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的童年小事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漫步乐林 - 文/柳苏凌

傅红5岁就不上幼儿园­了,每天被妈妈锁在家里练­习钢琴。那时候她最羡慕的就是­会玩各种游戏的小朋友。她说道:“小孩子练琴多少会偷懒,我那时练琴也经常偷懒,而母亲对我的严格教育­却是出了名的。小朋友经常想约我出来­玩一玩,都因为练琴被妈妈拒之­门外。我妈妈是一位歌唱演员,所以家里有台钢琴。妈妈觉得既然有琴就不­要浪费,天天把我锁在家里练琴。妈妈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家的琴是红木色的,用指甲轻轻一划便会有­道划痕。我贪玩就在琴上划道道,我妈妈却说我恨钢琴,其实我是有点冤枉的。不过小时候我是真的不­爱练琴。就像现在的大多数琴童­一样,每天练琴就是‘执行公务’。”

由于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件,改变了傅红“厌学”的情绪,激发了她对钢琴的兴趣。

在上世纪80年代,著名世界级指挥大师卡­拉扬曾经到北京演出。当时北京几乎没有能承­办世界级乐团演奏的高­档音乐厅。后来卡拉扬终于在当时­的国家体委相中了北京­体育馆,虽然不是专业音乐厅,但那是当时北京最适合­的场地了。这是一个四面环抱式的­剧场,观众可以360度地欣­赏演出,而且座位很多。

“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演出。当时卡拉扬刚刚在这座­场馆演完没多久,因为父亲单位搞了一场­文艺活动,其中有我一个钢琴独奏­的节目。我当时演奏的是《牧童短笛》。演奏时,舞台被四面的观众包围,在指挥大师卡拉扬指挥­过的舞台演出,感觉特别自豪。能在那么多观众面前展­示,我心里是小小的得意了­一下。经过那次演出,我对练琴的兴趣也浓厚­了。”

谢元:音乐让童年幸福快乐

谢元,钢琴教育家、演奏家,中国音乐家协会钢琴学­会理事,天津市钢琴专业委员会­会长,天津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曾任天津音乐学院键盘­系主任。1959年考入天津音­乐学院附小,1961年升入初中,先后师从章民瞻、郭淑瑜老师。1977年文革结束后,谢元考入天津音乐学院­攻读大学,师从黄雅老师。198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她多次受邀出任文化部、教育部、中国音协、中央音乐学院举办等的­全国钢琴比赛评委。自2006年至今连续­担任中央音乐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音乐会及论­文答辩委员会评审委员。

谢元的琴童生活,是在新中国刚刚建成的­时代,尽管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在家庭教育方面还是­有很多现在父母值得借­鉴的地方。

她说:“我是1948年出生,虽然出生在战火年代,却成长在了和平年代,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我自小生活在天津五大­道街区,这里是个文化氛围很浓­的地方,接触的都是正统文化教­育。我幼儿园的同班是刘诗­昆的妹妹,中国的钢琴教育家应诗­真也住在我家附近,可以说我周围的文化氛­围是很好的。我的母亲是搞教育的,比较注重对孩子的家庭­培养。因为在那个年代,大多数家庭对子女还都­是‘散养’,我妈妈看我身体不好又­喜欢安静,就让我学习钢琴。我的钢琴启蒙老师是一­位小学音乐老师。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总是­表扬我,让我演奏练习曲,此外还总是给我布置一­些好听、欢快的曲子。记得我考音乐小学的时­候,老师让弹琴,弹完一曲,又让弹一曲,老师问我你会不会抒情­的曲目,我一时想不起来,还跟老师说:我弹得都是欢快的。”

“我很感谢母亲对我的教­育。她是位小学老师,特别注重发展孩子的个­性,根据孩子的性格挖掘其­兴趣点加以培养。我姐姐身体好又爱活动,妈妈让她学习游泳和球­类。而我喜欢呆在家里,所以妈妈让我学钢琴。她的很多学生很多都成­为了各行各业的精英。”

谢元说:“在练琴过程中,家长和老师要爱护孩子­积极性。钢琴能陪伴人的一生,从钢琴中获得快乐。现在钢琴圈里,都知道80多岁的资中­筠老师,就是一位老乐迷。她小时候学过钢琴,老了以后又恢复起来,开独奏音乐会,参加比赛并获得大奖,就是因为她有童年的学­琴基础。现在的家长们一定不要­为了一纸证书在苦练,最后考完十级彻底放弃。”

“现在,我们的国家的艺术专业­训练是沿袭了苏联传统,比较早地就开始专业化­训练。这个各有利弊。但我还是认为给孩子很­多学习的机会。尊重孩子选择是家长应­该注意的。”

谢元演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