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常态音色与变化音色在演奏中的运用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杨婷婷

琵琶被冠以中国民族乐器“皇后”之美誉,这件乐器承载了太多的中国历史文化,是中国几千年来积累的音乐珍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之一,在中国文学史和中国音乐史中均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从中国文学史上看,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文学作品中,都有很多描写琵琶及其演奏的诗篇,其中不乏像白居易《琵琶行》那样的不朽名篇。

音色是乐器的灵魂,每件乐器的音声特质,都因发音方式不同,从而在音乐中展现出耐人寻味的组合与变化。音色是琵琶演奏者描绘意境、塑造形象的重要表现手段之一。就琵琶演奏艺术而言,演奏者对音乐形象、内容乃至音乐情感的表述,是构成纷繁音色的首要条件。当音乐艺术处于某种用以表达和理解的情态之中,音色便不能仅以“好”“坏”来进行评判。“无声不可入乐”,甚至“此时无声胜有声”也是音色的一种呈现方式。本文将结合具体的琵琶奏法与乐曲章节,从实践层面初探音声特质如何通过演奏技法呈现出来,并以此探寻音乐从技术至艺术的美的历程。

一、琵琶演奏中的常态音色与变化音色

从演奏者演奏状态下的神经系统、心理状态以及与演奏者技法、动作的一系列运动过程的互动中,我们可以将由此发声的琵琶音色分为常态音色与变化音 色两大类。

琵琶的常态音色,除了包含作为乐器物质属性所固有的音色外,主要通过演奏者右手“弹、挑、扫、轮”及左手“打、带、擞”等琵琶基本演奏技法,在演奏者心理紧张度与生理肌能力度运动上都较为稳定的状态下,经合理训练而取得的一般常态的、稳固的音声特质。

“常态”是指音色及其技术结构的基本状态。琵琶音乐中,音色“常态”一词在理论上还没有加以定性,主要是相对于琵琶音乐演奏中变化的乃至“极致”的音色处理而言,是演奏者与听众一个约定俗成的共识。

变化音色是演奏者为了妥帖表达音乐的特定需要,通过对左、右手基础技法的“再创造”,使基本音色发出更适时适度的、具有扩展性的音色。以右手演奏实践为例,右手义甲触弦的位置、角度,经过弦的速度、力度等都是影响音声特质的因素。此外,琵琶演奏离不开左手技法如“推、拉、吟、揉”等行腔做韵的微观处理,对不同乐曲的演奏,可以涉及左手刚或柔、疾或缓的吟揉,及有节奏律动的音腔处理等。可以说,变化音色即是在双手技法的常态演奏中,通过对上述因素的种种技术性改变,用以符合音乐表述的情与意。

二、以曲为例——琵琶演奏中的音色表述

如上所述,以右手技术实践为例,演奏者义甲触弦点的高低、触弦速度的快慢、触弦面积的宽窄、触弦角度的大小及触弦方向等都相互关联、相互制约了演奏者对音乐的解读与阐释。

谱例1 《青莲乐府》古曲 王范地演奏谱

此曲演奏,第一个音采用了右手食指下侧锋触弦,并向面板45度角方向拨弦发音的方式,音色醇厚有力,结合谱例1中第4至6小节右手触弦音位的高低变化,对音乐进行中乐音、乐汇乃至乐句细致入微的琵琶演奏技法处理,一笔勾勒出乐曲柔美不失苍劲、细腻不失大气的艺术情趣,刻画出“青莲居士李白”举杯邀明月的万丈豪情。

谱例2 《塞上曲》古曲 王范地演奏谱

琵琶音乐艺术中,对“苍凉”“厚重”艺术情怀的表达,传统中多讲“慢”拨,或结合音乐的上下情境多采用一些延长余音的表现手法,但普通的琵琶习艺者往往难以对类似的音乐表达加以清晰认识。文曲《塞上曲》主要描写了在封建社会制度压迫下,我国古代妇女的悲惨境遇与悲愤之情,曲调“声声掩抑声声思”的情绪,使乐曲从音乐表达的基调上即暗含了一种悲凉凄切的韵味。王范地先生在演奏此曲时指出,演奏时右手可采用慢速触弦和贴弦的演奏方法,常态音色的发声即可以通过技巧变化,带给听众以沉重、悲凄之感。

除了对右手技法的探索与创新外,对左手技法 的再发掘也是琵琶艺术发展中十分重要的一环。如文章开篇所提,琵琶是以“点”为单位来发音的传统弹拨乐器,在演奏层面上仅靠右手的技术处理难以实现“余音绕梁”的音韵之美。左手“吟、揉、推、拉、绰、注、打”等技法的运用,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并形成了音乐引人入胜的关键所在。下文结合乐曲,陈列一些乐曲中对左手形成音色变化的典型案例,试作分析。

谱例3 《月儿高》古曲 王范地演奏谱

王范地先生在演奏时,于谱例第二小节A音,左手采用了一种“刚”性的吟揉处理——音的音频波动的行进具有很强的律动感,产生刚性的音色效果。通过手指拉动琴弦在品位上的快速滑动,以短暂的动作过程产生音乐表述中的不同律动变化,以此呈现出一种传统音乐中节奏腔韵的独有效果,将音乐演奏中的个人艺术感悟生动体现出来。

谱例4 《渭水情》 任鸿翔曲

《渭水情》是上世纪新创作乐曲中,较多运用了传统民间音乐元素而形成的具浓厚地域色彩的琵琶作品。音乐演奏中,要求左手在推拉音下行的滑动过程中与揉弦复合使用,在长音的余韵中展现出乐曲内在鲜明的音乐风格,彰显出琵琶以“点”入“线”的音色变化,左手技法的处理带出一番渭河流域秦腔欢苦的风格之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