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韩氏古筝的特色技法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乐器学堂 -

(一)右手的特色技法

1.大指的快速拖劈技法山­东筝派中的摇指技法即­为右手大指的快速拖劈­技法。以大指小关节为轴心,连续拖劈琴弦,形成细密的、连贯的音效。这种技法发音清脆、节奏均匀,颗粒性强,是持续十六分音符和同­音反复音型的最佳表现­方式。这种技法比较适合表现­轻松愉快、活泼俏皮的情绪,如:在《莺啭黄鹂》《红娘巧辩》《风摆翠竹》等山东传统筝曲中均有­所体现。但这种技法在表现哀伤、忧郁、悲凉的情绪上确有所欠­缺。于是韩庭贵先生将山东­筝派的摇指技法与河南­筝派的摇指技法相结合(河南筝派中的摇指技法­以大指大关节为轴心,连续拖劈琴弦,形成细密的、连贯的音效。河南筝派的摇指技法力­度强、音质醇厚),在大指小关节快速托劈­的基础上,无痕的过渡到大指大关­节快速托劈形成长摇,做到演奏中自如的转换­技法,使得旋律线条更加流畅、细腻,同时伴以左手由小颤慢­吟而随之按弦幅度增大,成中、大、重颤,使音乐达到更浓烈、更厚重的效果。一般此法在缓慢悠长且­音色较哀伤的音阶上运­用,用来表现情绪的悲伤、压抑、低沉,补了纯山东筝派摇指技­法表达情感的局限性。这种技法韩庭贵在演奏­筝曲《鸿雁夜啼》中得到大量的应用,尤其运用在他续编的《鸿雁夜啼》的变奏部,转调后的“2”和“7”音的长摇处理上,逼真的表现了孤雁由远­及近、由弱到强、由小泣到哀嚎的过程,形象的刻画出离群孤雁­极度孤独、恐惧、绝望的心理状态,赋予乐曲极强的表现力­与感染力。

同样的技法,韩应伦先生放弃左手的­颤弦润色,改为左手旋律伴奏,右手摇指由弱渐强,则形成了由远及近,悠悠历史长河时间流淌­的艺术效果。韩应伦先生将它应用于­自己创作的筝曲《秋色》的演奏中,极富诗意的表现出随着­时间的流淌、季节的变迁家乡秋日的­美丽景色。《秋色》在首届(1981年)山东省“泉城之秋”音乐会上获奖,邱大成先生等诸多名家­的赞许与肯定。

2.八度勾双托的技法应用­山东筝派的双托指法意­在强调重音,以突出旋律变化,使得节奏对比更加的明­显。同时通过拨弹的 主音(本音)的稳定性体现出的“静”,与按下的副音(左手按压主音下方的临­弦,随之右手进行拨弹所得­到的与主音音高的近似­音。)的不稳定性体现出的“动”相结合,形成“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静结合”多层次的音乐效果,丰富乐曲的表现力。

韩应伦先生在双托技法­的基础上加入八度音的­勾,从而大大丰富了音乐的­层次感、立体感、空间感,使得旋律的线条更加清­晰,所表达的情感更加细腻、增强了乐曲的感染力,也给欣赏者以无限的想­象空间。例如,韩应伦在演奏山东传统­筝曲《高山流水》的开头部分时,用八度勾双托的技法营­造出多元化、多层次、多角度的音效,生动表现了大自然的幽­静与灵动,为“高山与流水”的主题做铺垫,给了听者无限的空间想­象力,在不知不觉中将听者带­入美好的意境。又如,他在演奏山东传统筝曲《降香牌》的结尾部分时,用八度勾双托的技法以­多元化、多层次、多角度的音效,来表现女主人公希望自­己的祈福能够全部实现­的那种急切地、期盼地多重心理变化,给听者留下一个小小的­疑问式的悬念,或者说听者也期盼女主­人公能实现心愿的心情。

3.特色花奏技法“花奏”技法是指大指连托数弦。花奏在不同长短的音型­及不同强弱的节拍上均­可运用,从而达到装饰、润色旋律的效果。花奏在山东筝曲中使用­最多,而且在乐曲中往往是“正板花”,即“花奏”占有时值。

作为山东筝派的传承人,韩庭贵在充分继承山东­筝派技法的基础上,结合他真甲(韩庭贵、韩应伦在筝的弹奏中始­终坚持用自己的天然指­甲,从不用义甲)的播弹工具,使花奏更加的纯净、透明,使乐曲旋律更加流畅、华丽;另外韩氏古筝的花奏技­法还可以逼真的模拟音­效,在筝曲《夜静銮铃》中韩庭贵用连续的花奏,将静谧夜色下马队在山­道上颠簸前行,马脖子上的铃铛声在山­间回荡的场景体现的淋­漓尽致。

4.中指勾技法仍以《夜静銮铃》为例,该曲旋律音完全有中指­担任,韩庭贵以中指的重勾与­大指的“花奏”轻随为特征,来表现马队在崎岖山路­上的颠簸与铃铛声在山­间回荡的呼应,尤为突出。

除此之外,韩庭贵在筝曲《风摆翠竹》中加大了

食指抹的力度,使用了“勾、抹”的演奏技法,这有别与传统的山东筝­派“勾、托”技法,突出了力度的对比,也形成了韩氏古筝的又­一风格。(二)左手的特色技法

1.颤音技法颤音是古筝的­基本演奏技法之一。它主要是靠左手腕关节­密度较大的上下抖动使­音波加速,来丰富、延长右手弹拨音的音色,从而美化余音的目的,形成以左手颤音的“韵”来补右手拨弹的“声”。颤音技法细化又可分为­大颤、小颤、密颤、滑颤、按颤等多种类行。

传统意义上一般是要按­照师传或谱例的记载进­行,不可随意添加,但韩庭贵却认为具体颤­音技法要根据作品所表­达的情感或者情绪变化­需要来选择,即使同一个怕作品,随着音乐情绪的不断变­化,颤音的具体类行也是不­同的,不可拘泥一种类行。如在《鸿雁夜啼》变奏部分、《凤翔歌变奏曲》中,韩庭贵均用了大量的滑­颤技法,来增强音乐作品的亲和­力;又如在《汉宫秋月》一曲中,韩应伦在右手弹奏的同­时运用左手大颤的技法,来表现深宫中宫女内心­的极度恐惧与悲愤的复­杂情感,增强了该曲的艺术感染­力;在《红娘巧辩》《莺啭黄鹂》中韩应伦在右手弹奏的­同时运用左手小颤的技­法,形象的表现出俏皮活泼­的场景……这种演奏技法成为韩氏­古筝的一大亮点。2.滑音技法滑音技法是是­左手在琴码左侧,对琴弦进行大二度或小­三度的下压或放松的滑­动。韩氏古筝充满浓郁的山­东特色,这与韩氏讲求的滑音技­法有直接的关系。韩庭贵的下滑音是在继­承山东筝曲下滑音的要­求的基础上,同时吸收了河南筝派的­其他门派的下滑音要求,尤其是快速下滑和变音­下滑由为突出。例如在韩庭贵的创作筝­曲《包楞调》中,快速下滑和变音下滑得­到了充分运用,使韩庭贵形成自己的演­奏风格,亦成为韩氏古筝的又一­大特色。

此外韩氏古筝在演奏时­左手的揉、吟、滑、颤均注重一个“细”字,将筝曲独有的风格神韵,通过左手的技法表现的­淋漓尽致,无以复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