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海岸”传来的回响——记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岛塔若卜乐团“音乐桥梁”/陈朝黎

——记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岛塔若卜乐团“音乐桥梁”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Contents - 文/陈朝黎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于9月3日至4日在北京举行,共商中非友好合作之大计。如果说,中非关系就像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那么笔者认为,中非文化则是大树上绚丽盛开的花朵。非洲文化的复杂性也决定了非洲音乐的多样性、融合性和独特性,但我们对于非洲音乐文化的研究却远远不够。

笔者分别于2015年4月、2018年7月赴东非肯尼亚、坦桑尼亚进行实地田野工作,对斯瓦西里音乐文化的代表塔若卜(T a r a a b)音乐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本文将对桑给巴尔岛塔若卜乐团“音乐桥梁”进行详细介绍,以期对非洲音乐文化研究添上一抹色彩。

一、若沙•若后(Rusha roho)——现代塔若卜音乐的象征

塔若卜音乐是东非的一种器乐合奏形式,影响力遍及整个东非,而桑给巴尔是其起源地。音乐桥梁(Musical Bridges)乐团是由帆船国家音乐学院的师生组建的塔若卜乐团,就风格而言,他们不属于传统的塔若卜乐队,而是目前桑给巴尔岛上受西方流行文化冲击而产生的现代塔若卜种类,也被称为若沙•若后。

若沙•若后在斯瓦西里语中有“精神飞扬”之意,故逐渐成为了现代塔若卜的同义词。若沙•若后是塔若卜音乐中的一种,以即兴作词为特色,是在现代西方

乐队的影响下逐渐产生的种类。由于若沙•若后使用的乐器大多具有便携性的特征,故非常适宜流动性演出,这种音乐风格在桑给巴尔地区广为流传。在传统的塔若卜音乐中,所提到的爱情是斯瓦西里文化的诗歌中隐晦的感情,安静而痛苦,可若沙•若后的歌词中却常常非常直白地提到爱情;在演出服装的使用上,传统塔若卜会使用穆斯林平常穿戴的长袍、白帽,而在若沙•若后的演出中,演员的打扮则以随意、青春为主,这样的区别还有很多,在以伊斯兰文化为主体的穆斯林人群中,若沙•若后显得非常独特,常用于婚礼、节日庆典、俱乐部、西方化的酒吧等场所。

二、若沙•若后塔若卜的所用乐器

电吉他、电贝司、合成器以及架子鼓等摇滚音体系中的电声乐器使若沙•若后风格的塔若卜与传统塔若卜有了明显的差异。有趣的是,在此基础上,桑给巴尔地区还出现了一些特殊的、新创造出来的电声乐器,即电声乌德琴、电声卡龙琴,这些简陋的电声乐器仅仅使用话筒或微型拾音器直接粘在乌德琴或卡龙琴的共鸣箱体上,从而使这些乐器的声音扩散至全场,在宽广的场地中演奏出宏大的音响。

在现代电声乐队中,吉他负责演奏华彩部分与和声,架子鼓与贝司则控制整个乐队的节奏,键盘负责多种旋律的呈现,再配合人声旋律的演绎,使整个电声乐队浑然天成。在现代塔若卜中,各种乐队的功能相同,因而笔者通过对“音乐桥梁”乐队的现场采访,简要地梳理了若沙•若后风格塔若卜乐队的主要乐器。

(1)电声乐队的四大乐器在传统塔若卜的一些大型乐团的乐器使用上,就有吉他、脚踏风琴、低音大提琴、中东鼓及非洲鼓等各种乐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最古老的易瓦尼•萨法乐团①,这些乐器在乐团中起到了装饰性、背景性的作用,正是由于这种优良传统,传统的塔若卜乐队与现代的电声乐队在这些乐器的基础上协调融合、创新发展。

电声乐队有四大乐器,分别是电吉他、架子鼓、电贝司和合成器。在电声乐队中,这四种乐器的地位平等,但是功能却不尽相同。从演奏的角度上说,架 子鼓的鼓点节奏起到了最为重要的指挥功用,任何乐器都是要跟随架子鼓的节奏进行发展;其次需要使用贝司来将节奏进一步细化,且通过合成器的使用来丰富与填充节奏与旋律之间的内容;最后则是由吉他作为装饰,一方面进行炫技,另一方面也配合歌者的发挥。这样的乐器关系与传统塔若卜音乐中的乐器关系略有不同,在传统塔若卜音乐中,除了弹拨乐器乌德琴与卡龙琴处于旋律乐器的重要地位外,其他乐器都处于次要位置。在若沙•若后中,乌德琴与卡龙琴的旋律乐器地位则由歌手或吉他手来替代。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是吉他也是一种弹拨乐器,它的起源与西方文化中的琉特琴、阿拉伯文化中的乌德琴都有一些渊源关系。

吉他是若沙•若后乐队中最受欢迎的乐器。通常情况下歌手也兼职吉他手,吉他的炫技性表演极大地增强了音乐的冲击力。吉他又可分为主音吉他、节奏吉他以及低音吉他三种,故在若沙•若后演出中,主唱歌手有时会手持吉他进行演出,有时则是手持话筒演唱,同时由专门的吉他手来渲染旋律与节奏。

低音吉他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贝司。贝司在乐队中主要与架子鼓配合,使乐曲更加震撼人心,它的声音很特别,厚重又沉稳,能够使乐曲呈现出流水般不间断的节奏,从而推动音乐上的情绪变化。与架子鼓相比,它是带有音调的节奏性乐器,因此在旋律上的处理明显比鼓要成熟,渲染演出气氛,使乐曲更富有意境。

架子鼓是整个若沙•若后乐队中的节奏核心,对架子鼓的重视也是现代塔若卜与传统塔若卜的根本性区别。架子鼓能够为整首乐曲进行铺垫,同时作为底鼓“卡住”了节奏的框架,乐器和人声都必须围绕架子鼓进行发挥。除了基本节奏外,鼓手还运用大量复杂的加花变奏来使音乐的节奏更富层次性、色彩性变化,它实质上相当于整支乐队中的指挥与大脑,乐队需要通过鼓的节奏确定速度标准,确认每一个人声与器乐交替的准确时机。

合成器是在乐队中最容易被忽视的乐器,它其实是用来连接节奏和旋律的过渡性乐器,同时合成器还可以模仿其他乐器的音色,从而有着无限扩展的可能,使音乐更加多元化。

虽然这四件电声乐器一直存在于若沙•若后这一新型的塔若卜音乐种类中,但与它们在西方摇滚乐队的使用上,本身功用与职能还是发生了一些细微调整。现代塔若卜乐队将吉他与贝司作为主奏乐器,但在传统塔若卜乐队中将乌德琴、卡龙琴作为主奏乐器。吉他与乌德琴同为弹拨乐器,虽然发音机理、乐器构造不同,但是在塔若卜的这两种音乐种类中角色相似。在现代塔若卜的音乐中,最重要的是人声旋律与架子鼓的节奏,而在传统塔若卜音乐中,最重要的则是人声与乌德琴的旋律。这也是二者的重要区别。(2)电子化的乌德琴与卡龙琴除了四种常用乐器外,在现代塔若卜乐队中也会使用乌德琴与卡龙琴。笔者发现,在现在的桑给巴尔地区,逐渐出现了加有拾音器的乌德琴、卡龙琴以及纯粹的电子乌德琴、电子卡龙琴等。

现代塔若卜中也逐渐出现了一种创新形式——在乐队中继续使用乌德琴和卡龙琴,并将微型的拾音器(图1)安装在这些乐器的共鸣箱上。这种对乌德琴进行改造的方式很有价值。这些乐手将吉他上使用的贴片式拾音器改装到乌德琴、卡龙琴上,从而在不改变乐器外形的情况下,简单地使乐器电子化。

贴片式拾音器的原理就是通过微型的监听头,以共鸣箱震动的方式来采集音频,并转化为数字信号,通过3.5毫米口径的音频输出端传送到音频控制系统中,人们经常将这种拾音器用在吉他等乐器上。除了贴片式拾音器的改装方式外,还有一些具有较高知名度的乐团直接从迪拜的乐器改装公司引进最新的电子 乌德琴(见图2)、电子卡龙琴。

这些电子化乌德琴、卡龙琴的出现,一方面标志了若沙•若后类塔若卜的一个良性发展,即已经逐渐由过去生搬硬套的融合方式,转换成如今带有思考性的恰当的融合方式。而经过近十年的发展,若沙•若后类塔若卜的音乐人也开始不断反思与改进。正是在这种趋势的影响下,促使了电子化中东乐器的出现。改变是音乐发展的特色和必然,不变则是伊斯兰文化的特性与信仰,因此在这个以伊斯兰教为核心的桑给巴尔岛上,这些乐器、音乐、音乐人的出现是塔若卜这个民族音乐种类未来发展的探索与尝试,更是大胆、有魄力的突破。 (作者系南京艺术学院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在站博士后,本文为第63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二等资助,资助编号为:2018M632344)

44

图1 对乌德琴、吉他进行改造的贴片式拾音器②

图2 电子乌德琴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