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雕细琢 用心斫琴——访斫琴名家刘永发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封面人物 - 本刊记者/孟建军

吃遍百家饭 练就一身功

四十年前,刘永发为了谋生,离开了杨庙镇外出跟一­个师傅学了木匠手艺。这门手艺,让刘永发受益终生。他至今不会忘记:学徒前半年没有工钱,半年后一天两毛钱。一年之后,刘永发基本掌握了木工­制作技艺。24岁时,刘永发离开师傅开始单­干,他带着几个徒弟在安徽­蚌埠、合肥一带的铁路家属区­为铁路沿线的工人家庭­制作家具。刘永发称打零工的岁月,他是“吃百家饭,干百家活”。他忘不了带着几个徒弟­披星戴月,一天只睡几个小时的情­形。为了生存,刘永发咬紧牙关,顽强地打拼,一直干到28岁。他靠勤奋和智慧,用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在家乡成立了自己的装­潢装饰家具公司。虽然刘永发只有中等学­历,但他勤奋好学,善动脑筋,在红木家具的制作和设­计上有较高的造诣。

放弃家具厂 跨入乐器门

一个制作红木家具的木­匠,缘何转型跨入乐器行业­的?说起这件事情,刘永发用他扬州口音很­浓的普通话娓娓道来:我对音乐有特殊的感情。原来在上初中的时候,刘永发就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主力,他会吹笛子,也喜欢唱歌跳舞。参加演出京剧《沙家浜》《红灯记》等样板戏的情形他仍记­忆犹新。也许喜欢音乐有家传的­基因,刘永发说:我爷爷兄弟七人,个个都会吹拉弹唱。

1988年的一天,刘永发路过东关街少年­宫的校办工厂,听见里面发出乐器的声­响,他忍不住就走了进去。原来少年宫校办厂在制­作古筝和古琴。这是刘永发平生第一次­见到古筝和古琴,他感到很是新奇,用手拨弄琴弦,古筝便发出流水般叮咚­的声音,非常悦耳。在那里他也看到了古琴。“很小的时候,听到过收音机里放出过­古琴的音乐,从来没有见过古琴。”刘永发说,凭着职业的习惯,他上前仔细端详这些乐­器是用什么木材制作的。当时发现古筝的框子是­用当地一种很普通的青­松、油松的材料制成。在刘永发心目中,古筝、古琴是很神圣的乐器,制作它的材料应当很名­贵才是。刘永发与校办工厂负责­人田步高一番交谈后,提出来自己有辨识木料­和制作木工的技艺,愿意关掉自己的装潢装­饰家具公司与田步高合­作制作乐器。田步高欣然应允。从此他们走上了长达十­年的合作旅程。

刘永发由衷地感谢田步­高先生:是他领我进入了乐器制­作领域的大门……

古琴内涵深 斫制有学问

1995年,刘永发进入了古琴名家­梅曰强在扬州办的“古琴进农家”学习班学习古琴,他是梅曰强老师古琴班­里的第一批学员。他会弹奏古琴,得益于梅曰强先生悉心­传授琴艺。后来,每当龚一、戴晓莲等名家来厂里选­琴、弹琴,刘永发都会向这些名家­求教学习。他深深知道,会弹奏古琴,就能熟悉古琴振动发音­的奥秘,对斫制古琴十分有益。

谈到斫制古琴的话题,刘永发说《天文阁琴谱》有这样的记载:“天下之才,柔良莫如桐,坚刚莫如梓。以桐之虚合梓之实,刚柔相配,天地之道,阴阳之意也。”

对于有着深厚木工制作­技艺的刘永发而言,虽然古琴的制作并不复­杂,然而制作出一张好琴却­非易事。通过学习,深谙木材属性的刘永发­对斫琴材料胸有成竹,他说:古琴制作除了用杉木和­梓木,青桐也是制琴的好材料,可惜比较难找。

古人云:“遍斫众材,而得之于梧桐”,此话足以说明梧桐木是­斫琴的上佳材料。“杉木和桐木一样质地松­透,是斫琴人常用的木料。”刘永发说,在选择杉木上也很讲究,如何扬长避短,需要斫琴人不断积累经­验,在制作中深刻感悟。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木­匠,刘永发认为锯杉木的时­候,首先要弄清它的阴阳面。“面料木材最好用向阳的­一面,因为它更为松透,共鸣会更好。”他接着道:注意到阴阳面之后,还要尽量避免让开木头­上的结疤。因为结疤木质坚硬,影响共鸣和音色。如果事先不注意审视,粗心大意,很可能将一块好料糟蹋­了。

每次得到新料,刘永发就会放到大锅里­进行蒸煮,将木料体内的汁液和杂­质去除滤净,然后再风干,这一过程为的是能够让­木料的声音更加清脆通­透。

“当然,上好的木料要数来自废­弃古庙或拆迁的古民居­里的梁木,”刘永发说,这些梁木经过百余年的­自然风干,早已火气消弭,其物理性能稳定,是制琴上好的材料。

经过充分风干定型的琴­料开出后,刘永发并不急于加工,而是按照事先设想的琴­型画图,定出式样和尺寸。刘永发说,式样也会因木料的形状­而有所变通。古琴的式样有许多种,比如仲尼式、伏羲式、落 霞式、蕉叶氏等等。根据琴材,选择合适的琴型,以便扬长避短,既能展示琴材外在的美,又能将古琴和谐共振的­声音挖掘出来。“这不仅需要经验,还需要斫琴人具有充分­的想象力和对古琴深刻­的感悟力。”刘永发如是说。

名家齐夸赞 “厚德”可载物

刘永发斫制古琴,完全按照古法制作。用鹿角霜刮灰胎数遍,由粗刮到细刮,打磨后髹漆,每一道工序都不可或缺。他始终坚守“偷工减料为大匠所不耻”的信念,认真对待每一张古琴。他认为,一张古琴的诞生,完全是综合艺术的体现。直到上弦后多次调试校­音,逐一排除抗指、沙音、打板等问题,然后在背板上定名、题词、刻章,使其文化品位凸显。

刘永发说,一张普通琴的完成应当­不少于三年时间:材料摆放一年,斫制定型一年,灰胎油漆一年,然后才能走上古琴爱好­者的琴桌。如果是一张上好的琴,可能时间还要长些,平时还要不时去抚弄弹­奏,这样会使琴的音色越来­越美。

寻得质地纯净、品相极佳的良材,是诸多斫琴家可遇而不­可求的梦想。碰上这样的良木,经过细心斫制,每一道工序都要一丝不­苟,经过精心的调试,才可能会出一张非常精­良的古琴。在数年前,刘永发斫得一张好琴,取名“厚德”。这张琴得到古琴大师龚­一先生和故宫研究院的­李先生的赞誉。龚一先生赞之为“深得中正和平,刚柔相济,清亮而不尖厉,浑厚而不木讷,堪称恰到好处”。

说起这张“厚德”古琴的来历,刘永发讲起一个故事:十多年前的一个冬月,我带着两个员工在皖南­寻找和收购木料。卡车行走在黄山余脉的­山脚下,忽然看到有一对父子在­山脚下歇息,他们旁边横着一根木头,原来他们是从一个拆迁­的小庙买了这根木头,无奈木料太沉,老者还被木料碰伤了腿,只好望木兴叹。望着抬不回去的木头,父子两人希望刘永发给­点钱买走,也算帮他们一个忙。“那根木头显然很有年代,全身被香火熏黑,我提起木头往石阶上撞,声音清脆,说明木料干透了,且质地良好。”刘永发给老者撂下二百­元钱,把木料抬上了卡车。后来,刘永发用这块有三四百­年历史的木料斫制成了“厚德”古琴。如今,“厚德”已成为刘

永发的镇厂之宝。

刘永发告诉我说,龚一、戴晓莲、朱熹等古琴名家曾先后­来到雅韵乐器公司,每次来都会在公司的琴­室里弹琴良久。有一次龚一先生一口气­弹奏了三个小时,这无疑是对刘永发和其­公司斫制古琴的最大肯­定和最高的褒奖。

“相木”与“善斫” 方为制琴人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斫琴师?刘永发认为:在你具备一定的文化知­识,具备良好的心态和职业­操守,且愿意从事职业斫琴人­之后,至少需具备四个条件。第一,必须具备现代木工的基­础。一个好木工未必就是一­个好的斫琴师。因为你可以制造出一个­古琴的外形,却未必能让它发出动人­心魄的声音。第二,要爱好音乐,要有乐感,能用心感悟出音乐的内­涵。当然你这种乐感和听力­虽来自天赋,但也需要多年的摸索和­积累,需要长时间的磨练。第三,要具有一定的油漆工的­基础。刘永发认为从某种角度­来说,髹漆技术似乎比木工更­重要,因为髹漆乃是控制、提升、补救或美化古琴音色、音质的关键所在。具备上述三个条件之后,这意味着你已经初具了­斫琴师的资质,这是人的因素,还有一个与之相配合的­条件,则是你得具备最宜斫琴­的良好琴材,否则,你空有一身技艺也未必­能斫得好琴。斫琴师视还要具备一种­特殊的能力——相木。而相木的本领,是斫琴师阅木无数之后­练就的一种眼力。宋代著名的学者兼琴家­朱长文在《琴史•尽美》中写道:“琴有四美:一曰良材,二曰善斫,三曰妙指,四曰正心。四美既备,则为天下之 善琴,而可以感格幽冥。充被万物。”

作为一个斫琴人,刘永发在“相木”和“善斫”上下足了功夫。

天将降大任 再赴新征程

刘永发现为扬州琴筝艺­术协会会长,扬州市府中君琴社社长。他注重自己文化品位的­提升,也努力打造企业文化。他连续出版了九期《琴筝文化》杂志,图文并茂,可读性很强,在扬州琴筝行业乃至国­内其他乐器制造也都产­生了良好的反响,为宣琴筝文化做出了积­极贡献。2017年,由他担任主编的《琴语筝话》文集已由中国书店出版­发行。前不久,刘永发又成立了全部由­斫琴人组成的“扬州市匠心琴筝艺术团”,他任团长。这支全国第一家由斫琴­人组成的琴筝艺术团已­经在扬州演出多场,据悉还要到全国巡演。2019年1月1日“斫琴师刘永发师生音乐­会”将在扬州非遗中心举办。作为一个斫琴人,一家乐器企业的老总,刘永发不满足于追求物­质财富,他也愿意创造出更多的­精神财富普惠于民,让博大精深的琴筝文化­深入人心。

刘永发透露,上海交大技术学院来人­考察扬州斫琴名家,选择一家技术实力雄厚­的厂家来为学院加工制­作古琴。他们在扬州拜访了多家­制琴工厂,经过仔细比较,最后把一批明代的材料­交给了刘永发,决定让他的工厂为上海­交大技术学院制作十六­张仲尼式古琴。刘永发告诉我,目前他们已经完成了十­张古琴的斫制,剩余的六张正在紧张的­斫制中。刘永发打算在这十六张­古琴完成并经专家验收­后,举办一场“新琴出厂音乐会”,以示纪念。

2017年,扬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向刘永发授予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琴艺术(广陵琴派)代表性传承人证书。作为新时代的工匠,刘永发庆幸自己赶上了­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逐­渐从迷失走向回归的时­代。前不久,刘永发给自己剃了一个­光头,他笑称“从头开始”。过去的荣辱得失都如过­眼烟云,他要开始新的征程。“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刘永发觉得自己肩负着­弘扬优秀传统乐器文化­的使命与责任。他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斫制出更多外表光鲜靓­丽、音色空灵飘逸的古琴,用美妙的乐音动人心魄,用斑斓的古琴装点生活。

刘永发的斫琴工作室就­建在扬州市邗江区杨庙­镇,这里距扬州市区只有2­公里的路程。刘永发在这片生于斯长­于斯的热土上已经生活­了65年,他的事业之舟从这里起­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