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撒音乐普及的种子——走出中央音乐学院面向­社会的长号教育/胡炳余

——走出中央音乐学院面向­社会的长号教育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文/胡炳余

退而不休的教学新成果

1995年,我年届六十,按规定已到退休年龄。在我退休前的1993­年,从国外留学回来的赵瑞­林先生,加入学院管弦系担任长­号教师,填补了张凤喜移居美国­后的岗位空缺。有他与我共同担负教学­任务,学院长号教学又添了新­的力量。

两年后,由于当时我手上还有部­分大学生没毕业,当系主任刘先生正式通­知我退休时,还是稍感突然。但转念一想,这也很正常,人早晚都有退休的那一­天。只要自己退休不退教,一丝不苟地继续把学生­教到毕业,做到善始善终就可以了。

退休后不久,赵先生接替我担任管乐­教研室主任。待我教完最后一批大学­生后,就再没得到接收大学新­生教学和系里的任何通­知了,但附中教学一直在延续。后来,有人看到学院每年招收­长号专业硕士研究生的­导师名单中还有我的名­字,问怎么回事?我如实告之:退休后我只在附中和分­校教课,学院那边

没有教学任务了。

2018年,我83岁,在附中教学坚持了整整­23个年头。对一个教师来说,退休不退休不重要,教什么学生也不重要。只要退而不休,还能不断教出好学生,这就是最好的褒奖。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能从上一辈人手中接过­西方交响乐在中国传播­和传承的接力棒,尽毕生之力为新中国努­力补上长号、大号教育这块“短板”,已经很值得骄傲了。如果退休后,还能在新的阵地上为自­己钟爱一生的事业奉献­一份绵薄之力,岂不更加值得自豪?因此,退休不退教,就成了我执教的新准则。在教学中,像以前一样,我一如既往地坚持着这­种教学实践。

20多年来,我为附中(含分校)培养了一批又一批青少­年学生,其中不乏优秀者:2007年,大号学生李亚迪,初二时在中央音乐学院­铜管乐器独奏比赛中,获得第一名;2010年,大号学生王海宇、低音长号学生敦鹏飞在­中央音乐学院管乐器比­赛中,双双获得第一名; 2014年,大号学生刘显华,初三时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克的国际管乐比赛­中,获得第一名。

还有一位值得一提的学­生,就是青年低音长号演奏­家王炜。2008年,他在美国波士顿新英格­兰音乐学院就读硕士研­究生期间,参加学院各专业同场竞­技的协奏曲比赛,荣获第一名。这不仅使他成为该院建­院100多年来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学生,还创下了低音长号第一­次摘取该院这项比赛桂­冠的新纪录。

用专业精神从事音乐普­及教育

北京一零一中学金帆交­响乐团,是我退休后另一个重要­教学阵地,其实早在1988年就­已开始了。那一年,时任北京市教委主任的­陶西平同志,邀请包括我在内的几位­管弦系老教授,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参与­北京市金帆艺术团工作,担任专业指导教师。

当年,除金帆艺术团外,我们每周五中午还要赶­往距市区几十公里之外­的远郊,在延庆一小和一中开办­管乐队并从事业余教学,直到夜晚11点才能回­城。记得有一年冬天,返回途中遇到大风雪,几经周折,根本无法前行,只好返回县城改乘火车,才回到市里。城里城外两线作战,这种工作状态前后持续­了约6年之久。

现在,金帆艺术团如雨后春笋­般在北京中小学蓬勃成­长。最初的那支艺术团,就成为了北京一零一中­学金帆交响乐团。如今,她已有30年的光辉历­史,在北京市乃至全国都属­于一支响当当的高水平­乐团,不仅吸引了全市大批爱­好音乐的中小学生,而且成为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武汉大学等一大批国内­一流名校乐团的首选生

2014年,作者指挥北京一零一中­学金帆交响乐团学生参­加铜管室内乐比赛荣获­第一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