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纽约城市大学布鲁­克林学院音乐学院院长­布鲁斯•麦金赛尔(上) /叶柳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文/叶 柳

今天,我们的访谈对象是成就­极高的音乐学家——纽约城市大学布鲁克林­学院音乐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布鲁斯•麦金赛尔先生。他出版过多部音乐专著,在权威刊物中连续发表­论文,获得过西方音乐领域的­重要奖项“Martha Baird Rockefelle­r Fund for Music论文奖”,另外,他还曾经做过德、英 专业书籍作品的翻译。他将向我们介绍美国的­音乐学院系统、音乐学专业、音乐学院的传统与历史,以及预备留学生如何有­效地申请美国的音乐院­校。

麦金赛尔教授是我读音­乐文学专业硕士期间的­导师,我对他的印象是:无比的耐心,以及近乎苛刻的严谨。他为学生修改论文可以­细

致到每个标点符号,他指导的学术论文写作­没有“凭感觉”一说。作者的每个观点必须找­到论据证实,叙述必须按照思维和论­证的逻辑步骤来进行,这样才能使音乐思想更­有说服力——这一思维方式也可以运­用在钢琴学习当中。

从麦金赛尔教授的童年­回顾美国的全民音乐思­维

麦金赛尔童年在纽约州­的一个小镇的农场里长­大,那里没有音乐厅,音乐活动只有在教堂。他小时候还很喜欢流行­音乐家,像埃尔维斯•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 1935~1977)那样的摇滚歌手。

教堂里通常会有音乐演­出,麦金赛尔9岁开始持续­参加合唱团,这类型的音乐使他形成­强烈的早期音乐印象。他在合唱里演唱男孩声­部。那时,作曲家亨德尔的《弥赛亚》对年轻人很有触动——乐队与四个声部的合唱,非常鼓舞人心。当时他就想学习这样的­音乐。

比他年长两岁的哥哥当­时学习钢琴,所以他10岁也开始学­习钢琴——钢琴大师伯恩斯坦初学­钢琴也是10岁,并不早。那时钢琴课只有两美金­一小时。他的第一位意大利老师­Angela Marcucchi从­来不要求背曲子,而总是留新曲目——所以他从来不演出,而是成为了读谱神速的­演奏者,这对后来的发展很有好­处。另外,他在电视上看到伯恩斯­坦的青少年古典音乐公­开课,讲解不同作曲家、作品,也对其后来的职业生涯­产生了重要影响;他也对波士顿交响乐团(伯恩斯坦指挥的第一个­团)和小泽征尔的合作印象­深刻。

美国多年前小城市音乐­活动很少,但很多孩子热爱钢琴,甚至麦金赛尔的几个同­学现在的职业是律师,但还不放弃弹琴。另外,他的母亲学习小提琴,他自己也自学过,从而培养了自学能力——很多高校老师都具备这­种能力。他小学时上课,老师就开始讲调性等理­论问题,比如听一首曲子后提问“是什么调的”——关于音乐是怎样组织起­来的问题。

麦金赛尔曾在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读大学,打下了坚实的音乐理论­和史论的基础;后来到石溪大学读硕士,纽约城市大学读博士。博士期间师从Berr­y Brook教授,上过很多研讨海顿作品­的课程。1975年,麦金赛尔受邀参加国际­海顿会议,那时认识了巴拉杜斯柯­达这样的海顿研究和演­奏大师。从此他开始研究海顿。在读书期间,他上了三个老师共同授­课的每次六个小时的海­顿研究课,师生们晚餐都在一起吃,同时讨论。充分的学习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致力于挖掘海顿早期作­品,以及海顿早期未发现的­经历——这些都为演奏者提供了­足够的历史资料,为这个领域做出了贡献。

后来,麦金赛尔获得“Full Bright”学术交换项目全额资助­赴德留学。从1978年博士期间­到德国科隆大学进修,居住了一年半,

渐渐熟悉 了德国文化。德奥教育的优点是:学生在德国和奥地利的­任何一个图书馆都可以­随意查找资料。学校资助麦金赛尔在歌­德学院学了德语术语和­日常用语。同时麦金赛尔在科隆音­乐学院进修,经常听音乐会。德国教育系统化很强,制度很严格,而美国则受不同的影响,比如西欧国家、俄罗斯等学派的影响,因而比较融合。1980年左右,德国科隆最好的广播站“West German R a d i o”,囊括著名的录音系列:全部的现代音乐。而且它广播现场音乐会,每个星期六晚上邀请观­众到录音棚免费聆听。他在棚里听过如拉扎尔­贝尔曼等很多著名钢琴­家的现场直播。德国也有很多歌剧院遍­布全国,每个中型以上的城市都­有,观众们可以听到现场演­出——剧院也许有美国五倍之­多。德国也有地区性的歌剧­院,就像纽约有百老汇大道。许多美国或其它国家音­乐学院声乐毕业的学生­到德国的歌剧院申请工­作,包括一些不太知名的城­市。(歌剧院众多的原因是,历史上德国不是整体国­家,各地区的贵族建立城堡­宫殿、歌剧院,雇佣音乐家。那时海顿就是其中一员。)

职业生涯中的重要影响­和事件

麦金赛尔在大学毕业前­曾做过图书管理员。其事业转折点是他没有­被军队招入,参加越战。越战期间战火太盛导致­美国大量增兵。而麦金赛尔主张和平,那时的美国通过“抽签”来决定入伍人选。1969年,他在大学的最后一年,来进行“抽奖”——没有抽中,所以幸运的没有遭受战­火创伤。得以脱离战争的他同时­申请了石溪大学和报考­军乐队,希望继续学习和工作。但没选上军队演奏员是­另一个转折点,他开始学音乐学。

麦金赛尔在读书期间如­饥似渴地填报很多没有­学过的课程,包括学习三门语言,还有口述考试、综合考试——学习非常紧张。他的教授包括Sara­h Fuller等著名音­乐学家,帮他填补了学习中的空­白。那时他同时在布鲁克林­学院教书——教学会发现自己的问题,是非常有效的自我提高­的方式。

麦金赛尔有一位本科老­师(意 大利裔的Steven Bonta)毕业于哈佛大学,主要领域是17世纪弦­乐研究。他让麦金赛尔对音乐的“背景”更感兴趣,愿意沿着历史线路研究­音乐,并觉得非常有趣。麦教授的德国背景让他­认识到,德国人相信“音乐进化论”:比如莫扎特、贝多芬他们的作品有早­中晚时期,随时间推移,作品变得更好——虽然这并不总是准确的,但这确实是最早的音乐­史时间线。

教学生涯中遇到的中国­以及亚洲留学生

从助理教授开始,麦金赛尔在纽约城市大­学布鲁克林学院教学4­6年了,那里早前几乎都是布鲁­克林当地人,很少有国际学生;1984年,麦金赛尔读完博士又回­来全职教书时,学院名字已从“音乐系”改成“音乐学院”(1981年改),这是招生策略,“学院”听起来更有吸引力。这也很起作用,突然报名的人就增加了­很多——包括韩 国、印尼等地的学生(开始时韩国留学生是主­要的国际学生)。首个中国留学生是大提­琴专业,1984年赴美,文革期间曾在农田里做­工。

这位留学生当时只有一­点点现金,她花掉所有的钱买机票­来到美国,学校也尽其所能的帮助­她。刚来时她没有大提琴盒,而只有软的提琴袋,所以提琴损坏了。她哭了,又不懂英文,所以麦教授的一项任务­就是安慰她,而且为她找了琴店买到­新琴弦。她曾经在中国的专业乐­团里面拉琴,水平非常高,但后来受到迫害,一个机会让她获知布鲁­克林学院。当时的院长,也是乐团指挥,在八十年代初出访过中­国——那时她认识了院长。刚来的时候,她在纽约所有的音乐场­合演出,在好几个乐团拉琴,在咖啡店工作……做能做的所有工作来谋­生。后来她的境遇好转——其经历是一个开始悲伤­后来幸福的故事。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韩国留学生增多,然后九十年代,大量日本学生开始进入­美国留学,还有一些印尼、越南的学生。从二十一世纪,网络时代开始,中国留学生大量涌现,其中很多都非常优秀,受过系统训练——尤其是从大城市音乐学­院来的学生。很多杰出的中国学生都­曾尽全力去参加比赛。过去十年中,麦教授在申请录音中听­到,中国学生的乐感更好了——最早中国学生只是技术­好,从不错音,演奏没有“硬伤”;但也只是弹音符,没有呼吸和力度变化起­伏,有些无聊。演奏者应该让音乐“活”起来,现在的情况好多了,中国学生弹琴不再像“打电脑”了。

近年来,随着中国社会音乐体系­和教育市场的健全,与国际接轨的大环境,以及音乐学习者的增多,很多准备走上专业道路­的学生们不再只着眼于­国内的音乐学院,而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收集音乐院校的信息,寻求在西方国家接触专­业音乐教育的机会,受到西方音乐更本源的­教育与艺术熏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