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上的膜鸣乐器——纳格拉(中)/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周菁葆

(接上期)

《羯鼓录》曰:“状如漆桶,下以小牙床乘之。击用两杖,其声焦杀鸣烈,尤宜促曲急破,作战杖连碎之声,又宜高楼晚景,明月清风,破空透远,特异众乐。杖用黄檀狗骨花楸等木,须至干紧绝湿气,而复柔腻;干取发越响亮,腻取战裹健举。棬用刚铁,铁当精錬,棬当至匀,若不刚,即应條高下,搊捩不

停,不匀,即鼓面缓急,若琴徽之先文病矣。”[17]

这段文字,已经基本把羯鼓的形制与演奏方法讲清楚了。

羯鼓最早的演奏形式虽然是用两杖分别击两头,但是,很快在西域就发展成为鼓面朝上,用两杖相击鼓面的形式,在西域出土的文物中有大鼓为证。

大鼓,在有关龟兹乐的文献中没有记载,但《新唐书》中有云:“凡所谓俗乐者二十八调,……革有

杖鼓、第二鼓、第三鼓、腰鼓、大鼓。”[18]说明大鼓

在唐代是使用的。有关大鼓的图像则最早出现在古代新疆。

1903年,日本大谷探险队的渡边哲信与堀贤雄在新疆苏巴什佛寺进行了发掘。在西大寺遗址获得一具舍利盒(盛僧侣骨灰的容器),并与其他文物一起劫往日本。经学者研究和技术处理,发现盒盖、盒身绘有精美的乐舞画像,为公元7世纪的文物,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苏巴什佛寺位于新疆库车河出确尔塔格山口的西岸,西岸遗址范围很广,东岸遗址窄长。西岸的佛塔为最大建筑,现存高大的基座与踏步。中心圆形塔身已毁一半,但仍可窥其雄姿。距佛塔约200米,为一 大寺院,舍利盒就出土于大寺遗址内。

舍利盒为木质,镟制,通高31.2厘米、直径37.3厘米。盒由盒身与盒盖组成,盒盖上绘4身联珠纹环绕的“迦陵频伽童子”手持乐器演奏。盒身绘一列乐舞队,由21人组成,其中有舞蹈者13人,乐队8人。盒身的乐舞队中,除有几人为穿舞服和戴面具者外,其余人物形象均为龟兹世俗人的装束。龟兹壁画里的供养人形象与服饰均可与其印证。

《旧唐书•西戎传》载:“龟兹国……男女皆剪

发,垂与项齐。”[19]玄奘《大唐西域记》也称龟兹“服饰锦褐,断发巾帽”。[20]图中人物形象与此一

致。舍利盒所表现的完全是龟兹世俗乐舞生活的真实情貌,图中有各式各样的戴面具的舞蹈者。唐慧琳《一切经音义》载:“苏幕遮——此戏本出西域龟兹国。至今犹有此曲。此国浑脱、大面、拔头之类也,或作兽面,或像鬼神,假作种种面具形状——每年七月初公行此戏,九日乃停。土俗相传云,常此法禳厌

驱趁罗刹恶鬼啖人民之灾也。”[21]唐段成式《酉阳

杂俎》也载:“龟兹国……婆罗遮(即苏幕遮),并

服狗头猴面,男女无昼夜歌舞。”[22]此图与文献所记

“苏幕遮”歌舞相合。

在舍利盒中舞蹈者之后,是一组乐队。最前面的是两个儿童抬一大鼓,后有一乐手击鼓。大鼓描绘得比较细致,鼓身为弧形条木拼制,条木之间有燕尾榫连结。两端鼓面周沿各有铆钉一圈。鼓手眉清目秀,身穿龟兹式外套,扎联珠纹腰带,腰间佩剑,头发后还扎一巾带,双手执桴上下击打。两位抬鼓儿童双手

握杠,耸肩抬鼓,均回首张望鼓手。两人均作赤脚,这与“苏幕遮”每年七月举行的时节相符合(图4)。

在新疆柏孜克里克石窟第16窟伎乐图中也有大鼓,为公元9世纪的文物。画面虽然毁损严重,但图中有一天人所抱竖箜篌的上半部分仍然可辨。音箱为白色,首部弯曲,可辨认出17根琴弦。该箜篌绘制精细,弦数之多为新疆壁画中所罕见。该窟正壁为塑绘结合的“涅槃变”(佛涅槃泥塑像已毁)。佛涅槃像一侧绘各国使臣举哀图,另一侧绘外道婆罗门幸灾乐祸、演奏乐器庆贺图。婆罗门使用的乐器有曲项琵琶、大鼓、横笛、筚篥和拍板。

击大鼓的婆罗门身为绿色,身上披兽皮纹饰物,下穿兽皮裤。身前放一大鼓,鼓身棕色,绘有莲花图案,鼓面用两排铆钉于鼓胴上。婆罗门双手执槌作击打状,一槌已击在鼓面,一槌举起,形态十分逼真(图5)。[23]既然《新唐书》中有大鼓的记载,说明大鼓东渐中原是客观存在的。

从上述文物中我们知道,大鼓图像在新疆出现最早的年代是公元7世纪,一直到公元9世纪大鼓图像仍出现在新疆高昌地区。由上可知,大鼓实际上就是羯鼓类,是从羯鼓演变而成的一种鼓面朝上,用两杖相击的形制,因此在历代史书中不把它作为一种独特的乐器。但在日本却经常提到大鼓,同时都不提羯鼓,因为日本文献中说大鼓是“广于羯鼓的形制”。虽然 古代文献中没有记载说龟兹乐中使用大鼓,但经常提到羯鼓,其中就已包括有大鼓在内了。在出土的龟兹舍利盒上有大鼓的描绘,说明这种乐器在西域是通用的。现今高昌壁画中的大鼓与日本文献中记载的形制完全一样,是“广于羯鼓的形状”。演奏也是用两杖相击。

从羯鼓演变而成的一种鼓面朝上,用两杖相击的形制除新疆文物有证外,在日本保存有唐代演奏羯鼓的遗物,是公元8世纪的文物,正是这种演奏形式(图6)。

在日本世界文物博物馆还保存有一个宋代演奏羯鼓的文物,是公元11世纪的遗物,也是一种鼓面朝上,用两杖相击的鼓(图7)。

新疆龟兹出土文物和新疆柏孜克里克石窟第16窟伎乐图中的大鼓,是公元7世纪至9世纪的文物。日本也保存有公元8世纪和11世纪的演奏羯鼓的文物。这都说明古代羯鼓的演奏形式已经有鼓面朝上,用两杖相击的形制。

三﹑正鼓﹑和鼓与纳格(Nagela)

值得注意的是,西域《安国乐》中有“正鼓”与“和鼓”。《安国乐》传入中原是在北魏太武帝年间,即公元430年左右。当时《康国乐》中有大小鼓,也就

是“正鼓”与“和鼓”,这种鼓当是“单皮复之”,用

两杖相击[24]。安国、康国的祖先都有月氏人成份。《隋

书》载:“康国者康居之后也,自汉以来相承不绝,其王本姓温,月氏人也。旧居祁连山北昭武城,被匈奴所破,西逾葱岭,遂有其国,支庶分正,故康左右诸国,

并以昭武为姓,示不忘本也”。[25]

安国就是康国的支庶,都是由月氏人所建立的政权,所以“正鼓”“和鼓”当属于羯鼓类,是月氏人发明的乐器。西域石窟壁画中的羯鼓没有木座,这说明龟兹地区使用的羯鼓并不一定就是汉文史书中所记载的那种形制。现今中国维吾尔族使用的“纳格拉”,由大小两个组成,单面蒙皮、用两杖相击,和古代西域音乐的羯鼓类——“正鼓”与“和鼓”一样。

《乐书》卷127中在记载“羯鼓”的制作时说: “大者以瓦,小者以木类”。现今“纳格拉”的原始形制也是用木制和陶制,因此可以说“纳格拉”是源

自古代羯人的“正鼓”与“和鼓”。[26]

我们在《阿拉伯音乐史》中,没有发现有关“纳

格拉”的记载,在伍麦叶王朝以前只有“达夫”。[27]

据印度史书记载,印度演奏的“塔拉布”(T a b l a)是用两只手揩摩,阿拉伯人历史上也多用双手击奏,而用两杖击鼓则是羯人的传统,是古代中亚少数民族的贡献。“纳格拉”这个名称在汉文史料中首见于1759年的《皇朝礼器图式》:“回部乐那噶喇、铁匡冒革、上广 下 削 ……鼓面径俱六寸四分八厘,底径三寸六分二厘、四寸八分六厘,左右手各以杖击之。”[28](图8、图9)

至于“正鼓”“和鼓”的古代称谓如何演变为“纳格拉”名称,目前还没有文献的具体记载。但 是,“正鼓”“和鼓”的西渐是有据可查的。突厥人的迁徙对“正鼓”“和鼓”的传播有重要贡献。

图6 唐代演奏的羯鼓,公元8世纪,现存日本东京博物馆

图5 新疆柏孜克里克石窟第16窟壁画中的大鼓,公元9世纪

图7 宋代演奏的羯鼓,公元11世纪,现存日本世界文物博物馆

图4 新疆苏巴什佛寺出土的舍利盒上的大鼓,公元7世纪

图9 清朝皇朝礼器图式中描绘的纳格拉

图8 清朝皇朝礼器图式中记载的纳格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