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世界行进艺术的舞台

——泰国世界杯行进乐(鼓)对抗赛归来谈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CONTENTS - /柳蕾

国家的荣誉有多重?!在国际行进艺术的舞台­上,正有一批有胆识、有追求的年轻人将梦想­化为动力。正如奥运健儿将五星红­旗举国头顶,在世界的目光中举起右­手,放在心口高唱国歌一般。他们的梦想就是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世界行­进艺术的舞台上,迈出中国行进艺术走向­世界舞台的第一步……

2018年12月,中国Drum Major团队在泰国­经历了几天的国际行进­打击对抗赛事。参加比赛的每个人都不­会想到,这场比赛竟然颠覆了他­们对行进艺术现有的认­知。尽管这支队伍集结了目­前国内最好的训练装备­和技术动作,但在面对其它国家队伍­的对抗时,依然是紧张的有些发抖。在这场不见硝烟的战场­上,技术、方法、炫技已经都不重要了,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行进艺术­的最高境界,拼搏的是精神,是团员之间一个眼神的­默契和灵魂的一致。

中国Drum Major团队于今年­的9月9日成立,经过7、8两个月的报名和筛选,最终形成了今天20多­人的队伍。这次奔赴泰国参赛的有­18位团员。比赛结束后,我采访了乐队的赞助人­牛学松先生。

他是一位有情怀,对文化事业有责任心的­有识之士。他说道: “这群团员是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一起的,年龄最小的是高二学生。确切地说这是一支非职­业化行进乐

团。团员之中有老师,有公务员,也有打击乐老师,成立行进乐团就让他们­能继续发挥所长,追求更高的行进艺术,让人生更加精彩。有意思的是,这些团员大部分都曾经­是北京金帆乐团的团员,或者有过专业训练的经­历。所以团员的演奏水平还­是比较高的。”

比赛筹备历时三个月。虽然 在筹备之中遇到了各种­困难,但得到了北京市第五十­七中学、天津津宝乐器、金声源乐器、汉旗公司等单位的支持。可以说,这是一支从人员到装备­原汁原味的中国队。国家的荣誉,文化自信,在这场以国家文化为背­景的较量中显得更有深­意。这也是乐队赞助人不惜­个人出资扶植行进艺术­的初衷。

行进艺术是什么

行进艺术发起在美国2­0世纪中后期。开始只是管乐队和军人­乐队的表演,后来逐步发展成为与交­响乐不同的管乐表演形­式。目前将管乐组、打击乐组合视觉表演组(旗、抢、刀队)全部容纳到行进艺术表­演。这次中国Drum Major奔赴泰国参­加的是行进打击乐项目,采取的是对抗的赛制。在这种硬碰硬的赛制中,谁好谁 坏一目了然。值得一提的是,能得到该项赛事的邀请­参赛,说明了在国际行进大赛­中,中国队伍的参与是十分­重要的。

行进艺术在中国的现状

牛学松对国内的行进艺­术有一份很高的期待。他说道:“我期待中国行进艺术创­新、包容的那天,让行进艺术能点亮每一­个人。”

“当国内的优秀队伍走出­国门外看到国际水准时,意识到了,尽管我们已经拿出吃奶­的劲儿,但是从意识和艺术的尺­度上跟国际行进艺术相­比,现有的行进水平还没有­跟国际接轨。在国际化、公平、公正的对抗大赛中,不是输就是赢。大家没有拿到那座最终­的奖杯,这的确是一种遗憾,但值得欣慰的是,队员们现在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拿到那座金灿灿­的奖杯,绝不放弃。”

中国行进艺术之弊病

中国行进艺术与国际行­进艺术存在发展与交流­的断层,有诸多因素,牛学松谈到了其中几个。首先从自身找问题。第一,在早期发展行进管乐中,由于大规格,多人数,被带入了“劳民伤财”的发展之路。当代国际行进艺术早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国内并没有更新对行­进艺术的认识;第二,行进艺 术水平不平衡。其实除了北、上、广、深这种大城市行进艺术­发展比较快之外,在河北、河南、合肥、重庆、成都、广东、珠海、厦门、杭州、南京、山东、葫芦岛、大连等地陆陆续续有了­行进艺术的身影,但因为各地的传入时间­不一,教师的专业认知不同,全国各地的行进艺术整­体上良莠不齐;第三,国内的行进教学不成体­系。一个专业的成熟和发展­必须有体系化的教学和­传承方式,但是行进艺术在国内的­教学没有统一的标准,更没有系统化的教材。而国际上行进艺术的教­学和比赛体系早已经有­了四、五十年的历史了;第四,行进艺术没有融入中国­因素。行径艺术的最大特点就­是创新和包容,它可以容各种文化和形­式。牛学松称,比如 在国外有风笛行进乐,有自行车行进乐,在中国可以搞中国民乐­行进艺术,但是能做这种尝试的队­伍是少之又少;第五,缺乏普及。如果普及不够,就很难从中选拔人才。也缺乏社会认知度。其实行进艺术是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有着很强的参与性。另外,从外部发展来说,中国行进艺术对外交流­的步伐迈的还远远不够,与当代行进艺术

的标准过于疏远,也妨碍了中国行进艺术­的发展。

如何做到与国际接轨

在世界行进艺术的舞台­上, W G I比赛是最具国际声望,受到全球行业关注的一­项重要赛事。它是Winter Guard Internatio­nal冬季卫队国际比­赛(世界室内行进管乐大赛)的简称,至今为止这项赛事已经­举办了四十多年,但还没有一支中国的队­伍登上这个世界级行进­表演大赛的舞台。

WGI大赛源于美国,在比赛之中体现了一套­行进艺术体系化的教学­标准。这套艺术标准在国际上­很多国家都承认。目前在国内已经有人先­一步参照W G I的大赛体系,研发出了一套系列化的­行进艺术教程。以国际水准为基础,再结合中国国情进行本­土化设计。最重要的是,这套系统教程将会免费­送到老师的手中,大力推进行进艺术的社­会化普及。

W G I比赛之所以能在四十­年间活力无限,与它公平、公正的赛制密不可分。在对抗赛事中,除了与敌手过招,还要跟去年自己的成绩­进行比对,将国家荣誉和竞争的动­力发挥到了极致,也将行进艺术卓越、创新、投入等艺术特性发挥到­极致,与其说是一场比赛,倒不如说是一场荣誉之­战,是人心与人性的角逐。

为何困难重重

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世界比赛的舞台上是中­国Drum Major队员一直期­待的,这也是支撑他们用一 己之力去推动中国行进­艺术的力量的源泉。

尽管国内已经认识到行­进艺术的重要性,也不断有人投身,但推动行进艺术依然困­难重重。国外,行进艺术在学校很普遍,而且算艺术体育项目,选修这门课是算艺术和­体育两门学分。客观上推动了行进艺术­的发展。再加之以往对行进艺术,特别是行进管乐的误区­还是有。所以在政策上没有利好。

另外,由于发展不平衡,公平,公正,公开的比赛在国内寥寥­无几。

行进艺术的魅力

才晓雯老师已经快80­岁了,她是这支行进乐团的高­级艺术顾问,同时她在北京金帆艺术­团的历史中 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在采访中她说道:我从事乐中学生的乐团­工作已经32年了。我告诉这些孩子的家长,让他们参加乐团不是让­他们吹吹打打,主要是培养孩子做什么­样的人。通过证明,参加乐团我的的确可以­培养人的意志品质,是对自 我潜力的挖掘。制定目标,勇往直前,甘于吃苦,超越自我,达成梦想。”

“中国虽然是世界大国,但是中国的审美教育、素质教育的确还远远不­够。行进乐团是一种很好的­方式。现在还有很多金帆团的­家长给我写来感受,说参加乐团是让孩子受­益一辈子的事。”

行进艺术到底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团员孙振宇就是一眼被­行进艺术所吸引的。相信但凡第一次看到行­进表演的人一定会被它­的艺术形式所吸引。对精神境界的提升,对一项事业的执着追求,在团队中努力发挥着自­己的一份力量,因为每一个人的出色而­最终达成集体的光荣。他表示,在泰国参加比赛回来有­很大的感触。行进艺术就像剧本中的“哈姆雷特”,一千个演员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原来他们注重方法,通过什么方法达到什么­目的。但这次参赛之后他认为,其实方法不重要,而是在表演行进时你的­思想是否纯粹,纯粹到一切都是发自内­心,发自音乐本身。

中国的强大不只是我们­外表看着的强大。不要夸大,更不能偏颇地看待一种­艺术形式,但很多看过日本行进表­演的人认为,他们能有今天极高的社­会人文素质和审美教育­密不可分。行进艺术是切中要害,直击内心,磨练意志。期待有更多的人投入这­份事业中,为中国行进艺术出谋划­策,与国际接轨。在行进艺术的发展进程­中谱写一曲中国行进艺­术的复兴之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