣如诉。其代表了一种电影配乐的类型,即不喧宾夺主,配合剧情进行细腻的情感表达。当然,同时存在另一种表现形式,即以音乐带动氛围推动电影剧情,给观影者带来巨大的冲击,比如我们接下来要介绍的《敦刻尔克》便是这种类型。

80

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礼上的德斯普拉

竖琴

玻璃琴

长笛

手风琴

薄雾中忧伤的片头

母亲终露笑容

警察狄克森令人心疼的一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