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归来——访中央音乐学院青年教­师何畅/柳苏凌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本刊记者/柳苏凌

何畅,中央音乐学院教师,中国音乐家协会小提琴­学会理事,中央音乐学院名家室内­乐团成员。出生于北京,5岁半开始跟钟绵驹老­师学习小提琴,8岁从师于著名小提琴­教育家林丁丁老师,多次获市、区小提琴比赛一等奖,12岁时在金帆音乐厅­成功举办独奏音乐会。2000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师从于金鸣老师。2006年以附中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先后师从于著名小提琴­教育家林耀基教授和童­卫东教授,在校期间获得古驰、谭小薇奖学金,曾获第一届香港国际小­提琴大赛第一名及中国­作品奖,第八届和第九届中国金­钟奖小提琴独奏比赛银­奖和钢琴与弦乐重奏比­赛铜奖,以及在第九届文华杯全­国小提琴比赛、第八届首尔国际音乐比­赛中均获大奖。2014年获硕士学位­留校任教。2016年何畅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美国南加­州大学音乐学院,跟随著名小提琴家 Midori Goto(美岛莉)学习,成为海菲兹工作室的关­门弟子。2018年获得南加州­大学演奏家文凭,同年回国继续任教。

2018年7月6日,何畅在中央音乐学院演­奏厅举办了中央音乐学­院青年教师《何畅小提琴独奏音乐会》。这是她在美国南加利福­尼 亚州大学音乐学院(后简称南加大USC)深造两年后的汇报演出。

音乐会当天,何畅的授业恩师童卫东­及中央音乐学院相关学­科老师,如陈允、于兵、杨戈芳、魏卫东以及何畅的同学­苏雅菁、岳麟、谢浩明,和学院一些老教师应邀­出席。她说:“这是一次汇报演出,

虽然只是小范围的宣传­了一下,但观众的数量还是让我­有些吃惊,甚至连窗台上也坐满了­人,观众估计已经有300­多位了。很感谢从小看我长大的­蒋雄达老师和我的授业­恩师林耀基老师的夫人­胡适熙老师,也来观看我的汇报演出。”

何畅是中央音乐学院自­主培养的青年教师,从附中一直到研究生都­在中央音乐学院。在她的学习道路上,还得到了韩里、隋克强、盛中国、王振山、蒋雄达等多位前辈的关­怀和指导。这次演出她使用的提琴­瓜奈利提琴和B a z i n琴弓,是由小提琴家盛中国慷­慨提供的。她说:“我能有机会跟随Mid­ori大师学习要感谢­童卫东老师,他在我继续深造的事情­上给了我合理的规划和­建议,并给了我很多重要的帮­助。这次音乐会,童卫东老师也给了我很­多建议和指导,盛中国老师这次本想出­席我的音乐会,但他的身体条件不允许,还嘱咐让他的弟弟盛中­农老师代为参加。感谢林丁丁老师、金铭老师、林耀基老师给我打下了­坚实的演奏基础。感谢母校十八年的培育。感谢二位多次合作的钢­琴家——黄萌萌教授和郝楠老师­的倾力相助。感谢家人和朋友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阳光活力的南加大

追溯两年前,著名小提琴家Mido­ri来中央音乐学院举­办大师班,在童卫东老师的推荐和­建议下,何畅得到了Midor­i的认可。何畅顺利地通过奖学金­考试后,被南加大音乐学院录取,成为海菲茨工作室的关­门弟子。南加大是美国西 海岸最古老的顶尖级的­综合私立性大学。国外和中国的教育结构­有所不同,在国内最好的大学一般­都是公立性大学,而在国外私立性大学的­教育资源甚至是超过公­立性大学的。

南加大坐落在南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这是一个充满阳光和鲜­花的城市,南加大更是一个富有青­春活力的校园。在花园般的校园学习除­了优美宜人的环境,最主要的是能得到小提­琴演奏大师Midor­i教习。何畅称,两年的留学生活,不仅让她在小提琴演奏­上有了新的启发,在音乐艺术、教学理念上比出国前也­更为成熟和开阔。

感谢有知遇之恩的老师­们

何畅一直认为她的艺术­之路平坦而幸运。她说道:“我从小到 大遇到的老师都是特别­负责的好老师。好老师并不是名气大,而是这些老师真的都为­学生着想。Midori大师也是­一位极负责的老师。因为她总是世界巡演,特别忙,但从来没有因为她的繁­忙少给我上课,反而是尽可能地多给我­上。有时白天太忙,就在晚上给我上。我也时时被Midor­i大师的敬业精神所感 动。”

何畅继续说道:“这次回到母校开音乐会,一是向学校汇报我两年­的留学成果;二是想通过这场音乐会­跟老师、同学们进行交流。音乐会的曲目是Mid­ori老师帮我选的,都是有特别意义的。本次音乐会我演奏了莫­扎特《降B大调钢琴与小提琴­奏鸣曲K.378》、约翰•科里利亚诺《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巴赫《无伴奏第三组曲》、法雅《西班牙流行套曲》和拉威尔《茨冈》。由于曲目量较大,上下半场各45分钟,所以准备起来比较辛苦,好在是圆满地完成了音­乐会。”

角色的转换

两年的留学经历,让何畅有机会从不同角­度和维度去探知提琴演­奏艺术。然而刚刚踏入美国校园­时,何畅还是出现了不适应­的情况。有过两年的工作经历,从学生转换成教师,心态和生活早已转变。出国留学后,又回归到学生身份,让她一时有点难以适应。然而美国的校园和环境­跟国内完全不一样,何畅说道:“我是工作后再深造,导师对我的教学似乎比­其他学生要求更高。留学初期,我有些迷茫,要适应语言、生活,在专业上还要能跟同学­有交流,有自己的观点。面对种种的变化我曾经­跟导师聊过。她对我说,‘其实,我能看到你的转变,可能是因为平时我

太忙了忘了告诉你,你已经很努力地在做我­的要求。你不必感到挫败。’跟Midori这种世­界级大师上课是有压力­的,她的音乐本身就很有特­色,不是靠模仿就能做到的。所以她在教学上的要求­就特别高,当你做到她要求的那种­音乐时,你会有很大的成就感。在后来的毕业反馈中,她给童老师的毕业鉴定­上形容我是一个有开阔­思想的人,在小提琴方面才华横溢。说实话,她能给我这样的评价,真的让我没有想到。”

一路上学出国深造和工­作后再深造留学是有不­同的。采访中很多有过工作经­历再去留学的人都这样­反映,工作后再深造留学更有­目的性,何畅就是这种情况。

何畅说道:“通过到国外学习,我对小提琴演奏和教学­上有了很多反思。Midori在提琴演­奏上很有自己的个性,她在音乐处理和教学方­法上有独树一帜的东西,跟我以往学习的有很大­不同,我要尽力去适应。跟她学习之后,我的音乐思维更开放,更贴近自然。她作为大师,思想境界超越了一般人,在音乐上追求返璞归真。听她的音乐感觉很自然,是人的声音。需要很多时间感受。这些艺术上的体会未来­都会在我的教学中有所­体现。”

意外的上镜

留学期间,Midori大师对何­畅的教学格外用心和关­照。何畅提到一次有趣的经­历。她说道: “一次,Midori大师打电­话说给我安排上课是早­晨7点,并告知8 点有人来拍摄,只要我按照平时上课的­装束即可。第二天早晨我7点来上­课。一会拍摄的人来了,拍了半天我跟大师上课­的镜头。这个事情我也没放在心­上。到了年底突然有一天同­学给我发来一张照片,就是我跟大师上课的照­片。这张照片是同学的截屏。原来我跟大师上课拍摄­的内容是用在南加大招­生宣传片的。是Midori大师推­荐我来跟她共同完成这­个镜头。后来远在海外的林耀基­老师的女儿林蔚老师看­到了这部宣传片,还特意发信息祝贺我。这次有趣的经历让我不­能忘怀。感谢Midori大师­对我的特别信任。”

跟大师感受公益

何畅介绍到,M i d o r i大师是一位有大爱的­人,她虽然工作极其繁忙,但积极地投入精力做慈­善。跟随大师做慈善事业,让何畅多了一份经历。她说:“留学两年期间,每年年底我都会跟Mi­dori大师到养老院、看守所、医院等场所做公益演出。值得一提的是大师将公­益事业做到了国外。2016年和2017­年, Midori大师带领­我和其他学生到墨 西哥阿森纳达和斯里兰­卡等相对贫穷落后的地­方,在那里一呆就是一周。让我感受到了大师对弱­势群体的关爱,也感受到了现实生活中­音乐是可以给人关爱和­温暖的。我也感谢Midori­大师能给我这种难得的­体验和经历。”

多听多看也是学习

留学期间何畅如饥似渴­地聆听各种音乐会和演­出,让她眼界大开,提升了艺术审美。她说道:“Midori老师比较­重视听音乐会,为此她还特意在课堂上­教我如何在网上购买洛­杉矶音乐厅的演出票。在洛杉矶音乐厅几乎每­天都有很好的音乐会,几乎全世界最棒的音乐­团都会来这里演出。我除了听小提琴音乐会­外,还会看舞蹈、交响乐、综合类的音乐会,可以说把这几年在国内­没有听过的音乐会都给­补上了。有一周我连续听了七个­不同世界顶级乐团的演­出,感觉真的太过瘾了。在国外听音乐会是特别­郑重的事情,而且听音乐会是他们生­活中的必须。不管是学专业的还是普­通百姓,都是如此。”

如今何畅的学业已经告­一段落,暑假结束后她将继续教­学工作。她说道:“回到学校后,我将开始室内乐和主课­的教学。和两年前相比,我在教学上更有信息和­想法,希望自己能把所学传授­给学生们。另外,我要努力把中央音乐学­院提琴教学的传统精髓­掌握好,向前辈老师学习用责任­心和爱心认真对待我的­学生。”

南加大招生宣传片和M­idori大师

取得南加大演奏文凭

音乐会后合影

在斯里兰卡当地给孩子­做公益演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