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收藏的契丹- 辽埙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陈秉义

契丹属我国古代东胡族系,是鲜卑的一支,与中原的五代、北宋几乎同时的我国北方少数民族,其亨祚的二百余年,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次“南北朝”。由于“契丹”曾雄霸东北亚二百余年(东辽),加上耶律大石在中国西北和中亚地区建立“西辽”的近百年,前后共历时三百余年,有学者认为,“契丹统一了北中国并有效地控制东西诸国、部族,使得草原丝绸之路所涉地区长期无大变故,所以这条古老的通道更加通畅、繁荣。”①因此俄语、波斯语、希腊语中的中国均被称为“契丹”,当代英语也有用“Cathay”来表示中国这一名称,说明了契丹曾在世界,特别是亚洲的影响。

著名辽朝学者陈述认为,契丹人自己称其国家为“哈喇契丹”,并不是专指西辽。“由于契丹人称他们自己的国家为哈喇契丹,所以蒙古人和波斯人才用哈喇契丹来指辽朝及一切契丹人”②;在女真文字中“只称辽朝国号为‘契丹’,并没有‘大辽’‘辽国’之称”③。综合各种资料,我们按“契丹-辽”称谓这一时代。

《辽史•乐志》记载了辽代的雅乐中埙是一种主要乐器。内蒙赤峰博物馆、巴林左旗辽上京博物馆、敖汉博物馆、通辽博物馆以及民间收藏中还藏有契丹-辽时的各种形制、材质的埙,有扁圆形、各种动物形、十二生肖形和梨形等。但是民间收藏中的契丹-辽埙种类更多,笔者于2016年在北京一位收藏家处见到了一批契丹-辽时代的埙,约有二百余枚,是用香柏木制成的埙盒盛装。盒上写有契丹小字“笛溜”两个字,得知契丹人把埙称之为“笛溜”。此 外,该收藏家还收藏有一批契丹-辽的“满口埙”类的乐器,契丹小字称“鸣箫”。下面分别介绍:

1.笛溜

这批契丹-辽时代的埙和笔者在博物馆中见到的契丹-辽时代的埙有很大不同,形状各异,有卵形、梨形、牛头、羊头、十二生肖等形状,梨形埙体上绘有彩色契丹男、女舞者,有6按音孔和8按音孔等,音域很宽,能进行演奏。

笔者曾于1983年向著名古筝演奏家、音乐教育家曹正学习制作陶埙,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从笔者制埙的实践经验来看,8孔埙的音域至少可达11度,在契丹-辽时期,埙能够达到11度是不可想象的,从目前所掌握的情况看,这种8音孔的埙应该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前后出现,如果在契丹-辽时期就有8音孔埙,中国埙的历史就要改写了。

此外,民间收藏的《契丹贵族宴乐图》中也有埙的演奏图像,说明在契丹-辽时代,埙在宴会的歌舞表演中也得到应用。

据有关专家介绍,我国宋代时,首都开封曾流行一种称之为“笛溜”的乐器,这种乐器多为陶或瓷制作,实际上就是陶埙。西夏文中有“笛六嚷”一词,是否就是指“笛溜”?笔者见到的这些契丹-辽埙,几乎全部是用香柏木制成的盒作包装。制作精美,形式多样,很难想象,民间收藏竟然能够出现如此之多埙乐器实物。这些埙有6音孔、8音孔,也有一部分埙是冥器埙,但多数是可以演奏的埙。

在这批收藏中,有一批用香柏木和辽三彩制成的埙,均用香柏木制成的木盒盛装,分别是8枚、10枚或12枚一组。有常规的平底梨形埙,还有牛头、羊头和十二生肖形。其中用香柏木制成的埙,虽然经过千年的历史沧桑,但仍香气宜人。

图1 民间收藏用香柏木制成的埙盒上的笛溜(埙)二字和一组契丹埙

图2 民间收藏的契丹埙

图4 民间收藏《契丹贵族宴乐图》中的埙演奏

图3 民间收藏契丹埙尺寸

图5 王加勋收藏的用香柏木制成的埙

图6/7 辽三彩笛溜(埙)

图8 陶制梨形平底笛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