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听觉调律法辨析(下) /姜力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文/姜 力

调律法分析: ①调律程序该分律法的程序基础是传统上四下五度生律与上五下四度生律交叉式进行,程序均由A3出发合拢于A3( B3),这里用音名字体的粗细明示生律走向:A3-D4-G3C4-F3,A3-E4-B3, ♭B3,♯F3-♯C4-♯G3-♯D4-(♯A3)。

②检验手法程序中,每一律都随时运用了多重检验,主导检验法是小三和弦原位(或六和弦)移动三音的对照检验,与之配合的主要是纯四、五、八度检验以及三三对检。其中,一级检验有纯四、纯五度14次;二级检验有三三对检2次、六六对检1次,小六和弦不移动音对检1次,原位小三和弦不移动三音对检4次;三级检验有音叉调始发音,同级大三度检验1次、小六和弦移动对检6次、小三原位和弦移动三音对检2次。总计:一级检验14次,二级检验8次,三级检验9次。

从生律过程看,程序1至6均为1个三级来检验1个一级;程序7是用2个二级来检验一级;程序8、9各是2个三级来检验一级;程序10是用1个二级及1个三级来检验一级;程序11是用2个二级来检验一级;程序12是用1个三级来检验一级;程序13用1个二级来检验一级;程序14为后续检验。③技术特点第一,由于运用了交叉式生律方法,较好地规避了连续生律带来的诸多

误差;

第二,小三和弦原位(或六和弦)移动三音精细性检验手法的大量使用,较大程度减少了误差 积累;

第三,由于纯四、五度的检验与小三和弦原位(或六和弦)移动三音精细性检验结合使用,检验手法相对比较丰满。

④问题探讨问题主要体现在小三和弦的三种变化运用上,小三和弦六和弦移动三音的拍频检验比较易听、易辨、精细,小三和弦原位移动三音的检验可能因为音程窄(尤其小三度)或其他原因,听起拍频来不如前者清晰易辨,那么小三和弦原位不移动三音的检验由于拍频不能随意改变,因此普遍较快,比前两者更为难辨(尤其小三度),或给一般调律师带来一定难度。

5.中式调律法(中国,姜力《T-D精确调律法》)

调律法分析: ①调律程序程序属多音程交替式进行,生律中途着重强调了F3、♭B3、♭G3(即♯F3)的精确性检验,以防止前半段与后半段生律互相影响。②检验手法调律法首先是多重检验的,遵循的是四度先行三六度补充的大原则,即纯四度检验与小三和弦六和弦移动三音的拍频检验相结合,协助检验的还有五度检验、四四、四五、三三、三六对检。具体的讲,一级检验有纯四、纯五度10次;二级检验有大三、大六检验共3次,三三对检5次、下五上四式纯四纯五对检1次;三级检验有标准音的大三度检验1次、小三原位和弦移动三音对检5次、纯和弦检1次、微差检验3次。总计:一级检验10次,二级检验9次,三级检验10次。

从生律过程看,程序1、2均是1个三级检验一级;程序3是一个二级一个三级来检验一级;程序4、5均是1个三级来检验一级;程序6是2个二级来检验二级;程序7至12均是1个二级和1个三级来检验一级。

③技术特点

第一,小三和弦六和弦移动三音并结合其他方法的检验相对拍频可控性强;第二,每一律都有两项以上的多重检验,且基本遵循了高级检验低级的原则,产生误差较小;第三,在程序三这一关键位置上尝试运用了纯净大三和弦移动根音检验的方法,补充了F3-A3单一生律的不足,有助于解决F3的精确性。

④问题探讨第一点,研琢之初,李陆霈老师(山东知名钢琴专家)曾指出F3只用F3-A3的7拍来确定缺乏精确性,后来有了在纯净大三和弦基础上检验F3想法后,得到了程柏青老师(广东知名钢琴专家)在计算理论上的热情指导,自此F3有了两个验证方法,虽然不甚理想,但把握性还是多了一些(借此感谢两位老师!);

第二点,程序六是2个二级来检验1个二级,这种同级检验精确性不强(略好于一级同检),还需要学习和研究;

第三点,此分律法从♯F3的精确性确定后,实质上整个程序大致分成了两节,如果形成多节生律或许效果会更理想。

三、从调律法研究中得到的启示

1.五种调律法对照表从上列对照表大概可以总结出各调律法的基本情况,调律法的分级结果是建立在检验法的级别及运用数量上,而精确检验法的运用是调律法级别区分的关

键。

申明一点,这里所讲的调律类别及检验级别多是理论上的划分,不是每个调律师拿到高级调律法就能精确分律,就可以达到高级调律水平,还必须通过更多的听觉练习和经验积累才能达到高级调律水平。这一点很重要,我们知道有的老调律师仅用简单的调律法就可以调出较准确的平均律,而经验不多的调律师即使懂得了高级调律法也很难调出令人满意的平均律,这个现象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理论和实践很好地结合才能真正掌握好精确的调律法。

2.四五度调律程序仍有存在价值从几种调律法例子看到,大多数分律程序仍然有四五度调律程序的“影子”,这是因为诸多检验中唯有纯四、五度从纯净音程到平均律音程只有一步之遥(即每秒1拍左右),学习者比较容易掌握纯点及1拍的概念,因此也成为了调律者学习的基础,再看三六度,检验方面有精度高的优势,但在拍频快的情况下直接生律有难度,所以,除个别大三、六度可以直接生律外,多数适合做后续检验,这种情况或许是四五度调律程序“影子”存在的一个理由,另一方面,这也或许是检验过程中高级检验低级的一个例证,反之是有违逻辑的。

3.听拍检验的方法决定精度调律法对照表说明了检验方法的重要性,它的优劣程度决定了调律法的层次,也影响了生律精度。实践证实,任何调律师都难以判断出拍频精确一致的数据,说明两点:一是人耳听拍都有主观因素,二是听拍准确度与听拍经验的多少成正比关系。现实中,调律师是利用主观判断来听拍,那么调律师就必须要“两条腿走路”,一是重视拍频检验的科学性,逐步 练习和积累听拍经验,二是学习并掌握不同的检验方法。这样方可减少主观判断的误差,才能得到相对精确的听辨结果。

结 语

个人对钢琴调律的看法是,精调技术不能是少数高级调律师的专利,研创调律方法之意义也不单是让高级调律师把琴调好,更应该是让许许多多普通调律师(尤其中级程度的调律师)把琴调好,这是音乐的需要,也是社会的需要。笔者是本着这一期望阐述个人观点,鉴于本人才疏学浅,文章观点难免有错误或偏颇,但文中所有的评述只是针对方法的本身,与调律法研创者和传授者无关,请各位同行给予理解和指

4.美式调律法之二(美,克里斯丁·劳费格伦调律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